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國體制:萬馬齊喑究可哀 (章立凡)

  感謝黨國,從二○一二到二○一三,接連演了兩年大戲:從王立軍事件到審判薄熙來,從清洗「石油幫」到權鬥升級版,從「中國夢」到新權威主義,從「反憲政」到「清網運動」, 從「兩個互不否定」到兩個冥誕紀念……,不斷更換的戲碼令人眼花繚亂。文戲武戲,兩手都很硬,可就是只許鼓掌不許點評,誰要敢喝倒彩,搞不好會被請「喝茶」,給人的感覺是碰上「戲霸」了。  二○一四將迎來夏曆馬年,是「萬馬齊喑」還是「萬馬奔騰」,現實令人無語,前景依然不明。紅二代:最後的救黨力量?  「年年唱改革,屆屆有三中」,中共高層五年一換屆,循例可連任兩屆。上屆核心履新之初,果斷處理「非典」疫情、整頓吏治,人們開始期盼「新政」,以為真會有所作為;到第二屆任期才漸漸看出是個「維持會」,根本不會有政治體制改革,莫測高深的面孔掩蓋了平庸。  本屆最高領導人上台半年左右,思想個性已充分展現。新班子的主體,是被稱為「太子黨」的紅二代;而上屆領導層主要來自草根出身的「團派」。前者猶若創業大股東的繼承人,說話做事,如在自己家中;後者只是職業經理人,言談舉止,似在他人門下。職業經理人股本有限,任內治國乏術,哪家的乳酪都動不得,吏治敗壞,社會衝突日漸激烈。一些紅二代擔心祖業不保,急切推動「自己人」中的強人來「親政」,引領政權走出困境。  與前任相比,新的最高領導人對捍衛紅色江山多了一份血緣上的感情,加之政治資本雄厚,重振祖業的決心和信心滿滿。上台後首訪俄羅斯時,他對普京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覺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筆者曾分析,無論內政外交,他都希望成為政治強人。  上台一年來,太子黨逐漸形成類於清末「皇族內閣」的權力架構,對內以反貪大棒整肅體制內異己派系,同時高調打壓主張憲政民主的輿論訴求;對外則揚棄鄧小平「韜光養晦」的外交戰略,爭取主導世界的強國地位。  但太子黨也有自身的焦慮:當前的權力架構僅能維繫五年,「紅三代」接班無人。第一屆任期結束後,七常委中將有五人退休。今後四年間能否改變原有權力格局,以威權政治保障治國路線的連續性,成為救黨保政權的關鍵。再建威權:以民生兌換民主?  「十八大」閉幕後,我推測新領導將以「民生換民主」的方式,改善經濟民生,重建威權政治,但不會實行政改。此次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深化改革的決定》,對症候的把脈比較明晰,說明體制內不乏明白人。提出需要改革的經濟、行政體制目標問題有六十條之多,土地、金融、勞教、計生等等弊政全部囊括,卻未說明實施路徑;設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兩個超級集權機構,開始虛化「集體總統制」,但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部署。  某些學人望風希旨,或重彈「新權威主義」,或鼓吹「儒家憲政」;部分知識分子也一廂情願地以為,做好「頂層設計」,自上而下啟動新一輪經濟改革,就有「倒逼政改」之可能。但經濟改革缺乏政治體制的保障,一如鄧小平所言:「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搞不通。」  目前中共的處境和動員能力,與十一屆三中全會時無可比性:利益格局,堅冰固不可摧;朝野上下,早無改革共識;體制內外,亦無互信互動。若吊起公眾的期望值而無從兌現,未來的信心落差將更加巨大。  《決定》若早十年出台,即便處方力度不夠,仍不失為一經典醫案。時過境遷,治療的最佳時機已經錯失。如同癌細胞擴散後,根治手術(政改)難以承受,猛藥化療(如官員財產公開)亦不敢試,只能採用中醫保守療法:「固本」——集中權力強化執政地位;「培元」——保經濟增長以維繫合法性。悖論恰恰在於:以經濟自由化維繫合法性的舉措,必將壯大經濟民主,從而助長政治、文化上的民主訴求,未來的政治變革無法迴避。  