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不能故步自封」:專訪校長馬斐森 (崔偉恆)

對於香港大學的發展,馬校長強調要現代化。對此,他講了四個I,分別是Internationalization(國際化),Innovation (創新)、Interdisciplinary (跨學科)和Impact(影響)。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不要故步自封。「香港大學的歷史遺產其實是一個雙刃劍,但是不能故步自封。」馬校長認為,需要解決官僚積習的問題,具體而言,就是現代化這一間百年老店。除了要引進一些

更多

例外主義與香港「本土」 (崔偉恆)

本土一詞是近來的熱門議題,不論在北京、中環、西環、金鐘以至虛擬的網上空間,本土派、本土主義必定是關鍵詞。坊間的討論不外乎二元分析:「融合」對「區隔」、「一國」對「邦聯」、「國族身份認同」對「非國族認同」(如︰階級認同),「大中華膠」對「右膠」。本文旨在跳出二元框架,從歷史制度和國際形勢分析,讓大家重新思考本土主義。首先,從大環境出發,中國在現今世界的政治格局中,處於什麼位置?這可以分成幾個問題:第

更多

「無知少女」踢走羅姆尼  為什麼共和黨人未能入主白宮? (崔偉恆)

  在中國大陸,無黨派、知識分子、少數民族、女性被稱為「無知少女」。這個稱呼被坊間用於符合上述其中一個條件的各級人大代表。而「無知少女」亦可應用於美國今年的總統選舉,兩黨成敗正繫於「無產階級、知識分子、少數族裔及女性」的群組。本文以這個角度,分析共和黨候選人的敗因,亦探討共和黨的未來。共和黨擋不住人口結構轉變  一個方興未艾的新美國正在崛起,這個新美國有兩個陣營︰支持共和黨的優勢者聯盟,以及傾向民主黨的中產階級、知識分子、少數族裔及婦女,當然還有廣大的窮人(無產階級)。根據統計,四十四歲以下、少數族裔選民、受過大學教育的女性選民在現今和未來都會進一步影響美國政壇。而共和黨羅姆尼卻反其道而行,利用移民問題投黨內右派所好,結果得罪了很多拉美裔選民。不過共和黨似乎不大在意中產階級、知識分子、少數族裔及婦女。反觀民主黨為了在選舉中獲勝,集中針對汽車工人、中產階級、知識分子、少數族裔及婦女的支持。正因如此,奧巴馬能夠在俄亥俄州這個關鍵搖擺州份勝出。  數據顯示,美國將會成為一個「多數少數」的民族——白人少數的國家。自我迷戀的老大黨共和黨明顯擋不住這個結構變化。少數族裔全傾奧巴馬  在二○○四年,小布殊贏得了百分之四十四的西班牙裔投票。四年後,麥凱恩跌至百分之三十一,羅姆尼今年則只獲得百分之二十七。而非裔美國人像在二○○八年一樣被證明是可靠的奧巴馬支持者,有百分之九十三的選票給了他。  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會長傑勒斯(Benjamin Jealous)就指出,「沒有非裔支持,總統不會輕易獲得二百七十張選舉人票」。傑勒斯更指出, 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瑞安(Paul Ryan)的稅務建議,令許多非裔美國人和勞動階層作出鮮明的抉擇:摒棄共和黨。民主黨元老傑克遜(Jesse Jackson)就指出,美國各地的共和黨政客在過去的十八個月嘗試施加限制投票權的舉動,除了激怒黑人選民,也令西班牙裔美國人醒過來。票站民調說明拉丁裔人口的重要,他們的力量正在崛起,選民比例從二○○八年的百分之九增長到今年佔百分之十,而逐年繼續約有六十萬合資格拉美裔美國人達到投票年齡。其次,奧巴馬的拉美裔人支持度不斷壯大。從二○○八年的百分之六十七上升到今年的百分之七十一。這可能說明了為什麼奧巴馬於今年六月,決定延期兩年去驅逐非法在美居住的年輕拉美裔人出境。  反觀在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初選中,羅姆尼卻談到「自我驅逐出境」這種與新移民為敵的立場(即加強邊境執法、反對任何形式的特赦、通過「人性化程序」鼓勵非法移民自願回國),這是拉美裔人不喜歡的話題。