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訪梁振英談成立文化局(節錄) (舒 華)

  舒華(下稱「舒」):為配合新一屆政府總部架構重組,你提議增設兩位副司長,加大力度推動政策發展,自然有人贊成也有人反對。你還提到要增設一個新的文化局,並積極推介,為什麼你認為有這樣的需要?  梁振英(下稱「梁」):香港作為中西文化的交匯點,擁有極佳的條件發展成為饒富特色的文化中心。成立文化局,是我與文化藝術工作者和民間溝通時,大家產生的共識:政府要有一個專門的部門統籌文化事務。  目前許多相關文化政策由不同部門負責,力量分散。我認為首先要把文物保育,圖書館和博物館,藝術撥款,電影、出版和創意產業,以及西九龍文化區發展相關的事務,全交由文化局統領,這樣可以加強政策的一致性,更有效地推廣文化活動和交流,培養人才與文化團體,提升香港人的文化素養。這是切實的做法。政府還要適度有為,鞏固並提升香港的支柱產業,配合經濟發展。文化產業是香港具優勢的產業,文化局可制訂政策,協助推動文化產業的發展,開拓新出路。

更多

城島的雨(卷首語:潘耀明)

  世界上的一切都會消失:王國和王位會消失,百萬巨款會消失;連我們的骸骨,不僅我們的,就是我們玄孫的骸骨也將會在地裏腐爛,但是如果在我們的作品裏哪怕只有一點兒藝術的話,它將永存不朽。①?  托爾斯泰以上的話,與中國政治家兼文學家曹丕所說的「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的旨意相一致。  某年仲夏赴日本,曾到福岡西南水鄉柳川一遊。這個掩映在山水間的小鎮,有一座柳川文學館,那是九州創價學會倡建的。  這個文學館的所在,是日本近代知名詩人北原白秋的出生地。文學館定期舉辦文學講座和小學生作文比賽,從小培養孩子對文學的興趣。  柳川充瀰了文學氣息,柳川人都熱愛文學作品。當我們在貫穿柳川市的一條小河盪舟,連船伕都會朗誦北原白秋的詩歌和唱日本民謠,伴着搖櫓欵乃聲,十分動聽。在耳畔我不禁迴響起北原白秋《城島的雨》的詩句:「雨是珍珠 是黎明的薄霧?/亦或是 我忍不住的哭泣。」  所有這一切,使我想起盛唐時民間的老百姓都會吟詩作對、一派昇平景象,令人迷失在時間網絡裏。  日本的朋友告訴我,在日本,幾乎所有的市鎮都有文學館,可見文化氣息之濃厚。我想,在亞洲,日本有兩位作家獲諾貝爾文學獎,決不是偶然的事。  巴金先生之倡議建立現代文學館,正是有感於日本對文學和文學家的重視、各個縣都建有文學館而發的。  中國現代文學館旨在展示中國現當代文學發展史以及重要作家、文學流派的文學成就,以助民族文化品位的提升;收集、保管、整理、研究中國現當代作家的著作、手稿、譯本、書信、日記、錄音、錄像、照片、文物等文學檔案資料和有關的著作評論以及現當代文學書籍、期刊等。  反觀我們香港,儘管庫房豐厚,但文化界一再呼籲建立香港文學館,當局的袞袞諸公卻充耳不聞。   對興建西九龍文化中心最早投標的幾個香港財團,在建議書對文藝館的建設,只提到文物館、戲劇、音樂、舞蹈、繪畫,對於原創性文學,也不屑一顧。  之前身兼「西九龍文化區管理局」董事局主席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在報章撰文,他認為西九應是「人文的西九,人民的西九」。既然「西九」以「人文」行先,人文的底蘊離不開原創性的文學,因為文學是陶冶性情的,是民族思想的文字記錄。  我們的特首口口聲聲說要將香港打造成國際大都會,並以人口最多的紐約和倫敦為例子,殊不知紐約、倫敦不僅是國際大都會,還是文化大都會,後者才是其靈魂。  狄更斯在《艱難時世》指出:「如果不去陶冶天真,培養性情,即使能用統計數字來證明一個地方是多麼富足,但歸根結底這還是大禍將臨的預兆。」   我們的社會已淪為商品社會,道德敗壞,族群撕斷,老百姓惶惶然不知所依,其中也因為當官的不重視陶冶性情的文學所致。換言之,香港太忽視文學,香港人太需要文學了。西九龍文化中心應建立文學館,彰顯文學應有的地位!  候任特首不是說要設立文化局嗎?如果不是像外間所說的,是為了一統文化思想和推行既定的教育政策,那麼,是否可以切實做點有益於社會、有益於港人的文化(包括文學)傳播工作!  注:  ① 托爾斯泰:《同時代人回憶托爾斯泰》

更多

貝鈞奇--人生小語

做一個待人以誠的好人有錢人多的是,在功利主義的社會,商人只重視商業回報,忽視民間組織、民間活動和文化事業,未必肯支持文化。我支持文化團體,資助文學,只是盡一點點個人綿力而已,我樂意支持文化,支持文學,是因為覺得從閱讀中可以令自己增長知識。生死一線間,名利身外物。多做公職多為社會做貢獻,是很愉快的事,我只想做一個待人以誠的好人,儘管好人不易為。

