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管理第五課:DIY綜合領導力 --修身齊族治企營天下(鍾普洋)

今年二月底,我與香港服務領導與管理學院(HKI-SLAM)的同事舉行了為期五天的服務領導教師進修工作坊。這個工作坊去年首次舉辦,有來自八所受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UGC-funded)的大學教授、講師和行政人員一同參與。HKI-SLAM把企業培訓的方法和技巧應用在師資培訓上,反應很好,所以今年捲土重來。這次有二十多位來自不同學術領域的教授、講師,聯同四位中學校長和校董一同學習交流,其中多位更是去

更多

經營管理第四課:再工業化還是更服務化? (鍾普洋)

目前有一個很普遍的看法:世界正處於一個轉捩點。一方面資訊科技和人工智能的發展已到了日新月異的地步,我們的社會由生產到管理,就業到衣食住行,將會陸續發生急劇的、有些後果難以逆料的變革。在另一方面,早已轉型為服務經濟的地方,由美國、英國、瑞典到香港,都相繼推出製造業復興,或者所謂再工業化的政策和計劃。其他國家則積極策劃利用躍進的科技來把製造業升級,例如廿一世紀伊始,即有人提出「第三次工業革命」和「工業

更多

經營管理第三課:坐賈行商 (鍾普洋)

按經營方式來說,商人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有固定的營業地點、讓客人上門來光顧的「坐賈」;另一類是主動外出開拓貨源和市場、貿遷有無的「行商」。「坐賈」建立固定的客源之後,生意比較穩定;行商風險比較大,但業務的範圍和大小比較容易調整。當然,也有兩者兼做的,例如大部分的跨國公司就是又坐又行的佼佼者;香港和新加坡則是城市中行坐兼善的好例子。在過去的三十幾年中形成的「中國製造」文化,基本上是「坐賈」文化。大陸

更多

經營管理第二課﹕香港的兩棲優勢 (鍾普洋)

香港服務業競爭力的一個關鍵元素,是融合中西以及大陸型和海洋型文化。這裏先說第一點。由於歷史原因,香港文化中有許多西方的元素,甚至可以說香港文化是中國文化的「野仔」、「雜種」。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香港人也可以說是中西合璧,形成了特有的文化基因。香港常被形容為「華洋雜處」。其實,除了承傳儒、釋、道、文學、藝術、戲曲,乃至武術功夫、風水等中華文化遺產之外,由希臘、羅馬、猶太教、基督教,到金融、時裝、美食

更多

經營管理第一課﹕老馬識途 (鍾普洋)

多年來,《明報月刊》一直是我擴大文化視野的參考讀物之一。當潘耀明先生建議我替明月寫稿時,我回答說:「我不是文化人,雖然在澳洲墨爾本大學拿了個藝術碩士學位。」潘先生回答說:「管理和領導文化也是文化,而且是人類文化的重要成份,你一直在有系統地探討服務領導,怎麼不算文化人?」潘先生既然認為我的文化可以登大雅之堂,我就嘗試撰文討論我最熟識的題目:服務領導和管理文化—為了行文方便,我統稱之為經營文化。我從經

更多

香港問題「漁」見 (鍾普洋)

我大學主修漁業管理,學到的第一個原則是責己不責魚:魚塘裏的魚成群反肚,問題在魚塘和魚塘的管理,不在魚。對於莊子和惠施這兩位橋上過客,水中魚的樂與不樂是個哲學話題;換了是管理濠水的官吏,這可是責任問題。香港社會近來的爭拗,令我聯想到莊子與惠施著名的「魚之樂」的辯論。我想的不是哲學或科學方法,而是立場和責任的問題。觀之他們責罵激進學生和年輕人的言論,香港不少有份「管塘」的領導,似乎都自以為只是橋上的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