事實上,拉美裔是一個相當大的群組,七個關鍵的戰場州中就有四個有舉足輕重的拉美人口︰科羅拉多州、佛羅里達州、內華達州和維珍尼亞州。在這些州份有不斷增長的拉美裔選民,他們的共同主題是,不喜歡共和黨人稱他們是「非法移民」,不喜歡他人常常談論「自我驅逐出境」。  另外,亞裔美國人對奧巴馬的信任度,亦是驚人的百分之七十四,從二○○八年的二十七點四九大幅上升,而在美國,現時只有百分之三的選民稱自己是亞裔美國人。但是,要注意亞裔美國人上漲近百分之六,是美國人口增長最快的族群,他們最近在進入美國移民當中的數量超過西班牙裔人。年輕選民熱情下降  二○○八年,年輕選民和學生是奧巴馬進入白宮的關鍵力量,這一年,三分之二的十八至二十九歲的人支持他,今年這個比例下滑了一點點至百分之六十。年輕人的熱情下降,部分原因可能是年輕美國人都特別擔心他們離開學校後能否找到工作,而忽略了投票的事。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奧巴馬今年的競選活動未如二○○八年般刻意針對年輕人。不過,在年輕選民中,奧巴馬仍然壓倒羅姆尼。有俄亥俄州州立大學的教授說,奧巴馬和他的競選拍檔拜登今年特別頻繁訪問俄亥俄州的大學校園,這十分值得注意。針對羅姆尼在俄亥俄州曾指出年輕人可以問父母借錢去創業,奧巴馬在這裏攻擊了羅姆尼「何不食肉糜?」美國意識形態向左走  從一九九四年共和黨的美國新世紀運動開始,經歷了布殊王朝直到今年,美國大陸似乎出現新的意識形態轉變:向左走。在參議院內,民主黨不斷出現令人鼓舞的好消息,如美國選出第一位參選時公開同性戀的參議員︰代表威斯康星州的鮑德溫(Tammy Baldwin),此外,亦有左翼英雄之稱的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麻省勝出。緬因州和馬里蘭州更成為第一批透過投票而不是法院的決定通過了同性婚姻的州份。  另一邊廂,因強姦言論激怒了許多選民的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托德(Todd Akin)和理查德(Richard Mourdock)就雙雙下馬了。富商特朗普(Donald Trump)「向華盛頓進軍」和「革命」的呼籲,更反映了有錢人對左派抬頭的躁動和不安;而最差勁的反應,是來自霍士新聞的評論員比爾(Bill O’Reilly),他說:「奧巴馬獲勝,是因為美國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美國,白人建制派已經是少數派,而大部人只想問政府拿東西。」在科羅拉多州,有選民發出警告︰「這是第一次為我的國家害怕,奧巴馬把我們帶向社會主義。」雖然如此,奧巴馬仍奪得科羅拉多州和俄亥俄州,全取其選舉人票。政客不能得罪女人  羅姆尼從反對任何情況下的人工流產,以至保險不應覆蓋避孕的立場,被對手大肆攻擊,嚴重流失女性選票。在密蘇里州,托德發明了「合法強姦」這個新詞;理查德在印第安納州指強姦出生的嬰兒是一個「上帝的禮物」;賓夕法尼亞州參議員候選人史密斯(Tom Smith)將強姦同未婚母親相提並論。有評論笑指,共和黨可能忘記婦女是可以投票的。  相比共和黨以上的「婦科」和「神學」專家,羅姆尼在第二次總統辯論中自稱在當州長時期想起用女性出官入仕,卻物化女士為「binders full of women」,其失態就「溫和」得多。根據調查,百分之六十八的單身女性投票不會投票給他,如果說共和黨在二○一二年的競選活動是向婦女宣戰,很明顯,婦女贏了。事實上,奧巴馬在未婚婦女間的支持度,超出羅姆尼多達百分之三十八,而今屆婦女選票之多亦創新紀錄,加上女性當選為國會議員的數目創歷史紀錄,這提供一個強而有力的信息予保守政客:試圖重新定義強姦或干預女性身體自主權是不能忍受的。一個民意測驗專家甚至說,婦女通過多種方式,證明了政客不能得罪女人。茶黨是一個問題  「醫療保健和兒童服務,是提供給有需要的人,像我這樣的窮人和中產階層。