執政黨最大的癥結是患得患失:長期的一黨執政,已失去了正常的競爭能力,故無論改革與否,底線都是中共永遠執政。無捨亦無得,若立黨為私,一切以本黨利益為軸心,則其謀難成。中國夢:執政理論難圓自信  理論上的模糊和路徑的不確定性,是政治宣傳的大忌。黨媒竭力營造的「中國夢」,如同在霧霾中欣賞帝都夜景:美麗、模糊、有毒。以夢境為口號的政治宣傳策略,已是匪夷所思,更愚蠢的是發起了一場反憲政運動,不遺餘力地摧毀自己營造的舊夢。  自上世紀四十年代起,中共一直致力於憲政和普世價值的宣傳,主張「政治民主化,軍隊國家化」,並由此在與國民黨的鬥爭中,贏得了青年、知識分子和民主黨派的支持。自建政迄今,中共即便在實踐中離棄了憲政,也從未在理論上否定過憲政。  從年初《南方周末》新年獻詞觸發的「中國夢,憲政夢」之爭,到五月的「反憲政逆流」,朝野理論交鋒持續數月,互聯網高潮迭起,大批學者名流高調捲入。御用「理論家」們無知者無畏,反憲政民主、反軍隊國家化的論調弄巧成拙,演變成對中共黨史的討伐,實在是自取其辱。  這場大辯論普及了憲政常識,令大批不了解憲政的民眾,成了憲政的忠實粉絲。以「三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自居,屏蔽否認歷史而又大反「歷史虛無主義」,執政理論已無法自圓其說。  面對立體傳播的網絡輿情,當局卻慣於採用管理平面媒體的落伍經驗,誤以為資訊壟斷仍可掌控一切,「七不講」、「兩高釋法」、「七條底線」、「清網運動」等一系列鉗制言論的配套舉措相繼出台。  吐槽管道封死,上街機率增加。一個政權最大的危險,不在於民間批評太多,恰恰在於民眾的沉默。當作為社會安全排氣閥的互聯網不能正常發揮作用時,蓄積的能量會無序釋放,增加了危機爆發的不確定性。拒絕政改:黨國體制難以為繼  二○一二年薄熙來事件發生後,筆者曾在《明報月刊》撰文警示:「公器私用,黨同伐異,任人唯親,私相授受的政治生態,是不可持續的,同時任何人都不是絕對安全的。」今年薄案二審期間,筆者再度指出:沒有體制性的反腐,反腐也將成為權力鬥爭的工具。結案不是權鬥的結束,而是新一輪權鬥的升級。  此後,對「石油幫」的清洗逐步加碼,坊間紛傳「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將被打破。近期北韓張成澤事件爆發,中國體制內一時兔死狐悲:將張成澤的「判決書」與毛時代整肅高崗、彭德懷、劉少奇、林彪的黨內文件相對照,語境措辭同出一轍。耐人尋味的是,原定隆重舉行的毛誕紀念活動隨即有所降溫。  二○一三年六月,筆者曾以「否定了毛澤東,中國的未來怎樣?」為題,在新浪微博發起投票,設有兩個選項:一、否定了毛澤東,中國會天下大亂;二、否定了毛澤東,中國的明天更美好。截止到十月十日,四個月間共有一萬八千五百六十位網友投票,其中三千七百零八人支持選項一,約佔百分之二十;一萬四千八百五十二人支持選項二,約佔百分之八十。投票結果公布後,整個話題隨即被遮罩,但人心向背可見一斑。  無論從世界史或中國史的角度,造成大饑荒和「文革」災難的毛澤東,都已成為執政黨的負資產;然而拋棄毛澤東,中共又擔心失去黨國體制的合法性。   為何「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的另類權鬥,沒有發生在現代憲政國家,而總是發生在斯大林、毛澤東、金家王朝統治下的極權國度?歷史和現實,引發了公眾對「前後三十年互不否定」歷史觀的反思——斯大林主義體制不可持續,毛澤東的罪惡必須清算。未來:突發事件衝擊體制?  二○一四年是甲午戰爭一百二十周年。朝鮮半島的變局,歷來對中國歷史進程有重大影響:甲午戰敗開啟了大清的覆亡之門,以及日後台海兩岸分裂局面,朝鮮戰爭則造成了朝鮮半島長期分裂,同時給中朝兩國樹立了兩種政治制度的對比樣板。  拒絕政改的黨國體制,無非是政治上重新洗牌,經濟上重新洗錢,未來存在諸多不確定性。今後數年間,大陸的社會衝突、天災人禍,以及香港普選之爭、朝鮮半島突發事件、領海海域爭端等等,都可能形成對體制的衝擊波,誘發意想不到的變局。  (作者是近代史學者。)

