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餐廳」裏的 「鴛鴦」「蝴蝶」(吳富強)

先前在五月號寫了一篇〈從Albert Yip看菜牌英譯〉,提出譯員不可過份依賴機器、電腦翻譯。中國菜式的命名,往往是天馬行空,就是經驗老到的譯者,偶一不慎也很容易陰溝翻船,何況機器?語音未落,在二○一八年五月十一日的報紙,又讀到另一條與「Albert Yip牛柏葉」類近的新聞,歷史又再重演。話說有一家菜館重蹈了「Albert Yip牛柏葉」的覆轍,將菜式「菌臨天下」翻成「Bacteria Come

更多

從Albert Yip看菜牌英譯 (吳富強)

菜牌翻譯是一種不折不扣的實用翻譯,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把精彩萬分的中菜菜牌妥妥貼貼地翻成英文,令英語顧客可正確無誤地選擇並享用心儀的中式菜餚。中式菜餚透過不同的命名方法,將菜餚的聲、色、味和背後的典故清楚帶出。有平鋪直敍的像「菜心炒牛肉」、「清蒸石斑魚」等,亦有引人入勝的鋪陳像「燈影牛肉」、「熗虎尾」、「螞蟻上樹」等。因應不同的命名方法,翻譯員亦要採用不同的翻譯手法,例如「形式對等」、「動態對等」

更多

從iPhone X看蘋果式中文神譯(吳富強)

二○○七年一月九日是「果粉」的大日子,蘋果在當日發布了第一部iPhone手提電話。一晃十年,二○一七年九月十二日,蘋果再發布了慶祝iPhone面世十周年的iPhone X。iPhone X有雙重意思,除了iPhone 10外,「X」代表着「未來」,也就是說iPhone X是未來手提電話的典範,從iPhone「X」的廣告口號,「Say hello to future」亦可感受iPhone X的產品定

更多

財經翻譯的現況與前瞻 (吳富強)

近十多二十年來有幸與實用翻譯行業中一個特別的界別—財經翻譯結緣,親睹其急速發展,亦親歷其困難與機遇。種種歷史因素,令香港成為舉世少有的中英雙語城市之一,經濟之發展,又令香港成為先進的財經中心;其間錯綜結合,因緣際會,孕育出實用翻譯行業一片前所未有朝氣勃勃的新天地—財經翻譯。財經翻譯是一門新興的朝陽事業,在過去的十多二十年,與香港上市公司的數目同步增長。香港的上市公司從二○○○年時約七百家增長約三倍

更多

楔入譯文的「雅」 (吳富強)

上期論及兩岸三地於「信」和「達」方面如何處理喬布斯(Steve Jobs)悼文,各地文案譯者可說是各有千秋。今期就讓我們看一下「雅」和英文單字或字母直接楔入譯文的問題。就實用翻譯而言,譯員必須參考目標讀者╱消費者的有關統計資料(demographic data),或按照客戶的指示為文案定調。其實這種以讀者╱消費者為先的翻譯策略,可見於晚清的近代翻譯先驅嚴復,他所提出的「信、達、雅」中最後的一個「雅

更多

蘋果之父悼文:兩岸三地一文三譯 (吳富強)

廣告文案翻譯,首要了解商品的定位(positioning)。「蘋果」產品素來強調簡單就是美,以簡約、優雅、直接、易用、創新、高科見稱。廣告的平面設計,簡單直接,文案也是平易近人,不匠氣、不誇張。這些產品定位,都充分顯現在這短短數行的英文悼文上。英文悼文寫得很淺白、不做作、舉重若輕、沒有奇詞險字,輕輕地告訴大家,「蘋果」失去了喬布斯。沒有呼天搶地,但卻處處流露出哀傷與不捨。文章節奏明快流暢,平易近人

更多

外國品牌翻譯漫談(下)(吳富強)

上期用了汽水和化妝品兩個快速消費品來探討品牌譯名這個有趣的問題,今期接續以:三、名表(奢侈品),四、名車(耐用奢侈品)這兩不同類別的產品來作探討,並為外國品牌翻譯作總結。 三、名表:勞力士「經典奢華,卓越顯赫」 勞力士(Rolex),是不少人的「dream watch」,我也是勞力士的忠實擁躉。但其中文譯名卻不如其他名表,如江斯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和寶璣(Brequet)

更多

外國品牌翻譯漫談(上) (吳富強)

近月來,香港的手機營銷市場出現難得一見的熱鬧,被兩個「7」字:iPhone7和它的競爭對手Samsung的Note7鬧得沸沸揚揚,這場風波亦再提醒譯員對負面諧音字的關注。產品的成敗,一般都認為取決於產品品質的優劣、市場營銷的力度和推廣策略的得失,表面上和翻譯拉不上關係。不過,香港有一句俗語:「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所以外國商品進軍中華市場,首先要做的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品牌翻譯,因為一個好的品牌譯

更多

中港財經翻譯差異實例 (吳富強)

從鴉片戰爭開始,到《南京條約》的簽訂,就注定了香港在中西文化交流所擔當的角色,也奠定了香港在中英翻譯活動的基礎。用劉靖之教授的說法:「香港是一巨大的雙語社會試驗場」(劉靖之《二十一世紀的翻譯──香港的角色與作用》,見劉靖之主編《翻譯新焦點》,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二○○三,頁二)。從黃口小兒的「A、B、C」,到公公婆婆的「溫、吐、飛」,從「的士」到「巴士」,從「治」到「三文治」、「芝士」到

更多

財經翻譯:鐘擺三步曲(下) (吳富強)

鐘擺的另外一極:商業翻譯當鐘擺由法律翻譯的一極,擺至商業翻譯的一極時,譯員就得調整其翻譯策略。當譯員處理招股章程中的「業務」部分,或年報的「業務前瞻/展望或主席的話」等部分時,往往要改轅易轍,以新策略應對,而文學翻譯的方法,正好派上用場。雖則老子謂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但處理此部分的譯文時,必須做到「既美且信」。金聖華教授在《鐘擺的兩極》文內指出,「文學翻譯要求譯者『再創造』的能力與用心」,也

更多

財經翻譯:鐘擺三步曲(上) (吳富強)

在鴉片戰爭的隆隆炮聲中,陣陣硝裏,香港這個偏處一隅、默默無聞的蕞爾小島,身不由主地闖進世界舞台。在隨後的一個多世紀,演出一場舉世驚歎的蛻變。當初香港彷彿就像一個給外國人領養的小孩,離開家園,告別熟悉的地方,展開陌生的漫漫長路。這是一種苦難、磨練、挑戰、還是機遇呢?歷史證明,香港人努力不懈,將這場苦難、挑戰變成一個機遇,利用歷史、地理賦予的獨特條件,將香港變成舉世少有,中英並行的雙語城市。這種掌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