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號:我與查先生的故事(潘耀明)

查良鏞先生走了─以高齡羽化升仙。我因為出差沒法送行,十二日下午我於一個會議致辭之前,在講台上向西方恭正地鞠三個躬!近年與查先生見面不多。四年前是陪《射鵰英雄傳》法文譯者王健育先生與查先生會晤,地點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龍蝦吧,他是雀躍的,與王先生有不少交流。二○一五年曾偕同劉再復及他的次千金劉蓮──查先生唯一的記名弟子,去馬己仙峽道澄碧閣拜訪他。坐在輪椅上的查先生有點憔悴,講話也不太利索,但是頭腦是清

更多

讀書心得(金 庸)

我的讀書心得,只是孔子的一句話﹕「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讀書之對於我,那是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事,只次於呼吸空氣、飲水、吃飯、睡覺。我曾經想﹕坐牢十年而可以在獄中閱讀天下書籍;或者,十年中充分自由,但不得閱讀任何書刊—兩者由我選擇,我一定選擇「坐牢讀書」。我讀書沒有心得,就如呼吸飲食之沒有心得,那是極大的享受。古人稱筆為「不可一日無此君」,在我心中,「不可一日無此君」者,書也。 (原載

更多

人生小語(金 庸)

「事實不可歪曲,意見大可自由」(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C. P. Scott(1846–1932) 英國名報人史各特(曾任《曼徹斯特衛報》總編輯五十七年)的名言。我在上海《大公報》作小記者時即服膺此言,其後主持香港《明報》,常以此和同人共勉。 (原載本刊一九九八年六月號。)

更多

專號:送別金庸

本刊創辦人和第一任主編查良鏞先生,筆名金庸,於二○一八年十月三十日逝世,享齡九十四歲。本刊特別製作「金庸紀念專號」,廣邀查先生生前各界友好撰寫文章或接受訪問,其中有與他一起創辦《明報》的同事,有文化界、商界好友,有改編他作品的影視界監製、編導、演員,有創作過金庸小說劇集主題曲及交響樂的音樂人,有翻譯過金庸小說的外國人,還有他唯一的記名弟子等等。天下各路英雄好漢,齊聚光明頂表達哀思和悼念,並栩栩一一

更多

關於金庸──倪匡、潘耀明對談(葉國威 整理)

日 期:二○一八年十一月六日下午地 點:倪匡北角寓所人 物:倪 匡、潘耀明 潘耀明(下稱「潘」):你是什麼時候認識查生的?倪匡(下稱「倪」)﹕我認識查生是董千里等人介紹的。他們很早就認識查生了,一九五五年查生寫《書劍恩仇錄》時已經認識的了。我就是一九五七年來香港,那時還沒有認識他,大概在一九五九年左右吧……潘:這一年《明報》創報了。倪:沒錯,他辦《明報》,一九六○年又辦了《武俠與歷史》,《武俠與歷

更多

與查先生相處的幾件小事(潘粵生)

懷念查先生的文字已有很多,這裏只想談談幾件和我有關的小事。很多人會覺得奇怪,當年查先生創辦《明報》時,為何什麼人都不挑,卻挑一個只有中學學歷的小伙子作助手。這得從查先生早年主編《新晚報》副刊說起。當時他開闢了副刊一角,供讀者發表一些趣味短文,我是積極的投稿者,經常有稿刊出,查先生覺得我的文字幽默感豐富,口味和他相近。不久,查先生轉往《大公報》主編副刊「大公園」,每天需要一篇一千字的影評文字,稱為「

更多

一九六六年的金庸──電車彎道上的早期《明報月刊》(丁 望)

人生的際遇,與時機息息相關。《舊唐書.李靖列傳》謂:「兵貴神速,機不可失」,又言「時不可失」。金庸師就是善於把握時機創造光環的人。本文寫一九六六年《明報月刊》的創刊。文內稱《明報月刊》為月刊,《明報》、《明報晚報》分別為日報、晚報,稱金庸的傳媒企業為明報集團,以省略書名號;按新聞寫作體例,寫入本文者省略稱謂。 時機不可失 引日報轉型金庸不只是武俠小說大師、出色的報人和社評撰稿人,更是大富豪級的傳媒

更多

金庸喜聽陳霞子講收買佬(韓中旋)

金庸於一九五九年創辦《明報》。我亦於同年參加《明報》做「記者仔」。金庸久在報社工作,對於編務工作,十分在行。但對於辦報,還屬初哥,因此在開張之前,還是十分虛心,特別邀請《晶報》創辦人陳霞子在陸羽共同閒話一番,細聽霞公的經歷。霞公是省港名報人,他的文章與閒談,一樣生鬼。他說,成功的報人都是出色的收買佬。收買佬的重要使命就是化死寶為活財。將收買回來的陳舊東西,揀其可取的加以翻新,並予新包裝推廣。倘新包