更多

但願是中國新的歷史拐點  三中全會後走訪杜導正 (潘耀明訪問、海倫記錄、整理)

  二○一三年十二月上旬,中共三中全會閉幕不足一個月,本刊總編輯潘耀明出差北京期間,探訪《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杜導正,並順道做了一個訪問。原來,杜導正在三中全會前對中國的未來感到十分憂心,但會後頓感豁然開朗,更說:「看來不會走回頭路了。」其間他暢談對習近平新政的看法,說習近平要「土」法治國,認為三中全會會是中國一個拐點。──編者

更多

炸彈未拆,年中將是敏感期  二○一三北京治港回顧與二○一四展望 (劉銳紹)

  從好的角度看,特首述職規範化代表北京要加強對香港的了解,包括不足之處,旨在更好地策劃治港之策。不過,如果從負面的角度來看,那就是「一國兩制」的特點將更模糊,這在香港人眼中,都成了霸王硬上弓而不溝通的擔憂。

更多

嶺南藝壇「一代天驕」的藝事點滴 (蕭然)

  女姐是嶺南地區的一個藝術天才,她畢生所創造的「紅腔」譽滿海內外,《昭君出塞》、《柴房自歎》、《蝶雙飛》、《香君守樓》、《打神》、《荔枝頌》等名曲,膾炙人口,廣為傳唱。她的戲迷、擁躉,忠實追隨,如醉如癡,不離不棄,有「鬼才」之稱的香港傳媒人黃霑就是其中一位。黃霑生前說過,女姐「是我半生之前未見過的奇人。奇就奇在她對粵劇一往情深,直教生死相許。」黃霑喜愛戲曲,對女姐極其仰慕。  一九九○年兩位惺惺相惜的藝壇名家,曾經有過一次緊密的合作。黃霑專程從香港到廣州,住在女姐華僑新村的家,主人不辭勞苦,親自下廚煮食,熱情有加。黃霑字斟句酌,填詞並監製,紅線女主唱——粵曲「四大美人」——《貂嬋再拜月》、《昭君樂》、《西施喜》、《長恨歌》(楊玉環),黃霑不惜耗資近百萬港元,精心製作「四大美人」珍藏版光碟,市場銷售並不理想,黃霑心甘情願,認為非常值得。黃霑告訴筆者,他親眼目睹的一樁趣事,香港名流霍英東太太霍林淑端,愛好粵曲,曾拜紅線女為師,女姐每到香港必親自到酒店拜訪,並熱情關照。一次霍太將送去的熱湯端到女姐面前,請她趁熱飲用,女姐眉頭一皺,輕輕說:「咁多油,點飲呀!」霍太連忙用湯匙將湯麵上的浮油慢慢舀去。  古人云:「神龜雖壽,猶有竟時」。紅線女作為一個長壽藝人,在長達七十餘年的藝術生涯中,她所作出的貢獻,有目共睹,自然會有公正的恰如其分的結論,絕對不容置疑。她的離世,令人感到萬分痛惜。在高度評價她豐功偉績的同時,我們不可過份頌揚,乃至不切實際的地步,諸如稱紅線女「把粵劇藝術推到登峰造極的境界」,「紅線女代表着現今國內花旦藝術的最高成就」等,這些不盡客觀的論調,對粵劇藝術的發展和業界的團結是不利的。早在數年前,廣州有學者已指出,紅線女是人不是神。她有成就,也有缺點和不足,一味恭維頌揚,對粵劇藝術的發展並無益處。  紅線女長期有偏見,不為業界所認同。據羅家寶先生回憶,九十年代初,廣州舉辦「羊城國際粵劇節」,其中有個粵劇展覽,把民初到現代粵劇的流派和唱腔逐一介紹,十分詳盡。其中就有五大流派,即薛(覺先)、馬(師曾)、桂(名揚)、白(玉堂)、廖(俠懷),在展覽會場上,紅線女說:「羅家寶,乜桂名揚也算一個流派咩?」羅家寶被她弄得啼笑皆非,而且覺得很突然,便問她為什麼桂名揚不算一個流派?紅線女固執地說:「粵劇只有兩大流派,就是『薛派』和『馬派』,其他根本不入派。」羅家寶毫不客氣地說:「如果任姐(即任劍輝)在生,她一定與你展開辯論,因她最崇拜桂名揚的。」