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沙美人魚 (黃坤堯)

普茲朗位於柏林和華沙之間,是一個著名的古城。城巿的外圍十分陳舊,街道上的房子也很破落,大家住慣了,以實用為主,都不願翻新保養,得過且過,有些人家在窗邊種上鮮花,就有種奢華的感覺,分外惹人注目了。可是停車之後,漫步進入古城,竟然是一個華麗的廣場。周圍有很多雅座和食肆,完全陷入一片花花世界之中,到處都是華府第宅,色彩繽紛,而教堂、巿政廳等古色古香的建築,配合古老的碎石街道,一切彷彿回到十七世紀的模樣,

更多

我案頭的美麗廢物 (張曉風)

人生在世,多多少少都會收藏些東西,但該收藏些什麼好呢?那就要看身份和地位了。如果是大唐天子唐明皇,就不妨收個絕色美女楊貴妃,如果是昔日古代的非洲酋長,則大可以收一排獵來的經過特製而縮小的人頭,作其自炫的擺設。郭台銘,這位台灣巨富,曾為他死去的前妻買過一座歐洲古堡,以她的名字命名──啊,能把古堡當收藏品如小孩擁有樂高積木,真也不錯。只可惜郭夫人福薄早逝,來不及享用。至於我們這種其他各色人等,上焉者可

更多

日日夜夜說紅樓 (金聖華)

清晨時分,一通電話打來。「你知道嗎?」她在電話的那端說,「紅樓夢裏賈府原來給貼士給那麼多哪!光是給貼士就可以給窮了」,接着她又喃喃自語,「我以後給貼士可要給雙倍啊!」這是我和青霞之間最近電話的開場白。其實她是夜貓,我是早鳥,我們的作息時間不同。以前,她常在夜裏十一點左右來電,一直談到凌晨; 現在,為了體貼,她找到了新的溝通方式,恰似「鷹狼傳奇」中的主角一般,盡量爭取在早上我已然起床而她將睡未睡的時

更多

從蔣公行館到頂級酒店 (李 昂)

一九四九年蔣介石敗戰於毛澤東,來到台灣,到他過世的二十餘年間,共為自己建造了三十七個行館,作休閒娛樂之用。行館都建在著名的風景地區,台灣改朝換代、政黨輪替多次後,這些蔣公行館方紛紛移作他用。諸多行館裏最南端的,應是在墾丁的蔣公行館。位處高地,面對大尖山,不遠處的墾丁海灘整個一覽無遺,風景絕佳。原有的一座大型游泳池,據說是為宋美齡特設。飛入尋常百姓家後,在台灣游泳設備尚不齊全的時代,成了用來訓練比賽

更多

音樂與城鎮化 (路德維)

芬蘭作曲家兼指揮沙羅能曾經說過,自己來自最壞的音樂教育環境:一個大城市裏的中產家庭。為何於大城市成長不利於音樂發展?城市裏不是有世界上最優秀的管弦樂團和音樂廳嗎?生產音樂樂器的,不也是城市裏的工廠(弦樂器除外)嗎?城市裏的音樂活動不是更豐富嗎?城市人口眾多,人情世故也當然更多,創作材料不也更多嗎?看看「偉大作曲家」的生平歷史,的確發現音樂發展與鄉土分不開。你可以說大作曲家,早如巴哈(萊比錫)、莫扎

更多

魚蝦憑妙筆 花草借清馨:散論齊白石的花鳥蟲魚 (汪 亓)

二十世紀的中國畫壇,齊白石—這個響亮的名字猶如長明星一般在高高天際,閃閃奪目,熠熠生輝。身為藝苑巨匠,他不僅筆墨技法融匯古法之善,海納眾家之長,自樹一家風貌,而且題材取資在承繼傳統之外,也勇於突破,勤於開拓。畫中多有前人未及的品類,又能妙筆生花,珠璣紛呈,與黃賓虹、徐悲鴻、張大千、傅抱石等畫壇巨擘共同書寫出二十世紀的輝煌篇章。據統計,齊白石一生作畫數以萬計,常常繪製的題材有山水、人物、花卉、禽鳥、

更多

仗義敬業劉德華 (劉天賜)

近月劉德華在泰國拍廣告時墮馬受傷,盤骨撕裂,情況看來嚴重。一月十八日立即乘坐醫療專機返港就醫,傷勢幸好現已有好轉。作為明星、藝人擁有一大批「追星族」並不稀奇,過身後仍擁有追念者也不奇,然而,同行(如敵國)所謂「朋友」,真心讚美者,往往鮮見了!但德華卻是例外之一,且對他感恩的朋友不少。劉德華在圈中人緣甚佳,熟與不熟的朋友亦有獲得過他的仗義扶持。張達明在微博發文,提到德華在他患病時,出錢出力,令他覺得

更多

啟蒙與後真相 (黃鳳祝)

