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值得擔心的事 (潘耀明)

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有海內外傳媒記者為此訪問我,其中有一位日本記者,特別關心回歸後香港傳媒是否受到影響?
我表示,香港基本上還保有言論自由,最明顯的是,香港傳媒目前還有自由發展的空間。以香港報紙為例,基本保持回歸前「左中右」共存的局面。
這位日本記者擔心這種局面會因商業因素或政治因素而改變。換言之,傳媒的老闆因與內地做生意,或傳媒人因政治上的顧忌而自我約束。
如果說,沒有以上存在的情況是騙人的。但我表示,香港的傳媒還有一個市場機制在起作用。質而言之,如果傳媒政治傾向性過強,肯定會喪失讀者或觀眾,影響銷路,這類傳媒的存在價值將會動搖。傳媒的讀者或觀眾的多少,從來是「兩頭細中間大」─即在政治立場上傾向極左或極右立場的傳媒,讀者或觀眾肯定是少數的。畢竟回歸後的香港仍然實行的是「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讀者尚有選擇閱讀或觀看與否的權利。
倒是香港傳媒水平的越益低落和趨於庸俗化,才是令人感到擔心的事,金庸對此曾感到痛心:
在麥理浩、尤德、衛奕信時代,香港中文傳媒的水準世界第一,中國大陸、台灣、東南亞各國、美國、歐洲,無一能及。不要說新聞自由、評論的水準、報道的公正和準確,單是版面的乾淨、新聞從業員普遍的道德標準,以及社會人士對全體新聞工作者的好評與尊敬等,香港中文傳媒可說得上是舉世無雙。①
但到了彭定康時代,突然之間,香港中文報刊的水平向下急墮。今日香港報紙的讀者,人人搖頭歎息,外地知識分子更鄙視不屑:「香港報紙,黃色骯髒!歪曲造謠,唯利是圖……。」②
誠然,金庸上述的言論,泛指一般香港傳媒的墮落,其中也有堅守「社會公器」為己任的傳媒。
回歸後的香港,令人擔心的,反而是原來法制的受到衝擊。參加起草《基本法》的金庸曾寫道:
我們這個小組負責起草將來特區的政治體制,內容重要,而爭議也極多。我們大致上根據《中英聯合聲明》的協議規定行政、立法、司法三方面各自獨立行使職權。③
金庸是學「國際關係法」的,所以他對香港法制特別熟悉。他為此在本刊寫過不少呼籲「尊重香港法治精神」的文章,他在以《尊重法治 決非「笑柄」》為題的文章指出:「香港重視法治,大大增強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大大增強了外國人對香港的信心。如果任由政府上下其手、為所欲為,那才是真正的笑柄,人家才會對香港沒有信心。」④
亞里士多德曾說過:「法治應當優於一人之治。」⑤香港居民與香港投資者,最關心的是自由與法治。令人擔憂的是,近年個別人士(包括政要),一味強調「行政主導」,而忽視了原來行之而效的「三權並立」的香港法治精神。
殊不知,法治才是保持香港繁榮安定的基石!

①②金庸﹕《什麼東西退步了?》,本刊二○○二年七月號
③金庸、池田大作對話錄:《探求一個燦爛的世紀》,本刊一九九七年二月號
④金庸﹕《尊重法治 決非「笑柄」》,本刊二○○五年一月號
⑤亞里士多德﹕《政治學》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