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媒還有春天嗎? (文灼非)

送走了紛紛攘攘、出人意表的二○一六年,也是傳媒艱難的一年,主編邀請我談談傳媒業二○一七年的挑戰,我作為局中人分享一下個人的想法。
香港是一個十分奇特的地方,七百多萬人的一個中型城市,竟然可以有超過二十份日報,收費報章發行一百多萬份,五份中西免費報發行超過二百萬份,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個例子。但這一兩年來,先後有老牌報章結束經營,裁員減薪;多份雜誌停刊、收縮、轉型,恐怕會出現骨牌效應,陸續有來。新聞工作者都會感到寒心,憂慮工作崗位朝不保夕。
二○一六年四月,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發表聲明,表示對於相繼有傳媒機構因經營環境困難,進行業務重組或裁員十分關注。這個成員以中高層媒體主管為主的協會指出,傳媒機構近年面對行業轉型,加上過去一年香港經濟逐步下滑,傳媒機構經營困難,承受頗大經營壓力,但期望傳媒經營者採取積極措施應對,避免因一時的經濟下調而裁員。該會認為有經驗、有能力、肯承擔、公正、中肯報道事實的新聞人才,不只是個別傳媒機構的寶貴資產,亦是香港社會的寶貴資產,促請傳媒機構在經營困難情況下,務必以保留人才為先,積極研究其他方法應對營運困難,避免裁員,否則影響新聞資訊自由流通,破壞香港向來賴以成功的重要基石,對香港影響深遠。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灼見名家傳媒社長。)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