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尋出路:觀戴天《蛇》手改稿後的迂迴聯想 (劉偉成)

《明報月刊》至二○一六年已創刊半世紀,一本內容如此扎實的學刊,一直忍耐着時間對熱情的沖刷和侵蝕,但還是不忘初心地挺立着,那份沉實與執着,實在值得成長於速食時代的我們一起默念。去年的金禧慶祝活動,還以為一定會包括重印創刊號,猶記得之前「明月」也曾復刻創刊號,我幸運地得以收藏乙冊,自是愛不釋手地捧讀,算是追慕「古風」(雖然半個世紀也算不上很「古」)之舉。之後我還特意在浸大人文學系的編輯寫作課程中,將之

更多

是亦可謂「沒有出路」 (戴天)

單單看這個題目——中國文化的精神出路,我就頓時感到一片迷惘。先看到「中國」兩個字,我就很懷疑,究竟是——大陸、台灣、香港、台北——哪個中國;接着這「文化」兩個字也很讓人懷疑,是什麼文化,諸如先進、落伍,人民大眾、帝皇將相之類;最後還有「精神出路」,是什麼精神,唯心還是唯物,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從香港人的角度來講,以及某些生活經驗看,中國文化的精神出路說不定就是——沒有出路,No Exit。在座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