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製作管制略談 (劉天賜)

電視乃「入屋」的傳播媒體,而家內老少雲集,故所播放的題材、用語、影像、寓意等都該受到合適的管制。這審查與管制的責任由政府承擔。在此前提下,即使傳媒有監察社會的職能,也不可一句「言論自由」、「知情權」、「高度透明」等便繞過傳媒維護社會公眾利益的義務。無論實行任何主義的社會,皆應如此。不過,當然亦不可借管制為藉口以阻合理而不順心的言論,其間的拿捏亦考心思。
最近新華社新聞信息中發出一批「禁用詞」,其中有些與香港殖民時期頒發的電視節目守則略有相似。理論上,製作負責人都該有當代社會的常識及了解大眾道德的標準,文明社會其實不必苛例管束,依靠自律更好。
例如對殘疾人士不該用「殘廢人」、「獨眼龍」、「聾仔」、「跛仔」、「低B」等含侮辱性質的字眼。
猶記我們一班「Gag佬」(意指構思笑話的人),枯腸搜盡希望想出一隻好笑的「Gag」(笑話)時,不惜借用殘疾人士開玩笑,因為世人一見到他們的話,不期然便容易笑起來。有一次打算用駝背人士做引笑的主角,監製梁淑怡女士得悉後禁止,並表示:「負責任的電視台不能恥笑殘疾人士」,及後我們以此為戒。
回想一九六八年,在商業電台學寫廣播稿,控制室內貼有一張由創辦人何佐芝先生親筆寫下的戒條。籲各監製及編劇不能寫及「自殺」橋段,不可歌頌或贊成自殺。當年不太明白,以為此是控制創作人的思路呢。日後才明白,何先生一片苦心,不想傳媒宣揚不良的、不積極的生活方式而已。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資深媒體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