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蝦憑妙筆 花草借清馨:散論齊白石的花鳥蟲魚 (汪 亓)

二十世紀的中國畫壇,齊白石—這個響亮的名字猶如長明星一般在高高天際,閃閃奪目,熠熠生輝。身為藝苑巨匠,他不僅筆墨技法融匯古法之善,海納眾家之長,自樹一家風貌,而且題材取資在承繼傳統之外,也勇於突破,勤於開拓。畫中多有前人未及的品類,又能妙筆生花,珠璣紛呈,與黃賓虹、徐悲鴻、張大千、傅抱石等畫壇巨擘共同書寫出二十世紀的輝煌篇章。
據統計,齊白石一生作畫數以萬計,常常繪製的題材有山水、人物、花卉、禽鳥、蟲魚、水族等等,共有二百七十餘種之多,為尋常畫家無法企及,即便是畫壇宿將也殊難望其項背。齊白石的藝術涵蓋詩、書、畫、印,無所不能且無所不精。他曾將四者排列名次,「詩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畫第四」,對筆下的題材卻未有孰前孰後的論斷。不過,從留存世間的畫跡來看,花鳥蟲魚一類數量較多,也是社會大眾廣為熟知、廣為讚譽的。
與中國古代傳統繪畫中的花鳥畫不盡相同,齊白石所寫花卉、禽鳥並非局限於芝蘭、喜鵲等雅致吉慶的物象,往往描繪百姓喜聞樂見的題材,這與文人畫以優雅高致為宗的趣味迥然有別。與傳統藝術審美取向有所不同的繪畫作品,會雄踞藝壇巔峰,並受到藝術家們的認可,得到民眾的喜愛,究竟是何原因?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任職於故宮博物院書畫部。所有繪畫皆由故宮博物院藏。)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