更多

由貧富懸殊引起的革命與迷失 (堅 妮)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大戲終於落幕,不須等看共和黨大會提名,羅姆尼已經被公認是十一月和奧巴馬打擂台的對手。旁觀過去一年多來美國媒體的報道,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美國人對貧富懸殊的關注熱度,在奧巴馬執政期間持續穩定地增長,一方面是民主黨和奧巴馬政府要推行政府干預政策,高叫維護窮人利益,人們佔領華爾街,要求限制金融集團和富人的特權和既得利益;另一方面是茶黨和共和黨極右派擔心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精神被奧巴馬這個「共產主義」分子破壞劫持,把趕奧巴馬下台看成是維護美國憲法和建國基本綱領的鬥爭,因為他們骨子裏不相信均平,也不認為美國存在導致國家衰敗和倒退的貧富分化問題。這和太平洋那邊中國發生的「唱紅打黑」運動和最後所發生的政治鬥爭(雖然中美兩國有極其不相同的政治體制),居然有異曲同工之妙:圍繞社會兩極分化而發生的輿論攻勢和權力鬥爭,在兩個不同的國度平行發展。想到此,不禁莞爾。美國人「理應享有」意識高漲  因為美國特殊的開發建國歷史,美國人尊重個人權利,崇尚個人奮鬥和成功,均平和仇富在美國人的文化心理中沒有歷史淵源也不佔據主要地位(推翻奴隸制度與人權平等的建國精神相一致)。這和中國多次改朝換代是以農民起義和用均平口號號召推翻現行統治(包括共產黨一九四九年革命的成功)有非常不一樣的歷史軌迹。但是,自從美國國運最近幾年發生阻滯,中產階級江河日下,日子越來越難過,美國人維護和反對「理應享有」(Entitlement)要求的爭論卻越來越激烈。無論從各種統計資料和表面現象來看,美國人的貧富距離確實是有所拉開,但同時美國人的「理應享有」意識也是歷史性的高漲:在全民失業率超過百分之十的同時,聯邦政府公務員認為他們的鐵飯碗、高福利和退休優厚待遇不可碰;不願意工作的人認為政府應該保證他們的醫療保險和救濟收入;大學畢業生認為給安排他們就業是政府天經地義的責任,而要他們負責嬰兒潮一代退休的福利則是不公平;為人父母的不認為自己應該承擔兒女日益升級的高等教育學費;退休老人認為國家應該保證他們的生活素質不受經濟蕭條的影響……。這塊大餅有這麼多人要分,誰來繼續烹飪擴大這大餅呢?政府官僚機構的大爺們在為他們自己的加薪和福利鬥爭,華爾街和跨國公司的老闆們為了逃避稅收和降低生產成本,把公司和就業機會都安排到海外,好處都給了社會主義國家的中國人民。美國的資本主義集團和中國的社會主義集團聯手對付美國勞動人民,陷美國勞動人民於前所未有的經濟困境;而太平洋這頭,中國的左派們竟然毫不領情,高叫要阻止跨國壟斷資本入侵剝削中國勞苦大眾。中國有魄力的政治家繼承父輩的革命傳統,及時利用左派為民請命的要求,打出「均平」的旗幟,不許帝國主義入侵,在中國開展轟轟烈烈的「唱紅打黑」二次革命。要均平,首先要均權  中國人仇富不奇怪,因為從來就有水滸梁山泊好漢打土豪均貧富的歷史習慣和文化傳統,而且好漢們奪來財富都是開倉分糧,所以他們相信,現代好漢們會有一天將撤到海外隱瞞的資產,投資回到改善人民生活的革命事業來,好漢們送孩子上西方資本家開辦的私立學校,也是為了培養革命接班人的千秋大業。中國老百姓從來就是最通情達理的,只要好漢們給他們蓋上廉價公寓,通上電氣,把街上毛賊和煽動民心的線民一網打盡,他們才不管好漢們從國庫裏拿了多少錢出來給百姓辦事,自己吞掉多少,哪怕是一比十的比例,也比一分都沒有好,對不對?或許中國老百姓還缺乏納稅人意識,不懂得政府官員操縱的財富其實是由老百姓納稅積累,財富應該被公開監督,官員應該由老百姓來選舉罷免。  不過,話說回來,美國人已經有多少年的民主政治選舉監督制度和傳統,怎麼也會讓兩極分化入侵,引發均平要求?目前,兩國的政客們都為「均平」的問題困擾,而當大家都要致富時,哪裏來的這麼多資源滿足十幾億人口的高消費要求?是否太平洋兩岸這兩個富有大國要向印度洋那邊的印度人民看齊,人家安貧樂道,既不爭相比富也不鬧均平,在古老文明的宗教文化斜陽下過着懶洋洋的日子,沒有汽車可以用毛驢單車代步,你要改造我的貧民區我還嫌你破壞我的生活氣氛。  對老百姓來說,最要緊的是別忘記歷史教訓,多少革命是打着仇富均平的階級鬥爭口號開始,但是沒有一次老百姓是因為革命成功而致富,致富的都是掌握權力者。所以,要均平,首先要均權,不能讓少數人在沒有媒體和民眾監督的情況下運用權力,美國的政治制度今天也一樣面對權力過於集中和被少數人的利益集團操縱的新局面,更別說中國了。  (作者是旅美作家。)