如果羅姆尼獲勝,他只會照顧所有上層。」一位基層選民如是說。  在選後的分析中,有人預測羅姆尼的失敗將迎來茶黨的光榮退場,因為茶黨傷害到共和黨吸引主流社會的能力。共和黨有太多理由跟愚蠢的茶黨分手了。但茶黨似乎不在乎邊緣化的危險,一位該黨的核心領導對共和黨損失總統寶座歸咎於個別自以為是的精英和俱樂部選出一個柔弱、溫和的候選人所致。茶黨今年有一個很差的選舉結果,出格的候選人在選舉中失敗,但他們感覺仍好,說要完成他們的革命云云,所以有分析認為,茶黨將在共和黨的未來有更大的發言權,以推動小政府、削減赤字及降低稅收。  茶黨的差勁表現,令他們認為要在城市地區吸納黑人、拓展空間去發展保守觀點的市場。「此舉是務實的,畢竟黑人和棕色的將是大多數,因此共和黨人也得讓他們上船」,一面稱被妖魔化為種族主義的茶黨領袖如是說。很明顯,共和黨在四年後需要更包容,要做到把歷史上不支持他們的人︰黑人、拉美裔、亞裔、年輕的拉到他們旗下。經濟差、失業高的時候,黑人、拉美裔、年輕人都會是首當其衝,共和黨要削減福利國家開支,這就已經不單純是經濟問題,而是權利和生存問題。全國婦女協會主席奧尼爾(Terry O’Neill)說:「當你是未婚女性,要照顧家人或長者,看到羅姆尼不屑為百分之四十七的人服務,又說他們依賴政府福利、要削減課後計劃、要削啟蒙教育計劃、食品券和職業培訓計劃……」 思想不解放只有死路一條  一些極保守派,尤其茶黨人主張進一步右轉,說麥凱恩和羅姆尼都過於溫和,都是「犀牛」(Rhinos)。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指他和曾是小布殊戰略家的羅夫(Karl Rove)錯估了民眾對經濟的關注,共和黨需要重新考慮,接觸拉美裔和其他族裔群體,否則共和黨將會是一個少數黨。  四年前,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佩林(Sarah Palin)指羅姆尼的失敗是一個災難性的挫折。共和黨糟糕的戰略源於他們絕大多數為男性、老人、有錢人和白人。今次倖存下來的選舉機器,仍然是南方戰略,即是依賴於六十年代在南部各州民權措施通過後不滿的白人的支持。根據二○○○、二○○四年的選舉,共和黨需要加上中西部、山區各州和基督教福音派信徒,才可入主白宮。共和黨需要新的面貌  一個煥然一新的共和黨的未來,不可能靠金里奇或羅夫等年長一代。年輕的人物,有盧比奧(Marco Rubio)︰佛羅里達州參議員,他在今年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有一個出色的演講,現時已是二○一六年總統候選人提名戰的領跑者。盧比奧於大選塵埃落定後發表聲明,說共和黨不得不擴大其覆蓋面,黨不只是為富裕階層,而要幫助人們向上流移動。和金里奇一樣,他面向少數族裔。「保守運動應該對少數民族和移民社區有特別的吸引力」,盧比奧作為古巴移民的兒子,他是佔盡天時地利去這樣說的。他又指出,黨也要從民主黨拉些非裔美國人投票,並解決女性和同性戀選民對共和黨的疏離。但是,要改變黨的面貌並不容易,共和黨和新茶黨之間的關係可能會變得複雜,他們需要尋求新的領導人,準備二○一四年及以後的國會選舉。(作者是Roundtable Pioneers總幹事、香港城市大學兼任講師。文章資料來源:路透社、《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英國《衛報》。)

更多

特首選舉與中央地方關係 (崔偉恆)

  精彩摘錄:隨着梁振英的當選、中央的任命,香港政局會有新局面。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香港特區是全國一盤棋的一員,必須解構中央與地方關係中的香港所能扮演、被扮演的角色。除非永遠離開香港,否則無論大家喜歡不喜歡,都要將過往約定俗成、理所當然的範式摒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