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八十後對文革的反思 (封楚寧)

對悲劇的遺忘幾近人類歷史之常態。親歷者往往或迴避,或難以超然於自身悲憤理性思考,後來人則難有深究的動力與耐心。相較於個人人生,人類社會所歷苦難可謂無邊,為了心態健康,實不可苛求常人沉浸於往昔的罪惡與悲痛中。不論曾多麼天崩地裂,悲劇總會隨時間流逝而褪色為一個抽象符號;只有憑藉在心中對這些抽象符號賦予價值、加以排列,人們才有望形成關於歷史的些許洞見。能有意識避免重蹈覆轍已經很好,而若能析出更高明的智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