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外星人事件 (劉天賜)

「轟動全球解剖外星人製片認造假 五萬澳幣牛羊內臟騙過所有人」。這條標題可算驚人!特別對我們做電視的人,更有震憾力。當年,亞洲電視為了爭取收視率,重金購下一段十七分鐘的外國紀錄片《解剖外星人》(“Alien Autopsy”)。這段紀錄片,確是震驚了世界各地。各位地球人都非常期望知道有關外星人的真相:除了地球外,有否另一個星球居住了高等生物?究竟這些生物是何形象呢?他們的智慧又有多高?如果能穿梭太空

更多

盧國沾與電視曲詞 (劉天賜)

受香港大眾歡迎的歌詞,以電視主題曲的居多,事緣上世紀七十年代以無廣播的電視媒介剛剛興起(包括無電視、麗的電視、佳藝電視),加上日本製造的家用電視機以及「魚骨形」接收天線的普及,促使家家戶戶都置有一台電視機,可供全家老少一起共享娛樂及資訊服務。中國人喜愛看劇,又特別愛看富追看性的連續劇,每一套劇集,都配上一首專門度身訂做的主題曲。悅耳的歌曲百聽不厭,每天由朝到晚都廣播數次。然而,這些金曲的填詞人

更多

電視製作管制略談 (劉天賜)

電視乃「入屋」的傳播媒體,而家內老少雲集,故所播放的題材、用語、影像、寓意等都該受到合適的管制。這審查與管制的責任由政府承擔。在此前提下,即使傳媒有監察社會的職能,也不可一句「言論自由」、「知情權」、「高度透明」等便繞過傳媒維護社會公眾利益的義務。無論實行任何主義的社會,皆應如此。不過,當然亦不可借管制為藉口以阻合理而不順心的言論,其間的拿捏亦考心思。最近新華社新聞信息中發出一批「禁用詞」,其中有

更多

歡樂時光 (劉天賜)

幾個月前,《歡樂今宵》五十周年聚餐晚宴,舊同事通知我須出席,可惜身在外地未能參加,成一憾事。這個長壽的綜藝節目,值得一寫再寫。當時只有二十出頭的電視製作人蔡和平負責策劃及籌備《歡樂今宵》。無電視首任總經理貝諾(Colin Bendall)希望製作一個類似澳洲九號電視網“In Melbourne Tonight”的節目,於是由新加坡人蔡和平用了五個月時間觀察香港人的文化和生活後,製作了《歡樂今宵》

更多

漫談《射鵰》的攝製 (劉天賜)

近日,無電視購入內地二○一七年新製作之連續劇《射鵰英雄傳》(下簡稱《射鵰》),該劇內地播放時口碑甚好,收視也好,真是一套不負觀眾期望的武俠電視劇。特別高興是,這套劇在宣傳上特別聲明乃「忠於原著」,很少改動劇情以及事次序。不單止尊重原作者金庸先生的作品,而且給予很多擅改劇情,以為添加戲劇性的「笨蛋編導」一個很響亮的耳光!改編,都必定「編寫過」了,可是,不能竄改!若有些地方原作者未曾下筆墨的,改編

更多

李我奇人 (劉天賜)

李我先生九十多歲,現居於老人宿舍,商業電台老闆何佐芝先生遺囑叮囑,全付費用。如此老闆世間少有呀!上世紀七十年代,當時在商台初學編寫播音劇本,廣播道新台開幕宴首見李我先生。李先生在電影界、戲曲界、播音界,以至文學界聞名數十年,不愧為一代奇人。當初見面時,我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學生,見了高人真是完全不知怎開口攀談。只知一些李先生前半生的傳奇軼事,例如早年他在廣州風行電台單人講述「天空小說」,令到全市於廣播

更多

港武俠劇的靈魂與改編要素 (劉天賜)

香港電視台拍了相當多武俠劇集,但武俠劇與技擊拳腳或刀劍片集各有不同,武俠不只是武打動作劇,而是包含崇高的主題思想,即中國固有的俠義思想。這俠義思想表揚從春秋戰國俠客高士流傳下來的「義」,它與孟子所言之義有些不同,俠義之「義」,乃對別人的一項承諾,必定執行,至死不渝,且不自居功,完成義舉,默默離開。這些俠義故事,一直在民間流傳下來,並且得到普羅大眾以及市井雞鳴狗盜之流敬仰,以至成為市井行事的一種意識

更多

仗義敬業劉德華 (劉天賜)

近月劉德華在泰國拍廣告時墮馬受傷,盤骨撕裂,情況看來嚴重。一月十八日立即乘坐醫療專機返港就醫,傷勢幸好現已有好轉。作為明星、藝人擁有一大批「追星族」並不稀奇,過身後仍擁有追念者也不奇,然而,同行(如敵國)所謂「朋友」,真心讚美者,往往鮮見了!但德華卻是例外之一,且對他感恩的朋友不少。劉德華在圈中人緣甚佳,熟與不熟的朋友亦有獲得過他的仗義扶持。張達明在微博發文,提到德華在他患病時,出錢出力,令他覺得

