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 (蔣述卓)

一個盛夏的早晨,我們來到廣西邊陲的一個邊防站,那裏有一個景點,是廣西也是西南沿邊公路的起點。一個灰白色的圓球上,除了標明沿邊公路的路線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球面上雕刻出的兩個楷體字:「零點」。

站在這裏,你會想像到沿邊公路的綿長與崎嶇,聯想到此地作為邊關的重要與險要,而深一層的感悟,則是我們每一個人,在人生的道路上都應該有面臨「零點」的危機意識和遠大思維。我們不能滿足於過去,無論過去如何輝煌過、成就過;我們不能滿足於現狀,無論現狀如何順利、平安和愉悅。因為面對未來,我們時刻都會處於「零點」。

「零點」之後,可能會面臨更為艱險的道路,也可能會領略到更美好的風景。處於「零點」,會讓你清醒而冷靜,處於「零點」,也會讓你對未來充滿好奇和憧憬。「零點」是挑戰與應對的開始,「零點」又是讓我們人生變得更豐盈和充實的新端點。

(作者是廣東省作家協會主席、廣州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