更多

我在明報的日子(楊君澤)

我是在一九七七年六月一日加入《明報》工作,到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退休,整整的在《明報》工作了十二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但我在《明報》寫作專欄,未因退休即停止,一直寫到一九九五年查先生正式退出《明報》擱筆。記得我初入《明報》時,那時正值查先生銳意改進《明報》,工作之初,他曾問我對《明報》的觀感,我很記得我當時對他說,那時《明報》的港聞必在頭版和第二頁,而外國新聞必在第三頁。我便對查先生建議,我認為不應

更多

查良鏞先生在明報的社長辦公室(符俊傑)

我與查先生的結緣,始於剛從校園出來任職《明報》記者的一小段時間,期間中英會談戴卓爾與鄧小平會面的一次,也算是有幸與查先生「合作」做了一次新聞報道。其後重返《明報》應聘為查先生的社長助理,直至《明報》控制權易手,查先生退任董事長,期間曾出任社長辦公室主任一職近五年之久。一九八八年重返《明報》入職社長助理時,只有我和查先生私人秘書吳玉芬小姐二人。開始時主要是協助回覆金庸小說迷的來信,未幾查先生成立「社

更多

查先生的文字(胡菊人)

查良鏞先生逝世了,不勝傷感。查先生寫武俠小說,又寫《明報》社評,是很不容易的。他兩者都寫得好,是香港的第一流文章。我不敢說是香港的第一文章,而加「流」字,是謙虛的說法,因為「第一」是太主觀的說法,無論怎樣說,「第一流」是怎樣都說得過去的。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金庸教我寫社評(張圭陽)

二○一八年十月三十日我正在杭州浙江大學教書,黃昏夕陽如常從「雙峰插雲」的方向謝幕,那裏離開金庸的「雲松書舍」只有數步之遙;太陽下山後,香港傳媒朋友來電告訴我,金庸走了。金庸走了,華人世界的金庸迷,頓時覺得「江湖」空蕩蕩;對我來說,金庸走了,縱橫捭闔華文報壇的報人之筆,也就從此消失了。 宋體社評我與金庸結緣是在一九八一年,鄧小平接見金庸後,我透過《明報》社長室秘書的幫忙,和金庸見面。金庸說要聘請十名

更多

前無古人,將來難再有來者──專訪鄭少秋憶金庸(劉潤豪 訪問、整理)

本刊創辦人、著名作家查良鏞十月三十日與世長辭,享年九十四歲。為製作金庸專號,本刊特邀金庸少有喜歡的著名演員鄭少秋(秋官)憶述當年拍攝金庸筆下兩部重要武俠作品的往事,秋官一代大俠形象自參演二劇深入民心,其經典影視角色長留觀眾心中,演出表現更獲金庸親筆題字稱讚其大俠之風。在阿燕小姐細心安排下,我們與秋官談起了金庸。 演繹金庸武俠電視劇問:秋官在演藝生涯中曾演繹過金庸筆下《書劍恩仇錄》與《倚天屠龍記》兩

更多

不失江湖盟主的霸氣!──也談金庸(汪明荃)

「演我說部,螢幕真真,俠女無雙,長在人心。」在我的工作室內,一直掛着由金庸先生送贈及親自題寫的十六字墨寶。年青的時候,我喜歡閱讀武俠小說,在眾多金庸先生創作的人物中,最得我心的還是靈巧機智的黃蓉,和耿直忠義的郭靖。兩人闖蕩江湖,經歷恩怨情愁,最後退居桃花島,令人羨慕不已。 演繹金庸筆下角色 深入民心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我開始有機會參與電視劇的演出,經常演出古裝劇。一九七六年,金庸的小說首次被改編為電

更多

楊冪:演金庸劇是我的榮幸(陳志明 訪問、整理)

陳志明(下稱「陳」):尊敬的楊冪老師,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本刊訪問。金庸先生在上月三十日辭世,引發社會多個階層的紀念浪潮。我看新聞,知道您也在當天通過微博公開悼念。請談談您當時的心情。楊冪(下稱「楊」):當時剛結束一段長途飛行,下飛機之後聽到這個噩耗。心裏最直觀的感受是不願意相信……確認消息後就感覺有什麼堵在心裏,語言很難描述這種心情。金庸先生的小說是影響了幾代人的,我和身邊的工作人員,不管是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