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建構文明 (邵頌雄)

一九七九年,小提琴家史坦(Isaac Stern)接受中國外交部長的邀請,到中國訪問和演出,成為文革結束後西方首位踏足中國的古典音樂家。為期三周的交流拍攝成紀錄片《從毛澤東到莫扎特》(“From Mao to Mozart”),當年頗受好評。筆者前一陣子重看,仍覺其有可觀之處。
影片前段,帶出了史坦與中國指揮家李德倫的一段對話。李氏認為,莫扎特是大時代造就的傳奇,因他身處由封建社會過渡至現代化工業社會的交接期,其作品正捕捉了這個時期的特質。史坦則不以為然,指出莫扎特的天才,跟社會發展或經濟生活並無必然關係。兩人對音樂的本質,有着截然不同的認知。究竟音樂是歷史和社會的產物,抑或是完全脫離社會環境等外在因素的精神境界、純為作曲家天縱之資的自然流瀉?
兩種觀點雖然迥異,卻並非完全沒有相融互攝的可能。李德倫把莫扎特的成就歸功於濃厚資本主義色彩,固然是過火的說法,但影片中史坦處處強調不能離開文化底蘊和作品背景等來認識音樂,似乎也道出了音樂的超然境界,其實也需要一定的文化氛圍、歷史認知作為基礎,才能得以契入。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人文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