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保釣背後的渾水摸魚 (葉國威)

  「我們要抵制日貨,並不是要砸自己的日貨,我們應該在自己的各行各業都比它做得好,我們的官員比他們的清廉,我們的街道比他們的乾淨,然後我們的橋也比他們的結實。還有我們的年輕人,比他們的未來更有希望。」這是一位中學生,參加電視台有關釣魚台問題討論說的話,在網絡上廣為流傳。時為九月十六日,就在中國各大城市的反日活動演變成打砸搶劫暴亂的同一天。愛國凌駕良知  可惜的是,討論現場對中學生的意見反應冷淡。在反日情緒高漲的今天,理性的中國人得不到重視,甚至得不到尊重。九月十六日,廣州上萬人在日本駐廣州總領事館的花園酒店遊行,示威者肆意破壞酒店。有一名高中學生高舉寫上「理性愛國,反對暴力」紙張,呼籲他人冷靜,但示威者二話不說撕掉他的標語,更被罵「賣國賊」、「東洋鬼子」,甚至有人欲毆打他,幸而被制止。  當民族主義或愛國主義熱昏了頭,將政治與一切日常生活連結在一起,容易變得不理性。罷買日本貨已是小事,不明就裏見日本人就打,更令人心寒。在雲南地震災區當救援義工的河原啟一郎,十六日遭到多名中國人的攻擊。他在微博中這樣寫道:「就在剛才,我遭到很多人的攻擊……雖然沒有受傷,但是非常傷心……」看看他的微博,此前都是一連串救災實況:「現在我將乘坐四十六小時的火車前往貴州,然後前往受災地區。如果有意願匯合一同前往災區的請和我聯繫。至今為止我已經在東南亞以及日本的地震災害中有過支援經驗,希望能夠盡可能地成為大家的力量。」一個專程乘四十六小時火車去救災的好人,只因為是日本人,就毫沒來由的受襲擊。當國家凌駕個人,愛國也就凌駕了良知。  當我們以為,這已是最過火、最離譜的時候,新聞播出的片段,令人啞然失笑。數百名反日人士圍着一輛日本車「虎視眈眈」,拍打叫囂,不讓離開。拉鋸之際,司機忽然跳出車廂,二話不說向自己的車子揮腳一踢,「棄暗投明」,加入反日行列,一起把自己的日本車打個稀巴爛。打夠了,氣消了,司機返回車上,人們滿足地讓出一條通道給他離去。這名司機機警,逃過一劫,但未必所有人都能有這樣的急智。微博也廣傳了一則訊息:「我叔叔昨天下午三點半左右在西安市一中附近被所謂的愛國者打傷現在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醫生說以後可能癱了。」網上也出現過一張圖,一輛日本車前,一個人倒在血泊之中,圍觀者數十人彷彿就是行兇者。不禁令人想到,愛國之外,人們的腦袋還裝了什麼?這不是「不理性」三個字就足以解釋。自己轉移了視線  中國人反日,在自己的地方,砸自己的商店,搶自己的財產,打自己的國民,使世界為之側目。有網民調侃:「潘金蓮被搶走,武大郎不去營救,反而在家裏砸東西。鄰居不明,問:『武大郎,潘金蓮被搶走了,你應該去打西門慶啊,為什麼在家裏砸東西?』武大郎:『我砸的東西是西門慶家生產的!』」   事實上,中國人也不只是破壞了自己的東西,很多日資公司也成為被砸被搶的對象,但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電視上接受訪問時卻處之泰然:「在日本,不會發生日本人衝擊中資企業和焚燒中國國旗的事情,這就是日本值得驕傲的地方。」借力打力,釣魚台問題已被中國人自己轉移了視線。  比之於釣魚台,外國更關注暴亂對他們在內地公司的影響,因為麥當勞、家樂福、星巴克竟也成為受襲擊的對象。最可笑的是,有一張相片,一群中國人在韓國店舖門外反日!彷彿除了中國,就只有日本。如此大規模的無差別搗亂,無知和蠻橫暴露無遺。趁火打劫背後的價值觀  也不容國際視而不見。有人在微博寫道:「今天在長沙平和堂和廣大愛國人士抗議示威!扔了幾塊石頭,砸了幾塊玻璃!小日本鬼子,釣魚島是中國的!最爽的還是搶到了一塊勞力士手表!」在愛國的背後,中國人還是中國人。愛國主義雖然熱昏頭腦,但沒有蒙閉了一切,沒有讓他們漠視勞力士手表的價值。保釣愛國的背後,多少渾水摸魚,趁火打劫呢?如果見日本人就打還可以解釋為愛國,麥當勞受襲又可解釋為反日也反美,在愛國運動中從中獲利之輩,又有什麼藉口去開脫呢?  國內有國民教育,但沒有公民教育,也彷彿沒有常識通識,沒人懂儒道佛,沒有道德,沒有良心。我們要釣島,更要尊嚴。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島,十六日也有保釣運動,六千人參加,和平的來,和平的散。  (作者是本刊編輯。)

