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戰後政治的分水嶺? (張家偉)

二次大戰後香港最嚴重的騷亂,為香港人帶來什麼歷史教訓?六七暴動的歷史,決不是與香港社會發展毫無關連的「死的歷史」,而這場腥風血雨對香港社會有着深遠影響,堪稱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

左派報章銷路一落千丈
六七左派騷亂對香港經濟和社會秩序帶來嚴重衝擊,左派在與港英衝突升級後發動罷工、罷市,以至放置真假炸彈,引起市民不便,生命安全更受到威脅。部分左派人士對當年的極左行徑也深惡痛絕。左派報章因積極支持左派反英鬥爭,暴動後銷量一落千丈。根據警方政治部的統計,一九六七年五月騷亂爆發時,左派報章總發行量為四十五萬四千九百份,是年十一月急挫至二十四萬零五百份。六七暴動強化左派陣營與香港主流社會長期存在的隔膜,進一步加深香港人固有的恐共情結。香港左派遭受六七暴動的嚴重挫折後,元氣大傷。暴動結束後,左派陣營在一般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嚴重受損。已故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副主任李後在《回歸的歷程》一書中指出,《大公報》、《文匯報》、《新晚報》、《商報》、《晶報》五家愛國報紙的發行量由原來佔全港中文報紙總發行總量的三分之一,下降到十分之一。
原來在香港和東南亞享有聲譽的長城、鳳凰、新聯三家愛國電影公司,也因此受到嚴重挫折。李後表示:「經過這次事件,愛國力量受到很大的削弱。工聯會的會員人數從事件前的二十八萬減少到十八萬多人(注:工聯會目前會員總數逾四十一萬人)。」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明報》助理總編輯,《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分水嶺》作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