羅家寶指出,「其實在粵劇界裏學桂名揚派者大有人在,其中名氣大的演員有任劍輝,她曾有『女桂名揚』的美譽,黃千歲(他曾自稱是半個桂名揚)、黃超武、黃鶴聲、麥炳榮(他曾對自己的徒弟說他是學桂派的),我自己也是桂派的忠實信徒。不承認桂名揚的藝術成就,就是否定任劍輝,人們不知女姐作如此考慮?」  晚清年間,由鄺新華等一手創建的八和會館,使粵劇從滅亡邊緣逐漸走向中興,迄今已有一百二十餘年。早年,粵劇伶人均自稱為「八和弟子」,如今香港、澳門有八和會館,美國、新加波、馬來西亞和新西蘭等華人聚居地共有六個八和會館。二○○七年七月二十六日,廣東八和會館致函女姐,誠懇聘請她出任名譽會長,遭她婉拒。  二○○七年八月三日紅線女覆示:我從四十年代初進粵劇行以後,就是八和的會員,也為粵劇八和做了不少我應該做的事。我重(從)來就沒有當過什麼長,就是一個忠實的粵劇藝術工作者。謝謝你們的好意。  女姐對粵劇處處熱心關注,但對廣東八和會館的聘任推卻,不知內裏的因由是什麼?據筆者了解,紅線女曾對其女弟子說﹕「你當八和主席幹什麼?不如辭職算了!」紅黃之戀內情  在廣州天河「紅線女藝術中心」首層大堂內,鐫刻着毛澤東手書:「活着,再活着,更活着,變成勞動人民的紅線女」,這十八個耀眼的金字招牌,不知前因後果,令人費解難猜。原來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紅線女在香港片場與電影小生黃河結識,兩人的戀情頓時成為當年藝壇的一大新聞。黃河本名黃世杰(一九一九—二○○八),生於廣東,後遷居天津,入讀華商小學、南開中學、上海醫學院,經京劇名旦盧翠蘭引薦,結識電影名人顧無為而加入影壇。黃河演技平穩,配合度高,從不遲到早退,是製片家偏愛的藥中甘草。  一九五五年紅線女與馬師曾從香港回廣州定居,而黃河則在台灣拍片,並曾到廣州追尋紅線女,後自殺未遂,留下「絕命書」,聲稱「感情受騙,而輕生。」一九五八年毛澤東在湖北武昌接見廣東省粵劇團,紅線女提出請毛澤東題字,毛澤東寫了魯迅名句「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勉勵紅線女看淡流言,報效國家。《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七卷中還收有一篇小文《為紅線女題詞》:「一九五七年,香港有一些人罵紅線女,我看了高興,其中有黃河。他罵的是他自己,他說他要滅亡了,果然已經在地球上被掃掉,不見了所謂黃河。而紅線女則活着,再活着,更活着,變成勞動人民的紅線女。一九五八年,在武昌,紅線女同志對我說:寫幾個字給我,我希望。我說:好吧。因寫如右。 毛澤東。 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一日」  紅黃之戀的是非,外人難以評論,亦不宜評論。然而毛澤東這十八個字題詞的內情,人們卻是有興趣知道的。一九五五年紅線女「拋棄了在香港演藝界顯赫位置和優越生活,毅然回內地定居」的愛國情懷,肯定是主要原因,另外黃河事件鬧得港台輿論沸沸揚揚,是否原因之一,似乎也是個待解之謎。  (作者為粵劇業餘研究者。)

更多

紅線女:一位正印花旦的傳奇 (李少恩)

  二○一三年歲末,著名粵劇演員紅線女離開人世,作者撰文稱:當代粵劇花旦的承傳不僅是個人經驗、音樂和戲劇藝術,更是歷史、文化、傳統的一部分。……今天她駕鶴西去,留下一個課題:沒有紅線女親自參與,「紅腔」、「紅劇」及「紅派」將如何承傳?粵劇界要細意思考,「紅線女後」的粵劇發展將何去何從?

