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的心血管 (楊日華)

每當病人說有胃痛、心口痛,醫生的訓練都要盡量分辨出是冠心病還是胃病。當然典型的個案是很明顯的,絕對沒有疑問,一聽便可以有結論。不過有些長者講得模糊,特別是有認知障礙的,根本問不到詳細病歷,患者只是手按心口及胃部,嚷不舒服。這種情況下一般都要先確定不是冠心病才可以照胃鏡,因為心肌梗塞時照胃鏡隨時有生命危險。謝先生在女兒陪同下來看病,一坐下便要求照胃鏡,他很清楚在診所照鏡的情況了,因為太太及女兒都在

更多

非一般胃痛 (楊日華)

病人袁先生自己照過腸胃鏡後帶了太太來看胃痛,她也想在診所照胃鏡。袁太五十二歲,一向都十分健康,甚少看醫生的。三四個月前有輕微胃痛,也沒有看醫生,不過上星期試過一次較為嚴重的胃痛,才決定來看醫生。聽她訴說病情,也頗像一般胃痛,倒是上星期的大痛有點特別。檢查腹部時卻有些異常,一般胃病患者會有當醫生用手按下腹部時覺得痛的,但只限於一個很小的範圍。袁太痛得比較厲害,幾乎整個上腹按下去時也有痛楚,不過也不是

更多

不一樣的一天(楊日華)

以前看美國電視劇《急症室的故事》,很多人都懷疑急症室是否每刻都如此的緊張繁忙。身為醫生,看多了也不覺得怎樣,去掉零碎沙石,記起的自然是情節緊湊、驚心動魄的個案。幾個月前的一個工作天,也真和平日不一樣,那天一早到醫院替林先生做胃鏡、腸鏡。林先生六十五歲,發現大便有血幾個月,遲遲也不願見醫生,最後大便愈來愈困難,再加上家人多番催促才見醫生。六十五歲有這樣病徵的患者又從來沒有照過大腸鏡的,很有可能是大腸

更多

吞嚥困難(楊日華)

李先生今年七十五歲,身體一向十分健康,今次看醫生是因為吞嚥困難多月,吃固體食物愈來愈辛苦,往往要用湯水幫助才可以將食物吞下去,所以他進食少了,瘦了十多磅。一聽之下頓覺不妙,該是很典型的食道癌症狀。他撐了幾個月,恐怕已很嚴重了。很多男士也像李先生一樣,除非逼不得已,否則不會看醫生,所以往往延誤了診斷。再問症,原來他尚有乙型肝炎,也沒有看專科醫生做全面性的檢查。乙肝患者未必一定要吃藥,不過要定期監察,

更多

胃 痛 (楊日華)

上月某天下班後收到陳醫生來電,說有位病人胃痛入院想翌日照胃鏡。陳醫生是內分泌科醫生,病人兩星期前因胃痛及心口痛入院,由駐院醫生診治,發現甲狀腺素分泌高,便找了陳醫生跟進。最初以為所有痛症都是由於甲亢引起,不過病人出院後仍有胃痛,陳醫生處方了胃藥包括特效胃藥質子泵抑制劑,兩星期後病人還痛,所以再入院。本來照胃鏡是很簡單的醫療程序,有相關醫生看過了我通常便不再看,直接在內窺鏡房碰面。可是這個病人情況比

更多

死亡,別狂傲 (楊日華)

《死亡,別狂傲》是突破機構創辦人蘇恩佩所寫的一本書,看的時候是一九七五年秋天,那年剛入香港大學醫學院,校內各種活動資訊排山倒海般的湧來,除了認中關社外,基督徒也很活躍,當時一套《蛻變》主題的幻燈片便在各院校巡迴播出,我就在這個時候看了這本書。事隔多年,內容已忘記得七七八八,大概是講述她憑信仰與甲狀腺癌作戰多年的經歷。因為職業關係一般人都認為我們見慣死亡,其實真正接觸到死亡,是由進入內科部門工作開

更多

不想進食 (楊日華)