更多

港武俠劇欠靈魂(劉天賜)

眼下,香港以至大中華地區的武俠電視連續劇都沒靈魂,有些作品雖然很好看,收視也好,但並不代表它有靈魂!或許有人以賣錢與否為唯一成功尺度,則當然可以不理會有否靈魂。俗世受眾只為消磨一下工作上的苦悶,調劑一下刻板生活而已。說什麼有靈魂沒靈魂呢?是不是要求過高呢?須知電視乃有三種功能,曰:娛樂、教育、資訊。三者缺一不可,且互相分庭抗禮。缺乏靈魂即偏於娛樂,失重他者。大中華地區的武俠電視連續劇偏偏有「武」無

更多

特備製作與台慶 (劉天賜)

電視台每天都播放多個節目,但時段的價值高低是按市民慣性收看人數而定的,牽涉的當然是供求關係。周一至五,傍晚六時半至晚上十一時列為「黃金時段」,既是電視台賺錢的「黃金」機遇,也是觀眾能收看到「黃金」分量的節目的時候。這時段由傍晚六時半新聞播出開始,建基於假設工作群下班便回家共聚天倫,一家老少一起吃飯、看電視了。「黃金時段」播送合家歡性質的戲劇與節目為主,因觀眾群的目標包括仍在學的孩子,這些五歲以上的

更多

影視中的「鬼」 (劉天賜)

香港影視界比內地開放得多,內地是絕對「禁鬼」的。一切文字、電子媒界不能說鬼!偶有「擦邊球」,如主線敍述一班人說鬼故事,但最終只是虛構的恐怖鬼故事而已。共產黨基本反對唯心主義,一貫是唯物主義世界觀。世上豈有「鬼」?都是唯心主義者幻想出來的。有關「鬼」的都不能公開講,想來只有一個原因:恐怕一般百姓「誤信」為真,釀成迷信。這些怪力亂神容易聚集力量,而聚集,信奉鬼神力量,絕對不利於一黨專制。(奇怪的是,上

更多

誰置亞視於死地? (劉天賜)

八月號與大家懷念麗的電視(亞視前身)給港人美好的回憶。內地人可以觀賞到港劇,也以《大俠霍元甲》、《陳真》為先,比無電視的《京華春夢》、《上海灘》還要早。《大俠霍元甲》於一九八一年九月在麗的電視首播,共二十集,由徐小明監製。乃第一部以霍元甲為主角的電視作品,也是香港歷史上第一部引進內地的電視連續劇。一九八三年首次在廣東電視台播出,繼而在全國各地電視台輪流播放,掀起一陣收視狂潮,成為一代觀眾的集體回

更多

「千帆並舉」下的麗的 (劉天賜)

約在一九七○年代,家父老朋友毛二太一家和我家經常來往。毛二太孫女任職麗的電視助理編導,知道我為商業電台撰寫播音劇稿,於是邀請我為她參與製作的綜藝節目《群星會》撰寫笑話環節稿,這是我第一次為麗的電視寫稿。《群星會》由黃霑與Tammy Lo主持,是麗的王牌綜藝節目,尤得力於黃霑盡顯主持人風範,令到節目生色不少,不讓無綫的《歡樂今宵》專美。該節目編導是著名音樂家林樂培先生。而那位助理編導便是他朝的首位華

更多

電視電影製作要好戰 (劉天賜)

回顧這些年,願意入影視編劇這一行的年輕人實在不多。也許是因為金主並不看重,加上掙錢不多,比較出名的,全行不夠幾十人,而且更只有工廠式大電視台才能養下幾十人,故此這份工作並不吃香。不過,做這行一如其他文化行業,會得到很多人讚賞。十多年前從內地來港念影視專業碩士的人,皆會報讀導演組,畢業後掛起導演名牌,起碼能「衣錦還鄉」,因為有個導演名堂嘛。但近年,報讀編劇組的人數暴升,由最初二○○三年得六人,至今增

更多

別具慧眼的周星馳 (劉天賜)

二○○六年認識了一位替周星馳工作的編劇,名叫馮志強,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聽他憶述,他曾替周星馳「度橋」(構思笑點位),但周君指示戲份不要「度」給他,要他「度」給其他角色。嘩!聽後,我對周君另眼相看了!絕大部分自編自導自演的行尊,都注重自己的「首本戲」及其可做到的功架,如表情、動作、內心戲,為最重要的賣點。很簡單,香港的自編自導自演者,皆認為製作中最具價值的,乃是自身的演出。而一般而言,片商、院商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