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激盪中的路標(小思)

  自五四新文化運動後,幾十年來,每個年代,中國大地上都出現許多具有影響力的刊物。《新青年》、《小說月報》、《東方雜誌》、《語絲》、《莽原》、《論語》、《光明》、《周報》、《時與文》、《觀察》等等,多得不能盡錄。

  這些刊物的存在年期,有長有短,思想立場各有不同,但創辦者多有一共同冀盼﹕在風雲激盪時代中發聲。知識分子在多變多艱時代,以天下為己任,肩負推動文化的責任,鼓足勇氣,儘管能力微弱,仍充分表現了不屈不撓精神。

  每當我翻閱這些塵封冊籍,就彷彿聽到緊貼甚至超前時代的呼聲,更不難想像編者、作者在動盪不堪的處境中,怎樣堅定不移地成為前進者的探索路標,讀者也因他們而獲得啟迪,思考如何一同上路。

  也許,香港幾十年來,都「托庇」於某種朦朧安穩中,雖不至稱得上承平日久,但也算在無風無浪中過日子。青年一輩,沒有自我求存的需要,也就沒有尋找方向的動力。生命往往無所依傍,不經風雨,反見腳步浮虛。他們大概還沒機會遇上激盪的大時代,被軟綿綿的刊物養得身心虛乏,稍涉思維、內容堅實的文字,都拒之千里。二十一世紀,在地球每一角落,都會是風雲激盪,恕我杞人憂天,這群身心虛乏的「寵兒」,怎樣才可以面對衝擊﹖他們比上一代人,更需要路標。

  在雜音亂拍眾多的今天,堅持深厚文化底蘊、承傳民族歷史、前瞻時代起伏、銳意尋真辨理的刊物,是多麼重要﹗回眸歷史,我們感謝前輩篳路藍縷,為我們設了路標。際此《明月》創刊四十周年之慶,我深切祝盼它作路標之理念堅定不移。


謝春彥《大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