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字是怎樣構成的(單周堯)

「年」又稱「歲」,又稱「祀」,又稱「載」。《爾雅.釋天》說:「夏曰歲,商曰祀,周曰年,唐虞曰載。」根據《爾雅》,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叫法。一九三一年,董作賓先生寫《卜辭中所見之殷曆》,亦以為殷代尚無作歲解之「年」字,他說卜辭中「年」字用途有二,一是求年,一是受年,這就是後世「祈穀」之祭,在商代還沒有把「年」作紀歲之用的,到了周代,才把禾穀成熟一次稱為一年。後人頗受他的影響,直到現在,仍有人採用他的

更多

寺.持.侍 (單周堯)

顧炎武《日知錄》又云:「自秦以宦官任外廷之職,而官舍通謂之寺。」外廷,即國君聽政的地方,此乃相對於內廷、禁中而言。《漢書.元帝紀》:「壞敗豲道縣城郭官寺及民室屋,壓殺人眾。」顏師古注:「凡府庭所在,皆謂之寺。」是衙署、官舍稱寺。又《後漢書.馬援傳》:「曉狄道長歸守寺舍,良怖急者,可牀下伏。」李賢注亦云:「寺舍,官舍也。」漢稱太常、光祿勳、衛尉、太僕、廷尉、大鴻臚、宗正、大司農、少府的長官為九寺大卿

更多

志.識.誌 (單周堯)

正如上文所述,《說文》「志」訓「意」,意謂情意,情深意重,則永記不忘。故「志」有「記」義,例如《國語.魯語下》:「仲尼聞之曰:『弟子志之,季氏之婦不淫矣。』」「志」即記。又《莊子.逍遙游》:「《齊諧》者,志怪者也。」「志怪」,即記述怪異之事。又韓愈《王公神道碑銘》:「維德維績,志於斯石,日遠彌高。」「志於斯石」,即記於斯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施施」之讀音問題 (單周堯)

柳宗元《始得西山宴遊記》開篇云:「自余為僇人,居是州,恆惴慄。其隙也,則施施而行,漫漫而遊……」,「施施」二字,諸書多注「移」(yí)音,亦有少數標注「異」(yì)音及「師」(shī)音。在筆者讀過的注釋中,注「移」(yí)音者有:(一)朱東潤主編之《中國歷代文學作品選》,其注云:「施(yí移)施,徐行貌。」(二)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之《大學語文(修訂本)》,其注云:「施(yí移)施:慢步走着的

更多

游.斿.遊 (單周堯)

《說文解字》「游」字「以周切」,與「猶」同音,但古籍注音於「游」字作旗游義者多音「流」,如《左傳.桓公二年》:「藻、率、鞞、鞛、鞶、厲、游、纓,昭其數也。」陸德明《經典釋文》:「游音留。」楊伯峻注:「游,音流,字亦可作旒,古代旌旗上附着之飄帶。」又《史記.秦本紀》:「咨爾費,贊禹功,其賜爾皁游。」司馬貞索隱:「游音旒。謂賜以皁色旌旆之旒。」《集韻》於「游」字此義音「力求切」,與「旒」為同音字。《漢

更多

《始得西山宴游記》之「游」與「宴游」 (單周堯)

北京中華書局一九七九年出版之《柳宗元集》,其底本為宋刻百家注本,所載柳宗元上述千古名作,題為「始得西山宴游記」。此文於香港和台灣出版之書中,皆題作「始得西山宴遊記」;但同一篇文章,在中國大陸出版之書中,則題目皆作「宴游」,與宋刻本同。為甚麼會這樣呢?首先說宋刻本的「游」字。由於《說文解字》沒有「遊」字,在古代讀書人眼中,凡是《說文解字》沒有的,是俗字,他們寫文章的時候,往往避開俗字。因此,在柳宗元

更多

「茍」與「苟」之形音義問題 (單周堯)

古籍中的「茍」字,差不多全都刻作「苟」,但由於它本來是「茍」,所以注疏往往將它釋作「誠」,例如《論語‧里仁》:「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何晏集解引孔安國曰:「苟,誠也。言誠能志於仁,則其餘終無惡。」《孟子‧公孫丑上》:「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趙岐注云:「誠能充大之,可保安四海之民;誠不充大之,內不足以事父母。」《禮記‧仲尼燕居》:「苟知此矣,雖在畎畝之中,事之。」

更多

署.箸.著 (單周堯)