更多

團派上位 老人接班 (江烏)

  據北京消息透露,從十七大時就風傳的政治局常委「九變七」,在胡錦濤主導下,將很有可能在中共十八大上成為現實。  而除了鐵定上位擔任一二把手的習近平與李克強以外,按照「七上八下」(六十八歲以上退休)與只有政治局成員才有上位資格的慣例,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有資格參與「入常」競爭的有八人,分別是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國務院副總理兼重慶市委書記張德江、國務委員劉延東、中組部部長李源潮、中宣部部長劉雲山、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入常」人選特點  分析上述「入常」熱門人選,總體來看有以下幾個特點:  首先,團派開始上位。李源潮、汪洋、劉延東均係「團派」出身。胡錦濤一九八二年到一九八五年在共青團中央任職期間,李、汪、劉均在共青團工作。   第二,廣東背景成重要資歷。張德江、汪洋、王岐山、張高麗均有廣東省履職背景。由於廣東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具有廣東省履職背景的官員也大多被認為更加靠近「改革派」而非「保守派」。   第三,老人接班仍是主流。俞正聲、王岐山、張德江、張高麗都與上一屆江澤民執政集體有長期的共事經歷。尤其俞正聲曾分別與鄧小平長子鄧樸方、江澤民本人共事。這些接班老人將擔任常委五年後退休,而「團派」的「年輕人」可能任職十年。李源潮管港澳事務  李源潮今年六十二歲,江蘇漣水人,畢業後在共青團系統工作,並於一九八三年進入共青團中央與胡錦濤共事。在北京經歷過十七年的仕途後,李源潮到江蘇省開始了為期七年的地方鍛煉。  李源潮是中共黨內知識分子群體的代表。他畢業於復旦大學數學系,其同班同學大多成為世界知名學者,在京任職時李還連續攻讀了碩士、博士學位。調任江蘇後,李源潮參加哈佛大學甘廼迪政府學院舉辦的「發展中的領導者」培訓班,是罕見掌握流利英語的中共高層官員。因此,李源潮也被認為是中共高層中思想較為開放、與西方較為親近的代表。  二○○七年李源潮晉京,擔任黨內相當重要的職務——中組部部長。此後,李源潮在十八大前期準備工作中擔當了重要角色。  從主政江蘇以來,李源潮最大的精力就放在整肅貪官上,他的口頭禪是「除了四菜一湯,不能再多」。鑑於習近平十八大前多次闡述「純潔性」理論,未來李源潮將很有可能成為習近平整黨的主要助手。據傳聞,十八大後李源潮還可能接管港澳事務。王岐山金融功績公認  王岐山今年六十四歲,山西天鎮人。在一九八八年前一直從事歷史、農村研究工作,是八十年代中國「改革四君子」之一,他擔任所長的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是當年趙紫陽的重要智庫。外界也傳言王岐山是中共元老保守派姚依林的女婿,所以得以「左右逢源」。  王岐山早年是研究辛亥革命的歷史學者,突然對經濟問題感興趣,寫的幾篇論文竟然馬上得到「高級領導」的賞識,於是在那個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八十年代開始進入官場。  一九八八年王岐山轉戰金融領域至今,成為中共黨內經濟領域的專才。由於八十年代的經歷,當下中國許多一線經濟官僚與學者都曾與他共事。二○○八年王岐山擔任國務院副總理以來仍主管金融。中國金融發展中王岐山的功績已是公認,無需細說。  談到王岐山,人們常常會把他與強硬的中國前總理朱鎔基相比較,事實上王岐山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做過朱鎔基的助手。同是管理經濟的能手,也同是救火的實幹家,這從王岐山職務變動之多就可以看出。無論是廣東債務危機還是北京SARS爆發,王岐山都作為救火隊員緊急調任。  王岐山不會說英語,但善於並樂於和西方打交道。