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管理第一課﹕老馬識途 (鍾普洋)

多年來,《明報月刊》一直是我擴大文化視野的參考讀物之一。當潘耀明先生建議我替明月寫稿時,我回答說:「我不是文化人,雖然在澳洲墨爾本大學拿了個藝術碩士學位。」潘先生回答說:「管理和領導文化也是文化,而且是人類文化的重要成份,你一直在有系統地探討服務領導,怎麼不算文化人?」潘先生既然認為我的文化可以登大雅之堂,我就嘗試撰文討論我最熟識的題目:服務領導和管理文化—為了行文方便,我統稱之為經營文化。我從經

更多

香港問題「漁」見 (鍾普洋)

我大學主修漁業管理,學到的第一個原則是責己不責魚:魚塘裏的魚成群反肚,問題在魚塘和魚塘的管理,不在魚。對於莊子和惠施這兩位橋上過客,水中魚的樂與不樂是個哲學話題;換了是管理濠水的官吏,這可是責任問題。香港社會近來的爭拗,令我聯想到莊子與惠施著名的「魚之樂」的辯論。我想的不是哲學或科學方法,而是立場和責任的問題。觀之他們責罵激進學生和年輕人的言論,香港不少有份「管塘」的領導,似乎都自以為只是橋上的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