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電視劇與電影之異同 (劉天賜)

編寫電影劇本的人,有些不喜歡寫電視劇本。我看是因為他們不明白電影、電視兩種劇本的異同。首先,電視劇的種類很多,除了單元劇、連續劇外,一次完結、拍得比較精緻、有電影感的稱「電視電影」或「電視大電影」;「記錄片形式的戲劇」取材於某些真實的事情,改編成具戲劇性的故事;亦有單元性連續劇,多為處境喜劇。流行在國內及香港的,多是連續劇。同樣是連續劇,英美電視片集一般不只是指劇情的「連續」,而是主角身上「連續」

更多

談鬼說怪 (劉天賜)

香港的電子傳媒及電影,都沒有禁止談鬼說怪!某些民智開放進度稍慢的地區,嚴禁說鬼談怪,只可以說「妖」。我想當局只有一個疑慮,民智並未普遍開啟時,「鬼怪」之事,很容易令到普羅大眾相信真有其事,從而引出「神棍」(騙子)們,利用普羅的迷信心理行騙財色。談鬼說怪亦要說得、演得真實,否則何來驚恐?何來刺激?何來商業價值?此乃娛樂性很高的題材。年少時,收音機晚上十一點後,有節目《夜半奇譚》,乃講鬼的故事,很受大

更多

凶險的行業--談偶像的「攀登戰」 (劉天賜)

每年無都有最佳男女主角等的頒獎,早於三十年前市場推廣及營業總監陳禎祥先生,已希望以此題材製成節目了,很明顯的動機是為公司賺多次錢。那時節目及製作部門考慮到,選「視帝」、「視后」、「最佳節目」等,怎能不包括當年的亞視(後來還有有線電視)?但如選出的為亞視主角,主辦的無便無償地替「友台」宣傳了。如不容亞視參加,未免太小家,也缺乏行業代表性,自己關上門玩而已!後來,亞視又換老闆,失去與無競爭的力量

更多

大氣候中的影視主角 (劉天賜)

很多希望從事演藝事業的年輕人,一心想成為主角。主角是全劇的焦點人物,劇本主題乃透過主角的遭遇、成敗,不露聲色地表現出來。古代戲劇都是講男性為主的故事,男主角非常重要,女角則多做襯托。時至今天,男女的故事及演出受眾同樣感興趣,女主角更佔重要位置,女性演出不再是陪襯角色了。而電視是「入屋」的媒介,劇中女性角色更為重要。這裏,先說已有五十年的老理論。一般香港家庭都處在較狹窄空間,迫於環境,進餐、休息全家

更多

論「山頭文化」 (劉天賜)

「如果公司嘅人工可以加多啲,休息嘅時間可以加多啲啲,關心多啲啲,山頭文化少啲啲,一定可以發掘同埋挽留到更多嘅人才。」這是汪明荃在《萬千星輝頒獎禮二○一七》中領獎時的結語。有人認為只有她敢說出這番話。我以曾任無製作部總監的過來人的角度說明此番話之不足。行內「休息時間」其實從來不足!試想一下,每年製作連續劇和處境喜劇各多少小時?事前籌備、拍攝及事後製作又需費時多少才能完成一齣電視劇?唯一可以趕起製作

更多

為何說當助理編導見血淚?(劉天賜)

曾任助理編導(PA)的「受害人」先後於書中說過,當上電視台的助理編導是一場血淚史!真的嗎?那要看是哪一組的助理編導,最具血淚性的可是戲劇組、綜藝組。香港的名導或影視高層很多「紅褲子」出身,由助理編導升上去的,如周梁淑怡、蕭孫郁標(佳藝電視早年的製作及節目負責人);又如大導演輩:杜琪峰、林嶺東、陳木勝等等皆是。助理編導究竟做什麼「鬼工作」,會被形容成血淚縱橫?一套電視劇集準備的功夫很多,而且很複雜。

更多

懷念方逸華 (劉天賜)

方姐逸華八十三高齡辭世了!她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最後仍以「邵逸夫太太」名義歸天。她始終尊重黃美珍為邵夫人,並不會使用「Lady Shaw」的名號,這是她的教養和人格的高尚。我決定用幾段交往的記憶片段,寫懷念她的文字。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我已認識方姐,那時她在邵氏片廠當製片(實際是製作總司令)。那時,我正在無寫劇本,《雙星報喜》、《香港七三》、《唔使問阿貴》等都很受歡迎。她聞名而聘用鄧偉雄和我做編

更多

影視少林寺 (劉天賜)

