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心碧海,天眼紅塵:拈花微探余光中(陶 傑)

民國三十八年之後,中國文化凋零,學問、道德、勇氣不再,華人的創作在海外近七十年之後,盤點成績,如果標準定得高一些,我認為只有三家,未來可經得起三百年考驗,或在世界上能代表中國的現代文化成就拿得出去,或在時間的長流可以飄傳至遠,或最接近「偉大」的頂峰而與時間同在,補天而煉石,淘沙而爍金,只剩三位。哪三家呢?詩余、影李、說金。中國現代詩余光中。華人電影世界化李安。由小說而新聞事業的金庸。這三位創意非凡

更多

我所見的東坡居士 (余光中)

我並非蘇東坡的專家,但是不失為其知音,而且寫詩多年,略知其中甘苦,所以也不失為其同行。一提到東坡,我就有不少感想。有一次和朋友說到東坡,我大發議論,指出東坡素有多元全才之譽,其實他不用學英文,更無須讀物理數學。此說實在不知輕重,因為古代文人大半得做官,並非閒題兩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就能打發複雜的政務、繁重的公文。東坡兩度主政杭州,第二度再去,發現淤泥厚積,湖水日淺,就得認真疏濬,而

更多

星月交輝 (余光中)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兩份最好的中文雜誌,一份在台灣結束,另一份在香港誕生:一脈斯文在海外默默接手,今日回顧卻有重大的意義。《文星雜誌》在台灣結束,主要是由於政治壓力,其次是由於編輯方針有了歧見。《明報月刊》在香港開始,主要也是由於文革,其次則是由於對中華文化的重認。在我的印象裏,《文星》回應了台灣的潛在讀者,而《明月》卻誕生於商業的社會,但在海外的華人社會卻吸引了廣大的讀者與作者。香港畢竟是自由港

更多

中西田園詩之比較 (余光中)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舉辦六十五周年院慶學術講座暨第二十八屆錢賓四先生學術文化講座,邀請余光中先生做了兩場演講,主題分別是「龔自珍與雪萊」和「中西田園詩之比較」,此外,還有一場別開生面的「詩與音樂——前言與朗誦會」作壓軸。本刊登載其中一篇演講稿,以饗讀者。——編者

更多

新儒林外史  悅讀錢鍾書的文學創作 (余光中)

  由台灣中央大學人文研究中心、中央大學文學院主辦的錢鍾書教授百歲紀念國際學術研討會,去年十二月十八至十九日舉行,與會者包括學者葉嘉瑩、張隆溪,作家余光中,以及錢鍾書好友、德國學者莫芝宜佳(Monika Motsch),《管錐編》英文譯者艾朗諾(Ronald Egan)等。本刊特別刊登余先生論文,以饗讀者。——編者

更多

唯詩人足以譯詩? (余光中)

  本文從譯詩的種種要訣談到無論什麼高手都無法譯出的詩。余光中教授一生寫詩、教英美詩,並且譯詩——寫詩一千首;教英美詩三十多年;譯詩四百首左右,包括把英美詩譯成中文,以及把中國古典詩詞、台灣詩人和自己的詩譯成英文。余教授談譯詩,不乏真知灼見。文章是翻譯研討會的講稿。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和英國華威克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翻譯與比較文化研究中心合辦「翻譯研究與漢英.英漢翻譯國際會議」(二〇〇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至十二日),邀請余教授作主要發言人。本刊刊載全文,與讀者分享余教授寶貴的譯詩心得。——編者

更多

歷史的遺憾用詩來補償  談孔尚任的《桃花扇》 (余光中)

  余光中教授特地來港,為二○○七年度香港藝術節崑劇節目《一六九九.桃花扇》出力宣傳。余教授認為:一個偉大的民族,她的傳統不應該只掛在故宮牆上,或收在倉庫裏,而應該是日常生活裏每天可感受到的背景、氣氛。二月六日及七日一連兩天,余教授應香港藝術節邀請,先後在香港大學和香港城市大學作演講,論述崑曲瑰寶《桃花扇》的文學價值和表演藝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