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為小水獺垂淚之外 (張曉風)

「動物園是個黑心集團」,這是我成年以後的想法,他們把動物家族活生生撕裂,例如:
從非洲原野上捕一隻長頸鹿,關起來,判牠「終生監禁」。而獅子,則讓牠學跳火圈來提供市民一些廉價的生活調劑。如果有個店家,其貨源不正(雖然「來路很明」),我們好像不該跟他來往。動物園雖不是「販賣人口」,但販賣「禽口」、「獸口」,其罪也差不多吧?我二十歲以後就不忍心去動物園了。
不過,事態有時又發生變化,到了本世紀,人類對「大地之母」「侍奉無狀」卻「不自殞滅」,於是「禍延顯妣」,乃至「禍延兄弟姐妹」。於是,土地死了很多,植物死了很多,動物也死了很多。年輕的動物死去則往往又留下非常稚齡幼小的孤兒,孤兒娃娃沒人哺餵則準死無疑。這時候,動物園竟變成了動物寶寶的孤兒院了。角色影響性格,動物園中的管理人也立刻都變成慈眉善目的好人了(當然,也可能是被可愛的動物感化了)。好人做好事,他們竟比修女照顧老人更盡心竭力呢!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著名台灣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