更多

黎剎和約瑟芬  香港故事又一章 (義哲)

  菲律賓民族英雄黎剎,一八九一年十一月至次年六月曾在香港行醫和生活,菲律賓反抗西班牙殖民統治的一段歷史,竟然和香港有所關連。黎剎生命最後的四年流放達皮丹,其間和約瑟芬一見鍾情,未婚同居。愛爾蘭裔約瑟芬是香港的「雙非嬰兒」,在香港出生和死亡。這篇萬字長文追尋的,可說是「香港故事」又一章,以及成就和平革命的信念。——編者

更多

我們仍邁開步伐 (卷首語-潘耀明)

  「西沉的永是這同一個太陽。」……我深信人類精神是不朽的,它就像太陽,用肉眼來看,它像是落下去了,而實際上它永遠不落。  歌德:《談話錄》  中國何去何從,仍是一個歷久常新的問題。因為改革開放三十年後的今天,中國政壇仍在「姓資」、「姓社」的問題糾纏不休。  從這三十年所走的路可見,中國當局希望在經濟上是「姓資」的,政治依然如故是「姓社」的。  「姓資」、「姓社」表面是字義的不同,其實字義下面,卻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  即使是「姓社」的,也有兩派,一派是開明派,另一派是極左派。每次鬥爭的結果,大抵是極左派贏面大,開明派倒楣的多,因為凡是開明派,都被極左派一概打成「姓資派」的階級敵人。從中共的歷次政治鬥爭,屢試不爽。  作為老百姓,如驚弓之鳥,特別是知識分子,一場反右,一場「文革」,已被折磨得死去活來,死者已矣,倖存者仍然心存餘悸。  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有識之士,死於強權的亂棍之下。每次一個新的執政者上台,老百姓都翹首以待,提心吊膽,不外是希望有一口安樂飯吃,知識分子不外是想不必以言論入罪,被剝奪做人的起碼尊嚴。  這原是人生線上的最低要求。每當左風熾烈、群魔亂舞的時候,我往往就想起「文革」投太平湖自殺的老舍生前的一篇文章,不禁心有戚戚然:  每逢看見一條癲狗,骨頭全要支到皮外,皮上很吝嗇的附着幾根毛,像寫意山水上的草兒那麼稀疏,我就要問:你幹嗎活着?你怎樣活着?這點關切一定不出於輕蔑;而是出於同病相憐。在這條可憐的活東西身上我看見自己的影子。我當初幹嗎活着?怎樣活着來的?和這條狗一樣,得不到任何回答,只是默默的感到一些迷惘,一些恐怖,一些無可形容的憂鬱,是的,我的過去——記得的,聽說的,似記得又似忘掉的——是那麼黑的一片,我不知是怎樣摸索着走出來的。走出來,並無可欣喜;想起來,卻在悲苦之中稍微有一點愛戀;把這點愛戀設若也減除了去,那簡直是連現在的生活也是多餘,沒有一點意義了。①  「你幹嗎活着?你怎樣活着?」不是老舍從「癲狗一樣」的生活中體驗後提出來的詰問嗎?!當老舍發現世上已沒有「一點愛戀」,生活已「沒有一點意義了」,除了自盡,他已沒有其他出路了!  在那個年代,自殺是需要勇氣的——因那叫做「自絕於人民」,是更大的罪狀,老舍是這樣,傅雷是這樣……,死後還要受到批判。  所以每屆中國新領導人上台的新猷,包括上台後的言論,都令中國知識分子捏一把冷汗。  盛傳前期新領導人很有「左feel」,迭次內部的講話,很有左傾的味道,曾讓知識界為之心驚膽顫,極左派為之蠢蠢欲動,日月黯然無光,令人感到中國有走回頭路之慨!  後來新領導人公開談話,重申肯定改革開放的道路,人們才為之透一口氣。當今中國人處境之被動之窘迫,也可想而知。  即使現實是冷酷的,道路是崎嶇的,自古以來,還是有不少仁人志士前仆後繼,死而後已,後者是令人肅然起敬,死者已矣,精神永在。  其中杜導正與他創辦的《炎黃春秋》就代表敢於承擔,有識見、有勇氣,為國為民的錚錚風骨的一群!  杜導正以九十歲高齡仍然為中國的法制、民主憲政而奔走而吶喊,作出不懈的鬥爭。我在北京探訪他時,在他的言談之中,仍然念念不忘國家的進步、民族的興衰,慷慨陳詞,傾盡心血,克盡職責,令人既感動也心疼。我對他說,您老人家要注意身體,不要太操心,放開襟懷,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云云。他斷然糾正我的說法,說我太消極了,應是「謀事在人,成事在人」,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和仰之彌高的心性,令我汗顏不已。  我想說的是,中華民族之所以能有所進步和屹立不倒,是與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血性分不開的。  如果環顧我們民族的歷史,杜導正先生並不只是廣袤寰宇星空中的一輪孤高的皎月。  ………  雨果說:「思想就是力量,一切力量都來自完成職責。」二○一四年一月,《明報月刊》已毅然邁進四十八周年,在商海滔天的社會,作為一本唯一碩果僅存的綜合性文化雜誌,可以挺立近半個世紀不倒,靠的也是創辦者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血性、傳承者不屈不撓的精神,因為精神之樹,是以巨臂般的粗根,深深紮在人類文化的大山上,所以無懼風雨雷殛。我們仍然邁開堅定的步伐。  一年更始,祝讀者、作者精神抖擻,身心康樂!  注:  ①《老舍小說全集〈小人物自述〉》,長江文藝出版社,二○○四年八月

