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牀毒理學成為次專科 (黃岐)

二○一六年,香港急症醫學院成立廿周年,可謂是發展史上的里程碑。學院出版的《急症醫學發展二十年—從博識到精深》,縷述廿年來本地急症醫學發展的情況,其中的一個亮點是臨牀毒理學正式成為學院下面的一個次專科。香港的醫學水平,一般來說已屬相當先進,但也有一些灰姑娘,不被傳統大科垂青,臨牀毒理學是其中一例。無論是服毒或意外中毒,雖非醫學研究的主流,但仍有其學問,處理得宜的話,有時亦能收起死回生之效。回看香港史

更多

醫院的歷史 (黃岐)

朋友傳來互聯網上的訊息,河南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新院區快將落成,病由七千增至一萬,成為全球最大的醫院。中國歷朝都沒有建立醫院,西式醫院要到晚清才由傳教士傳入。今天,中國居然出現了全球最大的醫院,超英趕美,是否值得慶賀?文友區結成大夫,前不久出版了新書:《醫院筆記——時代與人》,縷述西方醫院的發展歷史,書中也有提及世界最大的鄭州醫院。醫院太小固然難有規模經濟效益(economy of scale

更多

香港醫學博物館廿周年 (黃岐)

今年香港醫學博物館慶祝成立二十周年。博物館坐落於堅道下面的堅巷,是法定古蹟。近年大家都講本土,對保育和活化古蹟都顯得比較熱心。相信醫學博物館是活化和保育的一個良好示範。博物館的前身,是一九○六年落成的細菌學檢驗所,後來改名為病理檢驗所,曾經為本港市民服務超過半世紀。作為本港第一所專為公共衛生及醫學化驗而設計的建築物,能保留作為醫學博物館,實在是適合不過。這座大樓曾見證昔日香港人經歷的疫症,在二樓的

更多

伍連德與民國醫療 (黃岐)

大陸最近興起一陣民國熱,大家對重新發現民國事情都感興趣。民國的大事很多,大家較熟知的可能是五四運動等,至於醫療方面的發展,則較少人注意。其實,中醫存廢之爭可能是當年最矚目的大事。不過,民國真正的醫療大事,應該是公共衛生系統的建立,因為這關乎萬民的健康與福祉。而為公共衛生奠基的風雲人物,非來自馬來半島檳城的伍連德醫生莫屬。一九○三年,他成為第一位劍僑畢業的華人醫學博士,回到家鄉行醫,前途一片光明,可

更多

口述歷史 (黃岐)

有說歷史都是勝利者寫的。醫學歷史,沒有所謂勝利者,但也可有不同的側重。例如香港醫療發展的歷史,會較偏向官方的角度,醫學界的視角也常和一般病人或市民不同。 一八九四年的一場鼠疫,是香港公共醫療歷史上的一件大事。今天我們所知的歷史,最常引用的資料都來自政府的報告,而政府的報告又以當時殖民地衛生官員的報告為藍本。當年國家醫院的醫官對東華醫院的批評是頗為嚴厲的,官方的調查報告雖然亦有華人代表的聲音,但總的

更多

伊院和九龍醫院點滴 (黃岐)

  剛過去的一年,香港不少公立醫院都有各種周年慶祝活動。醫院管理局成立後的第一家大型醫院——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二十歲了。當然還有慶祝金禧的伊利沙伯醫院。伊院是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教學醫院(瑪麗醫院和威爾斯親王醫院)外最具規模的公立醫院,可說是醫管局的龍頭醫院。伊院服務香港市民半個世紀,當然有不少故事。  《伊院人.情.事》一書,透過口述歷史,重頭細說舊日點滴。一九六三年伊院落成的時候,是全英聯邦最大的醫院,翌年建築師還因此獲頒英國皇家建築學會銅獎。一九六七年暴動的時候,很多傷者都送到伊院治療,包括被燒傷的著名電台播音員林彬先生。武打巨星李小龍的殞落,也發生在伊院之內。一九九六年的嘉利大廈五級大火,是香港近年最嚴重的火災,死者多達四十一人,伊院當年就派了三隊流動醫療隊到現場協助。作為九龍的龍頭醫院,社會上很多重大事故,伊院可說是無役不與,盡心守護市民的健康。   伊院也是少林寺。她雖然不是大學的教學醫院,仍然培育了不少醫護界的精英。例如國際知名的何鴻超教授,就在伊院為鼻咽癌的放射治療創出佳績。港人熟悉的前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醫生和現任平機會主席周一嶽醫生,都出身自伊院。伊院也可說是人傑地靈。  五十年代籌建伊院時,新醫院暫名新九龍醫院,因為當時已有一間九龍醫院。九龍醫院始建於一九二五年,是香港現存最古老的公立醫院,比瑪麗醫院還要早十二年。十九世紀末年,英國租借新界後,人口大增,因而有需要在九龍多建一間醫院應付更多的病患。九龍醫院有點生不逢時,總給人「二奶」醫院的感覺。從前的政府醫院,稍有規模的都會冠以皇室的名字,從瑪麗到伊利沙伯到威爾斯親王,可謂一脈相承。從一開始,九龍醫院就沾不到這點貴氣。二次大戰前,瑪麗醫院是龍頭,戰後的二十年,人口驟增,九龍醫院角色吃緊,只是資源有限,好像沒有特別亮麗的表現。伊院投入服務以後,九龍轉型成為療養醫院,星光自然較為暗淡。  Gosano醫生,一九三九年在九龍醫院當外科醫生,他的自傳對九龍醫院有這樣的描述﹕醫院大約有二百張病牀,分布在四座二層的樓房,其中三棟分別用作內科、外科和婦產科病房。外科部只有兩名住院醫生,輪流隔天當值。一九四一年日軍入侵新界時,大量傷兵都送到九龍醫院治理,工作令人喘不過氣來。不久,日軍佔領香港,九龍醫院變成日軍的醫院,本地市民只可到廣華醫院求診。戰後的九龍醫院,在外科服務方面,仍然擔當重要角色。香港大學首任華人外科教授王源美,就曾在九龍醫院工作,開展他拿手的食道癌手術。  九龍醫院也許沒有星味,吸引不到一般大眾的注目。事實上,九龍醫院是我們醫療界的活古董。今天的九龍醫院內,仍保留了當年的一些建築物。例如從前的產房所在的M座,已被古物古蹟辦事處定為法定歷史建築。院內這一群承載着本地醫療歷史的建築,部分若果能活化成為醫院文物展覽館,會是一件美事。伊院將來可能遷到舊啟德機場,九龍醫院若能原地屹立,十多年後就可擁有百年老店的榮光。  (本欄由黃岐、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