去年年底,牛津辭典(Oxford Dictionary)和德國語言協會(GfdS)分別把「後真相」(post-truth/postfaktisch)公布為二○一六年的年度熱詞。所謂「後真相」,是指在網絡時代,人們對真相的判斷更多地依賴感覺,而非理智。問題的關鍵不在於真相是否被篡改,而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不再重視真相。換言之,「後真相」是互聯網時代的一種特殊的社會現象,民眾感興趣的不是「真相」是否符合

更多

中國文人精神:「陳克文中國近代史講座」 (熊景明)

香港中文大學林林總總的建築,大多冠以捐助者或其至親之名,彰顯本港社會熱心人士對教育的付出與期待。坐落在校園中部的這座素淨雅致的四合庭院,就叫做中國文化研究所。院中央一株瘦柳下,安放有中大第一任校長李卓敏博士的塑像。慈眉善目的學者悠然自得地坐在那裏,令人聯想到一個「仁」字。這是二○○三年文化所所長陳方正博士退休時,出錢出力為文化所小院增添的幾分靈氣。二○一七年,陳方正博士和他的外甥女、歷史學家梁其姿

更多

與金耀基教授的文化緣 (文灼非)

三月上旬收到我一向十分敬重的金耀基教授電話,告訴我他的八十書法展將於三月中下旬在集古齋舉行,並分享他幾本新書將出版的喜悅。我祝賀他之餘,更邀請他把書法展及新書的資料給我,好讓灼見名家網上平台宣傳、推廣。卅年前我在港大念書的時候,早與金教授神交。一九八六年我停學擔任學生會幹事,有機會以本科生的身份涉獵大學管治,他的《大學之理念》是我案頭的必讀書,開闊視野,印象難忘。那一年是香港大學的改革年,新舊校長

更多

《天地翻覆》爭議管見 (丁 東)

楊繼繩撰寫的文革史《天地翻覆─中國文化大革命史》去年十一月由香港天地圖書公司付梓面世,在學界引起了一些爭議,我想談談自己的看法。 楊繼繩以人為本的文革史觀 到目前為止,多數中文撰寫的文革史敍述屬「鄧小平語境」,以鄧小平的看法為是非標準,遵循的基本結論是: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按照這個邏輯取捨史料,文革的最高決策者毛澤東是好心犯錯

更多

凝視文學與人:《水滸傳》的好漢們(下) (王 蒙、池田大作)

池田名譽會長:再回到《水滸傳》,小說中多次強調的是這樣的結構:邪惡的人嫉妒賢者、善良的人、有能力的人,用讒言、陰謀、權力等去迫害,因而社會混亂,民眾的生活遭到破壞。恩師戶田先生也經常談到這種由惡造成的迫害結構。戶田先生本身和恩師牧口常三郎先生一起被日本軍國主義橫暴鎮壓,無辜坐牢。恩師慘死獄中,他在獄中堅持鬥爭了兩年,所以對權力的惡、邪智的謀略深有體會。如詩人屈原所歌吟,「世溷濁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

更多

民主此路不通? (曾瑞明)

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上台的消息好像已「消化」了,我們開始學習「適應」。「狂人」都能當總統,更似乎是對民主制度最殘酷的諷刺。但「吃完花生」,我們要問的似乎是常掛在口邊的「自由民主」,到底在十字路口,還是此路不通?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告別演說中,掛在口邊的也是「民主」。他說「當我們視民主為必然,民主則會受威脅。」視為必然的意思,可解讀為我們好像對選舉耳熟能詳,但好像是一投完票,民主實踐也就完了。奧巴馬提醒

更多

林彪「四大金剛」的後人們 (魏承思)

林彪麾下的「四大金剛」,指時任總參謀長的黃永勝、空軍司令吳法憲、海軍政委李作鵬和總後勤部長邱會作。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林彪墜機事件)後,他們都受到牽連,以「莫須有」的罪名被判刑囚禁,在屈辱中走到了人生盡頭。近十萬「四野」官兵在此案中被清洗,「四大金剛」的親屬當然更難以倖免。高高在上的將門後代轉眼間就跌入了萬丈深淵。近半個世紀過去了,「四大金剛」的後人今安在?前些年,筆者因經營出版社的緣故,先

更多

「考起通天曉」之風波 (容 若)

一九五六年四月《晶報》籌辦期間,我獲安排主編娛樂版、助編電訊(要聞)版,於副刊開一欄「通天曉」(既是欄名也是筆名),主答日常科學問題;一俟信多了,擴展為「街坊服務版」,而專欄繼續發揮作用。「通天曉」一名,來自古之辯士,有所謂「天文地理,無所不通,經史百家,無所不曉」,對小市民具吸引力。莊子云:「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執筆時自是戰戰兢兢。《晶報》五月五日創刊,此後不過十多天我調離編輯部,「通天曉」由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