一九九五年王岐山主導摩根士丹利與中國建設銀行、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香港名力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等合資建立了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開創了行業之先,得到美國前財長鮑爾森的很高評價。有傳聞稱王岐山是西方最認同的中共高層官員。  鑑於當前中國經濟陷入低迷期,王岐山入常後能否輔助李克強激發金融行業(包括土地等其他資源配置)的活力,貫徹自由市場的原則,頗值得外界期待。俞正聲曾與江澤民共事  現任上海市委書記的俞正聲在常委熱門人選中年齡最大,一九四五年出生的他已經六十七歲,也是唯一一位在文革前讀大學的常委人選。  俞正聲與江澤民時期的多數領導人類似,技術工人出身。一九八二到一九八四年俞正聲在電子工業部與江澤民共事。而外界關注的還有他曾與鄧小平長子鄧樸方在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共事,傳聞鄧家與他關係很好。  從一九八五年開始,俞正聲基本在地方任職(中途曾任建設部部長四年)。俞正聲的低調十分出名,「夾着尾巴做官」是他的名言。今年四月《人民日報》讚揚上海轉型是「靜水深流」,無疑是對俞正聲的隱喻。不過與其上一篇「重慶讚歌」屢屢提到薄熙來不同,這篇「上海讚歌」中很少直接提到俞正聲。  低調背後是俞正聲扎實的政績。在山東青島任職時期,俞正聲大力推動了海爾、雙星、海信等民營企業的「爆發」。接替習近平接掌上海後,俞正聲與溫家寶類似,喜歡突然造訪與實地調研,這與習近平去年強調調查研究也有相似之處。  關鍵時刻,俞正聲又敢於決斷。二○一○年上海發生大火,俞正聲在「頭七」之日率領市政府主要官員親赴火災現場悼念死者,這在高級地方官員中非常罕見。  儘管此事也有不如意之處,但外界認為這是處理突發事件較好的案例。張德江穩定了重慶  六十六歲的張德江現任國務院副總理,兼任薄熙來免職後的重慶市委書記。他目前任職的國務院副總理一職,主管工業、電信、能源、交通等國企雲集的經濟領域。   薄熙來事件後,張德江臨危受命兼任重慶市委書記,此後穩步修正薄熙來時期的過左政策,並穩定重慶局勢,贏得外界好評。在重慶,張德江多次力挺民營經濟的做法,也得到了改革派的認同。  從吉林到浙江,再到廣東、重慶,張德江一直力挺民營經濟。在浙江的時候,民間傳說張書記允許「先搞活再規範、先放開後引導」。而這位曾在朝鮮金正日綜合大學學習經濟的學生,於中共官場內素有厚道、清廉的名聲,在黨內民意票選中的得票較高。還有傳聞說,張德江是一個朝鮮通,與金正日私交甚好。創造「廣東模式」的汪洋  汪洋在常委熱門人選中年齡最小,只有五十七歲。他如果當選常委,很有可能連任到中共二十大。  汪洋曾在安徽共青團任職四年,其中三年與胡錦濤同在共青團系統,這是汪洋晉升最快的一段時間。還有傳聞汪洋在安徽任職時得到鄧小平的賞識。  汪洋來到廣東後,開始了他政治生涯的黃金期。很長一段時間,汪洋創造的「廣東模式」與薄熙來的「重慶模式」有針鋒相對之勢,而現在來看勝負已分。  汪洋執政廣東時無論是民生上的「幸福廣東」、經濟上的「騰籠換鳥」、還是維穩上的「烏坎模式」,都受到改革派的熱捧,胡溫多次親臨廣東視察就可見一斑。  對於「小政府、大社會」等西方主流理念,汪洋也是黨內少有能熟練運用的高官。汪洋初到廣東時表示喜歡美國記者弗里德曼與其作品《世界是平的》,並邀請他來廣東,最後弗里德曼在《紐約時報》撰文讚揚廣東,成為一段「外宣」佳話。  除前述五位熱門人選外,張高麗、劉延東、劉雲山也是可能進入常委的人選。如果「九變七」無疾而終……  張高麗與張德江同年同月出生,現年六十六歲,曾是吳官正的副手與接任者。張高麗廈門大學畢業後在廣東任職長達三十年,任深圳市委書記時政績突出,有「改革派」所認同的政績。與俞正聲類似,張高麗行事極為低調,善於處理黨內關係。   劉延東與俞正聲同年,現年六十七歲,曾在團中央任職長達九年,政治生涯一直是在中央任職,胡溫的許多活動都由她陪同。此外,劉延東有長期管理統戰與港澳事務的特殊經驗。  劉雲山一九四七年出生,一九六九年至今幾乎一直從事宣傳事務,十八大前劉雲山主導了大規模的官媒「走基層」親民活動,受到黨內認可。  如果「九變七」最後無疾而終,他們進常委的幾率更高。  (作者是本刊駐北京特約記者。)