無電視開播五十年了,香港著名的影視導演、編劇、演員大部分皆出自這被稱為「影視少林寺」的機構。上世紀七十年代初鍾景輝老師開辦無電視藝員訓練班,同期許冠文也辦過編劇訓練班,劉芳剛辦過編導、導演班等,為香港訓練了眾多出色的編導演人才,與其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影視產業成為全球華人社會重大娛樂事業肯定大有關係。無最初與邵氏兄弟公司合辦影視藝員訓練班,這是協同效應,互相得益且是有長遠眼光的經營計劃。

更多

解剖外星人事件 (劉天賜)

「轟動全球解剖外星人製片認造假 五萬澳幣牛羊內臟騙過所有人」。這條標題可算驚人!特別對我們做電視的人,更有震憾力。當年,亞洲電視為了爭取收視率,重金購下一段十七分鐘的外國紀錄片《解剖外星人》(“Alien Autopsy”)。這段紀錄片,確是震驚了世界各地。各位地球人都非常期望知道有關外星人的真相:除了地球外,有否另一個星球居住了高等生物?究竟這些生物是何形象呢?他們的智慧又有多高?如果能穿梭太空

更多

盧國沾與電視曲詞 (劉天賜)

受香港大眾歡迎的歌詞,以電視主題曲的居多,事緣上世紀七十年代以無廣播的電視媒介剛剛興起(包括無電視、麗的電視、佳藝電視),加上日本製造的家用電視機以及「魚骨形」接收天線的普及,促使家家戶戶都置有一台電視機,可供全家老少一起共享娛樂及資訊服務。中國人喜愛看劇,又特別愛看富追看性的連續劇,每一套劇集,都配上一首專門度身訂做的主題曲。悅耳的歌曲百聽不厭,每天由朝到晚都廣播數次。然而,這些金曲的填詞人

更多

電視製作管制略談 (劉天賜)

電視乃「入屋」的傳播媒體,而家內老少雲集,故所播放的題材、用語、影像、寓意等都該受到合適的管制。這審查與管制的責任由政府承擔。在此前提下,即使傳媒有監察社會的職能,也不可一句「言論自由」、「知情權」、「高度透明」等便繞過傳媒維護社會公眾利益的義務。無論實行任何主義的社會,皆應如此。不過,當然亦不可借管制為藉口以阻合理而不順心的言論,其間的拿捏亦考心思。最近新華社新聞信息中發出一批「禁用詞」,其中有

更多

歡樂時光 (劉天賜)

幾個月前,《歡樂今宵》五十周年聚餐晚宴,舊同事通知我須出席,可惜身在外地未能參加,成一憾事。這個長壽的綜藝節目,值得一寫再寫。當時只有二十出頭的電視製作人蔡和平負責策劃及籌備《歡樂今宵》。無電視首任總經理貝諾(Colin Bendall)希望製作一個類似澳洲九號電視網“In Melbourne Tonight”的節目,於是由新加坡人蔡和平用了五個月時間觀察香港人的文化和生活後,製作了《歡樂今宵》

更多

漫談《射鵰》的攝製 (劉天賜)

近日,無電視購入內地二○一七年新製作之連續劇《射鵰英雄傳》(下簡稱《射鵰》),該劇內地播放時口碑甚好,收視也好,真是一套不負觀眾期望的武俠電視劇。特別高興是,這套劇在宣傳上特別聲明乃「忠於原著」,很少改動劇情以及事次序。不單止尊重原作者金庸先生的作品,而且給予很多擅改劇情,以為添加戲劇性的「笨蛋編導」一個很響亮的耳光!改編,都必定「編寫過」了,可是,不能竄改!若有些地方原作者未曾下筆墨的,改編

更多

李我奇人 (劉天賜)

李我先生九十多歲,現居於老人宿舍,商業電台老闆何佐芝先生遺囑叮囑,全付費用。如此老闆世間少有呀!上世紀七十年代,當時在商台初學編寫播音劇本,廣播道新台開幕宴首見李我先生。李先生在電影界、戲曲界、播音界,以至文學界聞名數十年,不愧為一代奇人。當初見面時,我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學生,見了高人真是完全不知怎開口攀談。只知一些李先生前半生的傳奇軼事,例如早年他在廣州風行電台單人講述「天空小說」,令到全市於廣播

更多

港武俠劇的靈魂與改編要素 (劉天賜)

香港電視台拍了相當多武俠劇集,但武俠劇與技擊拳腳或刀劍片集各有不同,武俠不只是武打動作劇,而是包含崇高的主題思想,即中國固有的俠義思想。這俠義思想表揚從春秋戰國俠客高士流傳下來的「義」,它與孟子所言之義有些不同,俠義之「義」,乃對別人的一項承諾,必定執行,至死不渝,且不自居功,完成義舉,默默離開。這些俠義故事,一直在民間流傳下來,並且得到普羅大眾以及市井雞鳴狗盜之流敬仰,以至成為市井行事的一種意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