《說文》無「著」字,北宋徐鉉謂「著」本作「箸」。《說文》:「箸,飯攲也。从竹,者聲。」飯攲即吃飯時所用的筷子,與著作拉不上關係。因此,古籍中以「箸」為著作字者,如《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及稍定漢諸儀法,皆叔孫生為太常所論箸也」,以及宋蘇軾《與鄭嘉會書》:「此中枯寂,殆非人世,然居之甚安,況諸史滿前,甚可與語者也,箸書則未,日與小兒編排整齊之,以須異日歸之左右也」,用的都是「箸」之假借義。《玉篇

更多

「享」本是錯字 (單周堯)

神鬼享用祭品之後,賜福祭者,使之亨通。《說文》無「亨」字,省「享」為「亨」,「亨」字蓋源於「享」。《易經.大有》:「公用亨于天子,小人弗克。」陸德明《釋文》:「衆家竝香兩反。京云:獻也。干云:享宴也。姚云:享祀也。」朱熹《答楊元範大有卦亨享二字》曰:「據《說文》本是一字,故《易》中多互用,如『王用亨于岐山』,亦為享,如『王用享于帝』之云也。」又漢劉熊碑:「子孫亨之。」亨即享。張公神碑:「元享利貞。

更多

彊.強.... (單周堯)

強而有力之「強」,本字當作「彊」。《說文解字》:「彊,弓有力也。从弓,畺聲。」有些人因為「彊」、「疆」二字形近而相混,其實,二字字義完全不同。「彊」从弓畺聲,本義為硬弓,即須用強力拉開的弓,引申為凡有力之稱;「疆」从土彊聲,則為疆界字。正如上文所言,「彊」之本義為硬弓、須用強力拉開的弓,《史記‧絳侯周勃世家》:「常為人吹簫給喪事,材官引彊」,即言周勃經常為有喪事的人家吹簫,後來又做了拉強弓的勇士。

更多

「垂」本非下垂字 (單周堯)

引申而有懸掛義,如《詩經‧小雅‧都人士》:「彼都人士,垂帶而厲。」又如晉束晢《讀書賦》:「垂帷帳隱几,披紈素而讀書。」又引申為「垂涕」、「垂淚」、「垂泣」,謂眼淚向下流也。如《荀子‧禮論》:「垂涕恐懼,然而幸生之心未已,持生之意未輟也。」又如《韓非子‧五蠹》:「夫垂泣不欲刑者,仁也;然而不可不刑者,法也。」又如宋玉《高唐賦》:「愁思無已,歎息垂淚。」又引申為敬辭,用以稱上對下之行動,如《尉繚子‧原

更多

「華」字是怎樣構成的 (單周堯)

「華」字用作山名與姓氏,是借作崋,音「胡化切」,普通話與廣州話皆與「話」同音。《廣韻.禡韻》「崋」字條云:「崋山,西嶽,亦州名。……又姓,出平原殷湯之後。宋戴公考父食采於崋,其後氏焉。」不過,「華山」與「華佗」之「華」,現在已有不少人讀成與「榮華」之「華」同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能仁專上學院副校長(學術)暨文學院院長及中文系主任

更多

是「盆菜」還是「盤菜」?(單周堯)

有人問:「是『盆菜』還是『盤菜』?」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的人,一定是不說普通話的。香港一般人說的是「盆菜」而非「盤菜」。「盆」是盛東西或洗東西用的器具,口大,底小,多為圓形,如臉盆、澡盆;「盤」是盛放物品的淺底的器具,比碟子大,多為圓形,如托盤、茶盤。此外,北方人常常把碟子說成盤子,一盤菜也就是一碟菜。相對來說,「盆」比「盤」深。在香港,盛盆菜的盆都有相當深度,不會淺如碟子。當然,這只是一種簡單的說法

更多

鉤.鈎.句.勾 (單周堯)

《說文解字》沒有「鈎」字,「鈎」字本作「鉤」。「鉤」轉為「鈎」,只是隸書筆勢之稍變。古籍中「鉤」、「鈎」均有出現,例如《後漢書.桓帝紀》:「又詔被水死流失屍骸者,令郡縣鉤求收葬」,作「鉤」;《南史.蕭範傳》:「於松門遇風,柩沈于水,鈎求得之」,則作「鈎」。唐杜牧《阿房宮賦》:「廊腰縵迴,簷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作「鉤」;清梁紹壬《兩般秋雨盦隨筆.咏物詩》:「近時詩家咏物,鈎心鬥角,有突過前

更多

「電」字的下半是什麼? (單周堯)

如所周知,古代以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與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循環配合成六十組以紀日與紀年。這在甲骨文中已普遍使用。「申」字既假借為干支字,於是加雨旁成為「電」字,原因是閃電多發生於雷雨交加之時。簡體字「電」作「电」,則又把雨旁省掉,只保留字之下半部分。再說「申」字。由於閃電時電光可曲可直,可屈可伸,故「申」有屈伸義。「屈伸」又作「屈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