更多

「六四」逃亡記 (老 魚)

  作者一生經歷曲折離奇:上山下鄉、入伍當兵(親歷一九七九年中越邊境戰爭,是全班九人中倖存的三人之一)、退伍當工人、應聘做記者、考入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讀書期間參與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學運,並為此失去自由兩個月)、偷渡去香港(確認為聯合國政治難民身份後去瑞典定居)、冒險回國(長期受到當局有關部門的騷擾)、成為內地自由攝影師……。本刊率先摘刊其書稿「六四」經歷內容,留下歷史印記。——編者

更多

我們心中的一座高山 (韓應飛)

  精彩摘錄:記得八七年四月曾和師大一位青年教師聊天,談到最佩服的人,他神情中充滿了尊敬,然後一字一句地說,對我來說,方勵之先生是一座高山。八六年底八七年初和八九年的民主化運動雖然都失敗了,但是,在中國歷史上,它們是重要的一頁。方先生是兩次民主化運動中的精神支柱。

更多

錦松漫評 (王錦松繪)

  精彩摘錄:法國總統選舉塵埃落定,奧朗德打敗現任總統薩爾科齊,成為新任法國總統。就任後,奧朗德旋即出訪德國,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會面。默克爾一直表明立場支持薩爾科齊,而奧朗德的政治和經濟主張也與默克爾有嚴重分歧,本次會面,意在弭合法德關係,以及為歐債危機尋找新出路。

更多

追記夜訪白崇禧 (曾敏之)

  看到白先勇先生十二載辛勤著述,完成《父親與民國》兩卷巨著,十分高興,這是現當代中國歷史的珍貴紀錄。白崇禧將軍一生戎馬生涯,在國家的動亂歲月中立下功績,參證現當代中國歷史發展的軌迹,值得視為青史。  《父親與民國》真實記敍了白崇禧事迹,使我憶起遠在六十多年前的一段往事,我曾以記者身份夜訪白崇禧。  那是一九四四年抗日戰爭進入最艱苦的階段。當年日軍攻陷長沙、衡陽,沿湘桂黔鐵路向西南攻城掠地,戰火燃燒到貴州獨山,震撼陪都重慶,人心惶恐,謠諑紛起。國民黨高官貴人紛作外逃的打算,駐華的英美使館是他們奔走出國爭取護照的對象。當時傳聞會遷都西昌,評論家諷刺國民黨是打算躲到堪察加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想起了白崇禧。他從前方軍事不斷失利,退到重慶,蔣介石給他掛了一個「軍訓部長」的職銜,既無軍權,也無實權,形同置散。由於白崇禧向以「小諸葛」受世人讚譽,從政從軍都深謀遠慮,擅用機智以臨事取勝,所以不負盛名。我感到形勢危難,「問道」於他,不失為採訪的契機。先以電話聯繫他,時值夜間,怕打擾了他,於是說:  「白部長,我想就時局的問題求教你的卓見,拜訪你方便嗎?」  「可以,你過去在桂林當記者,我們會過面吧?」  於是,我驅車直奔白公館,見到他時感到他鎮靜自若,以笑容相待,在訪談過程中我以會否遷都西昌為要點。  「不會遷都的,重慶雖然人心慌亂,但無事的,不必擔心。」  接着他就從容不迫以我熟悉的桂林官話談了他冷靜的分析。他認為日軍進逼獨山,是佯攻狀態,實為誘和策略。反法西斯的戰局已勝利在望,日軍企圖配合太平洋戰爭中德意法西斯集團的掙扎。「就我們的抗戰形勢看,要守住獨山,不讓敵人奪取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守不住?」  白部長坦然回應﹕「堅守獨山的是湯恩伯部隊,這部分主力是蔣介石的嫡系,蔣不輕易犧牲主力,我們都了解,湯恩伯所率領的部隊配備是精良的,但作戰向來不力,在河南不顧老百姓在戰亂中流離失所、啼飢號寒,徵役不止,引得民怨沸騰。你們《大公報》不是發表過《看重慶、念中原》的社評受到停刊三天的處分嗎?」  「照白部長的分析,日侵略軍會不堪深入西南而退卻嗎?」  「誘和不成,陪都可無恙,不必遷都。形成相持不下的局面,拖下去對我們是有利的。」  我夜訪之後,形勢變化果如白崇禧所預見。「小諸葛」的機智證明,拖局使長崎受到原子彈的投放,日皇宣布投降。《大公報》社評以「慘勝」形容抗戰取得最後的勝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