更多

習近平的另一面 (葉柄文)

  精彩摘錄:在消息人士看來,習近平的政治個性已經有所顯露。經過河北三年、福建十七年、浙江五年、上海半年以及中央五年的歷練,習近平全面熟悉了經濟、黨務、軍隊、統戰、港澳台等事務,就其本身經驗和資歷而言,問鼎中南海已非機緣巧合因素或者某人指定所能決定的了。

更多

李克強的處事與作風  (蕭 然)

  精彩摘錄:李克強在評估遼寧的經濟時,側重於三個數字:電力消耗、鐵路貨運量和貸款發放量,他說:「所有其他的數字,尤其是那些GDP統計數字,『只能做參考』。」後來,《經濟學人》雜誌創造了一個「克強指數」,評論說:「對於所有那些懷疑中國經濟統計數字的人,這個消息應該令他們欣慰:掌管中國經濟的人,也並不完全相信那些數字。」

更多

來自民間的聲音 (卷首語-潘耀明)

  遵守政治正義,一定會在國內促成偉大的團結一致。①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把釣魚台國有化,掀起了海內外新一浪的保釣運動。日本作為二次大戰的戰敗國,一直以來對過去所犯法西斯罪行並沒有進行過深刻的反思。  相對戰後歷任德國總統,對納粹德國在二次大戰對猶太人和鄰國的傷害,一再表示鄭重的道歉和深刻的檢討和反省,戰後日本的每一屆首相對過去日本法西斯所犯的罪行卻文過飾非、敷衍塞責了事。當德國政府對在戰爭中受傷亡的猶太人及鄰國作了徹底的賠償,戰後的日本政府對受其蹂躪及殺戮的亞洲人竟冷血地無動於衷。  當歐洲人和猶太人不斷迫使德國人對上一輩的罪行進行嚴厲的批判和自我省視,中國政府卻以德報怨,把日人在二次大戰所犯的纍纍血債一筆勾銷,使我三千五百萬傷亡的老百姓呼冤無門,逾千萬亡魂得不到安撫。  日本的狂妄和野心,與日本戰後的迅速崛起不無關係。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投降,可謂人馬凋殘、滿目瘡痍,後更加上解體而進一步破落,民生無計,啼飢號寒,奄奄一息。詎料在戰敗的翌年,日本工商業便逐漸恢復。一九四六年吉田茂上台,他提出「鋼鐵—煤炭」的口號,意喻一切為鋼鐵,一切為煤炭,先把工業搞上去,全國上下同心協力,在沒有外匯、沒有原料底下,竟然一舉成功,成為日本復興的機運。  日本《太平洋經濟》②在總結日本的民族性指出,當日本陷於危機、瀕於生死存亡的邊緣,「他們在重重灰暗之中摸索,他們的意圖和作法,是抓住浮萍能上岸,擒住跛雞能捕虎;只要有一絲索就夠,不但不會失掉些微一閃的機會,而且一趕三式的抓得上前。」  日本大和民族無疑有一種強悍的精神,正當吉田茂所作的「無中生有」的所謂「偏斜生產」,與乎毛澤東的「精神變物質」的論調不謀而和。日人強悍的精神力量,一旦與自然環境作一殊死鬥,往往可以改天換地。毛澤東曾說過:「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③問題是,毛澤東的後半生之中,主要的精神力量是花在「與人鬥」的內耗上面,如三反五反、反右、文革,曠日持久地把人鬥得死去活來,弄得人人自危的地步。如果他能領導大陸老百姓,窮其一生,「與天鬥」、「與地鬥」,則中國早已步入昌盛繁榮之路了!  一俟鄧小平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中國經濟發展便突飛猛進,綜合國力也躍居世界強國之林。弱國無外交,這是對舊中國而言,但是以強大國力的今天中國外交,特別在處理國際關係上,缺乏歷煉、靈活有度的外交手腕,往往表現出進退失據的局面,令人嗟歎。  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在菲律賓發生的「旅遊車人質事件」為例,八個香港遊客無辜被殺害,菲律賓政府草菅人命的行徑遭到舉世譴責,八個遇難家屬迄今得不到應有賠償。中國政府卻在事件發生後,邀請阿基諾三世訪中國,還給予禮遇,無形中使菲律賓政府夜郎自大,以為中國政府軟弱可欺,強化其對中國領土黃岩島作出非法侵佔的行為。相反地,如果當時中國政府採取強硬手段,借「人質事件」加以發難,狠狠地懲戒驕逸蠻橫的阿基諾三世政權,甚至奪回領土,不但為港人討回公道,伸張正義,還可以殺雞儆猴,對虎視眈眈的日本及東亞個別國家起震懾作用。  至於釣魚台事件,已是歷史問題。日本吞併釣魚台早已圖窮匕見。從歷史及地沿政治而論,包括已逝的日本著名歷史學家井上清、海內外學者都確定釣魚台屬中國領土無疑。上世紀七十年代本刊匯編了海內外專家撰寫的單行本《釣魚台群島資料》,其中還包括金庸為此寫了十多篇對日本侵佔釣魚台的鞭撻的社評,在在證明釣魚台列嶼是中國領土的不爭事實。經過大半世紀,日本仍然不變初衷,而且變本加厲!最後形勢的發展,還要看中國政府的態度和實質行動了。北望神州,我們也只能搖旗吶喊而已!  注:  ①英國葛德文:《政治正義論》  ②一九九五年四月出版  ③《毛主席語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