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蘇華南墾殖協定」與一位軍人之死 (王曉林)

我的姨父吳子玉是一九四五年加入解放軍的老革命,他沒有戰死沙場,卻在二十三年後風華正茂的壯年慘死在遠離家鄉的海南島大林莽,至今連屍骨都找不到。姨父的死是我家永遠的痛,也是文革中千千萬萬個家庭悲劇中的一個。姨父參加革命時年僅十四歲。一九四九年四月,他參加了解放軍渡江戰役,並因此獲得渡江勝利獎章,一九五五年在北京總參兵役局服役,被授予大尉軍銜。一九五八年因為新中國缺糧,他和一批青年軍官毅然離開安定舒適的

更多

人性的悖論:探討柬埔寨波爾布特大屠殺的教訓(王曉林)

人性與獸性之別自古就是一個重大的哲學命題。它們真的僅僅區別在於「理性精神的追求與本能欲望的填充」(托爾斯泰語)嗎?事情好像沒有那麼簡單。請鍵入美國耶魯大學「Genocide Studies Program(種族滅絕研究)」網頁,用CGP三個字母做關鍵字搜索,這是「紅色高棉大屠殺(Cambodian Genocide Program)」的縮寫,讓我們以它為一個歷史和哲學的切片,做一次人性的觀察。一個

更多

沈從文自殺前的絕筆:書信歸還沈虎雛記 (王曉林)

一件沈從文手稿真迹。這是一封信,是沈寫給內堂姪女張以瑛(也就是夫人張兆和堂兄張鼎和的女兒)的,日期是一九四九年三月十三日。十五天後,三月二十八日,沈從文割腕、吞煤油企圖自殺。未遂。此信無疑是寫信人的「絕筆」,輕撫之下感覺特別淒涼悲惻。信一共兩頁,用的很像是隨意取到的單行紙,卻調轉了九十度豎來寫,顯然寫信人還沒有適應從左至右橫寫的新規則。一手鋼筆小楷非常漂亮,可頁面被塗改得一塌糊塗,且塗改處墨漬極

更多

他無限接近真理  ——請開始讀顧準 (王曉林)

  顧準在他生命之樹最成熟時期所追尋、探索、領悟和嚮往的,早已不是所謂「馬克思主義學說的共產主義」,而是被他定義為「淵源於基督教」的人類大同。他認為「用野蠻的辦法在一個野蠻國家裏實現文明」,這是「多麼不能滿足啊」。他對社會的終極願望是「以文明的方式實現文明」、成熟和民主的社會主義。

更多

一九五九年的中國大饑荒日記  ——顧準《商城日記》背後的故事 (王曉林)

  人們把顧准一九五九年三月到一九六○年一月的十個月日記編纂成《商城日記》,除了多處因「不便於公之於眾」的緣故而刪去的之外,基本上可以當做原生態日記閱讀。這是一部迄今為止唯一面世並正式在中國大陸出版的、親歷者寫於一九五九年中國大饑荒的日記。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