去年末收到醫院來電,一位八十七歲的伯伯林先生因為不想進食而入了醫院,家人懷疑他有吞嚥困難,便想請腸胃專科醫生看看。老人家不肯進食的原因很多,所以先要詳細問清楚病歷。林伯曾經兩度中風,可幸仍能行動自如,還可以自行駕駛汽車,但近幾天卻不想進食。林伯聽覺不大好,不過基本上應對自如,他說不覺得肚餓,可是吞嚥是否困難卻說不清楚,但沒有再次中風的迹象。他沒有發燒但白血球指數高出少許,肝功能中的膽管素也偏高,但

更多

盲腸炎 (楊日華)

  想不到馬年一開始,自己便成為病人。平生第一次住院,還要動手術,幸而只是切除盲腸的小手術。本來盲腸炎不是什麼大病,可是早期的診斷未必容易,折騰了兩天,起初以為是腸胃炎,新春期間大吃大喝弄壞了腸胃,所以也就不以為意照常開工。肚痛雖然持續但不算厲害,其間還去了一個醫生的午餐聚會,晚上也照去文化中心聽港樂。翌日肚痛更厲害但仍然未能確診是嚴重急症,唯有無奈地繼續觀察。稍後,肚痛忽然加劇而且只集中在腹部的右下方,這時自己即診斷為急性盲腸炎。那一刻已痛得冒了一身冷汗,幾乎站不起來,慌忙急電相熟醫生安排入院照電腦掃描及聯絡外科醫生。  以前在這個階段已可以安排動手術,現在當然會先照電腦掃描,因為憩室炎、腸炎(特別是克隆症)、大腸癌穿孔等病症也要考慮。在醫院碰見一位舊同事,他笑說在我這個年紀盲腸炎不算普及,憑什麼一口咬定是盲腸炎?身為腸胃科醫生當然跟足指引到五十歲做了大腸鏡檢查,所以肯定沒有大腸憩室及癌症,最大機會還是盲腸炎。掃描時忽然感覺腹痛減輕了不少,之前痛得身體踡跼,現在平平的躺下來居然也不痛,一剎那還以為自己攪錯了,可是輕輕一按右下腹,便知道沒有錯,而且盲腸可能已經穿了。  早期盲腸炎的確不易診斷,因為是visceral pain,痛的位置是在腹部中央一個大範圍,所有小腸及大腸的痛楚也是一樣,無從分別。到了後期盲腸的發炎影響到腹膜,便轉為somatic pain,這時候肚痛才轉移到右下腹,方可確診。盲腸炎穿孔也非罕見,盲腸是很幼細的,即使穿了也未必即時引起腹膜炎,腹內的網膜會很快將小孔封閉起來。這段時期病人會覺得痛楚大大減輕,因為盲腸穿了後,發炎的壓力釋放了,網膜又將穿孔暫時封閉,所以很多病人甚至醫生都以為情況好轉了,我們稱這段時間為蜜月期。如果錯過了這段時間,當網膜封閉不了再爆開時,將引起大面積的腹膜炎,情況可以很嚴重。  即使在盲腸炎的蜜月期,還是可以斷症的,這時候腹部幾乎沒有痛楚,可是按一按右下腹,患者仍然覺得痛,而且只是局限於一個小範圍。以前在醫院工作晚上巡房的時候,我們一般只跟當值醫生複查一些病重的個案,可是碰到腸胃炎的病人我一定親自檢查腹部,多年來也「發掘」了不少盲腸炎。所以當我孤零零地躺在電腦掃描儀的牀上時,已知道自己進入了「蜜月期」。掃描的結果果然吻合,不過可能穿孔很小,放射科醫生也親自按一按我的右下腹才確定地跟我說是盲腸炎,這就證明醫生的臨牀檢查還是很有用的。  第一次當病人倒是十分有趣,以前在醫院走來走去,現在躺在車牀上給人推來推去,看醫院又是另一番風景。當晚就做了手術,由於穿孔的情況不算嚴重,還可以甪微創手術,翌日早上已行動自如。傷口很小,也不怎麼痛,比前兩天還舒服,完全沒有打止痛針。這一兩天氣溫驟降,看窗外一片寒冬肅殺,室內卻溫暖如春,也樂得靜靜的休息一下,完全沒有麻煩醫護人員,堪稱模範病人。同學戲言:Doctors make the worst patients,我想也有例外的。  (本欄由黃岐、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