更多

盧文端--人生小語

忙裏偷閒是福我創業四十多年,一直都為公務繁忙。幾年前,我腸胃不好,感冒多了。我的兒女擔心,認為我是長期專注公司業務及社會服務,缺少運動而影響健康。於是他們約親友陪我打高爾夫球,安排一家出外旅行。忙裏偷閒,我放鬆身心,身體漸漸壯健起來。近年,假若晚上沒有公務應酬,我都會與家人吃飯、看電視劇。偶然,會與小女兒去麥當勞吃漢堡包。常常要跟孫女發微信、講電話。兩個孫女乖巧伶俐,爺爺前爺爺後,我甜在心頭。孫女對我有一個小要求,希望我以後不要吃魚翅,一起保護生態。喜見孫女這麼懂事,我開心答應了,多年來已沒有吃魚翅。希望以言行身教,教育後代。將愛護生態,關懷社會,薪火相傳。

更多

防空識別區攻防與中美博弈 (林泉忠)

  中國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牽動東亞五方的敏感神經,加速了東亞區域秩序的重整。貌合神離的日韓伺機蠢蠢欲動,弱勢的台灣則是難隱無奈的神情,而美國看似終於開始意識到自己在戰後長年獨立主導亞太區域安全的局面已經破功,然美日軍事合作將會加速,北京不應見獵心喜,而應事事三思而後行。——編者

更多

《失落一代的逆襲》

  海外半澤直樹系列第三部  英雄救美,電視救書。自二○一三年七月開始播映的電視連續劇《半澤直樹》收視率高企,使得原作者池井戶潤幾年前出版的兩本原著小說《我們是泡沫入行組》和《我們是花樣泡沫組》被搶購一空。池井戶畢業於慶應大學,曾在三菱銀行工作過幾年。他創作的半澤直樹是大銀行的融資課長,一心拯救面臨絕境的企業。此人物剛直不阿,又詭計多端,他的處世哲學:要是被整了就加倍奉還。社會沒有正義,個人應有良心,但作者告誡上班族決不要效法,搞不好會被炒魷魚。  半澤直樹系列已出版了第三部作品《失落一代的逆襲》,第四部正在雜誌上連載。看眼下的勢頭,電視劇必將拍攝下去。  (浦安市 李長聲)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