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耨風耕(張曉風)

有一陣子,大約是兩年前吧,我做了一方小紙卡。好像是從裝冰棒的紙盒上剪下來的硬紙,五公分見方,我在上面寫了一個字,放在外出用的皮包裏。這張字卡,我逢人就拿出來試問一問:「你認得這個字嗎?」這個實驗大概持續做了十個月,都找不到認識那個字的人。而能把答案說出口的人,又都說錯了。
其實我所說的「逢人就問」,指的是我文教界的朋友,其身份常是教授,甚至是中文系的教授,可惜,他們都不認識這個字,這個寫成楷體只有五筆的字。
終於碰到一位書法教授,他脫口說出字音和字義,我鬆了一口氣。唉,唉,總算找到一個認識這個字的人了!我於是把紙卡收了。
這個字長成什麼樣子呢?它的甲骨文和小篆階段長相分別如下:
甲骨
小篆
至於紙卡上的那個字,為了讓人好認,我寫的是楷書,其形如下:

而這個楷體當然會遭人誤會為簡體字的「聖」。這個字,這個十分容易寫的字,後來卻讓另外一個字取代了功能,那個字是「搰」。搰是形聲字,比較好認,「圣」是會意字,其實,更有深意。在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中,是這樣描述這個字的:

汝、穎之間(也就是移民南方的閩、粵之人的故土),謂致力於地曰圣。

它的讀音介乎「窟」、「骨」之間,重要的是,它是個「入聲字」。入聲字在中原土地上消失了八百年了,它是一種要凝聚大能量來發音,卻又「出口即斷」的奇怪節奏。入聲消失,其實很令人惆悵(現在,眼見着,「上聲」好像也要消失了),好在還可以在方言裏找到,例如台灣、福建、廣東。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著名台灣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