防「左」、防鬥:回歸二十年經驗總結 (劉銳紹)

彈指一揮間,轉眼二十年。香港回歸中國有何經驗值得總結?我由上一世紀八十年代初採訪和跟進中英會談、「一國兩制」的孕育、《基本法》產生過程,以至香港回歸後「一國兩制」的實踐,確實感慨良多。我想,總結不需冗長,只需精 要─防「左」、防鬥,這就是我的階段性總結。「一國兩制」仍在發展和探索中,盼能實現這「兩防」。

「不管你,不管理」
防「左」,主要是針對官方而言的,而「左」的一種表現是:遇到問題時沒有深入、理智、從多角度了解,很快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和需要作出結論,跟着就單方面行動,不按主流意見而一意孤行;儘管偶然作出一些調節,但核心思維已變,導致偏差和愈來愈「左」也不自知。
具體來說,香港回歸初期六年,北京確實執行「一國兩制」,希望對台灣產生示範作用,吸引台灣統一。但二○○三年「七一大遊行」,五十萬人上街,北京大惑不解,到底是什麼原因?經調查研究後,理應進一步了解香港民意,因勢利導,但北京後來歸咎五大原因,除了特區政府管治失效、經濟下滑等因素之外,還包括兩點「致命傷」:一,認為傳媒「煽風點火,火上加油」,結論就是「要盡快控制傳媒」,導致後來不斷收購和收編傳媒,以為這樣就可以「減少噪音」;二,認為「外國勢力介入香港內部事務」,其實是把芝麻當作西瓜,以致防範工作愈來愈緊,後來更把「反對外國勢力」擴大至「反對外來勢力」,近年更擴大至「反對外部勢力」,把「愛國愛港的內部力量」以外的人都視為「外部勢力」或其代理人,「敵人」愈來愈多。
上述原因導致後來的政策改變,總的精神是:回歸初期的六年,中央管得少,以後要多管。這些話雖然沒有說出來,但從行動透露出來的信息就是,要跟香港人說清楚和必須做到:「一國」高於「兩制」;「港人治港」是「愛國者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等於「絕對自治」;不是「三權分立」而是「行政主導」;中央的管治權必須得到全面落實。近年來,《香港白皮書》內收緊「兩制」、全國人大控制香港選舉的「八三一」決定等,都是在這種「左」的思維下出現的。
還有,近年內地更出現「不管你,不管理」的傾向。「不管你」的意思是:香港人「冥頑不靈」,以後不管你怎樣,我行我素。一來因為台灣不相信「一國兩制」,毋須繼續「委曲求全」地演戲;二來因為大陸經濟起飛,不像以前那樣需要香港。所以,行動開始肆無忌憚。李波「坐洗頭艇返回內地」,肖建華「自動在香港消失」,都是在「不管你」而只管「我的需要」的情況下發生的。北京還有一名高官說:「回歸以來,香港人的腦袋還未回歸,那就創造既定事實,讓你們適應回歸。」這句話反映內地不少官員對「一國兩制」已失去耐性,他們認為已跟香港人說道理,但沒有效果,所以「不管理」,毋須再跟你說道理,幹吧。危機也在於此。

當鬥爭思維兩邊都有
至於「防鬥」,則是針對內地和香港兩地的「失智力量」。我說的「失智」,既指失去理智,也指沒有政治智慧。北京基於話語權和政權安全的角度,對香港的政策愈來愈「左」,但香港的回應方法也未必聰明。當然,按香港的自由鬆散狀況來說,不可能出現統一的理念和行動,自然各自為政,這個磨而不合的過程將會長時間持續下去,此乃無法規避的過程。所以,必然出現「失智」。
例如,有些人士按照自己對中國的「認識」,明知故犯,挑戰北京的底線。可能出現的效果主要有兩種:一是雙方互動,適當碰撞,逐步磨合,或許可以抬高北京的底線;二是北京借勢進一步壓低底線。如今證明,第二種效果多於第一種效果,官方上綱上線,把「本土」升級為「港獨」,把「社會抗爭」上升為「外部勢力在背後推動暴亂」。這些都是官方的鬥爭思維引發的,但必須承認,鬥爭思維兩邊都有,而這也是政治的必然元素。到底誰對誰錯?沒有標準,成功就是對,失敗也未必錯,因而強勢的往往成為主導,弱勢的繼續反抗,歷久如是。
從政治現實的角度看,即使北京的治港政策偏「左」,但香港的回應方法也毋須刻意偏右,藉以平衡北京的「左」,因為偏右也是一種鬥爭的思維,有時候甚至只是一種鬥氣。舉一個例,多年來北京拒絕與泛民接觸,民意指責北京較多;但後來北京從策略出發,與泛民偶爾接觸,但不少泛民人士卻認為「北京只是做戲,既無誠意,也無實質效果」,因而拒絕溝通。這個時候,民意反而又傾向北京。所以,必須進退有度,假戲不妨當真做,逼使戲假變情真。
對於「防鬥」的問題,我歷來主張,擁有公權力、主導能力的官方應該主動警惕自己,不要輕率地陷入「大家長」思維,認為有權在手,而且總認為「我對你錯」,跟着就藉「穩定、正義」之名,行私利或集體小利之實。多次事件證明,如果治港政策符合民意,中央的形象可以大大提升,例如不讓梁振英連任,就是典型例子;即使是簡單的跟泛民接觸(例如張德江最近來港與泛民見面),民意調查也反映中央可以得到民心。相反,硬招一出,中央威信馬上插水,萬試萬靈。
一些官員說:「順民意只會養慣香港人。」還說:「一切問題都是從實力上過度的。」這些話已反映他們的鬥爭觀念強,表面忠心為主,實際陷國家於不義。歸根結柢,防「左」和防鬥同等重要,望各方慎之。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