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努力的!——陳映真書信手稿首發 (彥火)

(注:書中刊載了未發表過的「人生小語」,以及陳映真致潘耀明信手跡) 陳映真終於走了。說他終於走,是他一直為病魔所困,聽說十年前已腦中風,處於迷茫狀態。十年下來,一直呆在北京的醫院。十年間,包括我和許多朋友想去探望他,都被他太太麗娜婉謝了。他沒有抵抗力,她怕他感染細菌。她在病榻旁相伴了三千六百五十個日子。聽北京的文友說,後期他跡近植物人。不管怎樣,兀自惦念着他。對他的感受是太強烈了。這種感覺,還不光

更多

有關英譯《幹校六記》 (彥火)

楊絳一九八二年一月十八日寫了一封信給我,全文如下: 耀明先生:奉來書欣悉拙作已由Jeremy Baré先生譯成英文,但鄙意譯本不必再冠以序言,區區三萬字原作,一序再序,似近頭重腳輕,時賢著作輒自作長序長跋,津津樂道,未敢效尤。日文譯本我亦未作序。乞諒鑑為荷。港地文星聚會,濟濟多士,聞之神往,柯靈兄去港前曾來晤談也。種費清神,感謝之至,草此 即頌撰祺 楊絳一月十八日 兩周前得美國來信,據言Goldb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