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問題「漁」見 (鍾普洋)

我大學主修漁業管理,學到的第一個原則是責己不責魚:魚塘裏的魚成群反肚,問題在魚塘和魚塘的管理,不在魚。對於莊子和惠施這兩位橋上過客,水中魚的樂與不樂是個哲學話題;換了是管理濠水的官吏,這可是責任問題。
香港社會近來的爭拗,令我聯想到莊子與惠施著名的「魚之樂」的辯論。我想的不是哲學或科學方法,而是立場和責任的問題。
觀之他們責罵激進學生和年輕人的言論,香港不少有份「管塘」的領導,似乎都自以為只是橋上的過客。

(作者是DHL國際共同創辦人、 香港服務領導與管理學院主席。)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