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出版家 (蕭滋)

  香港聯合出版集團名譽董事長藍真先生因病於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逝世,終年九十歲。他為香港出版事業做了許多有益的事,是我們十分景仰的前輩。謹深致哀悼!  我認識藍真先生始於一九五一年十一月間。當時我由北京國際書店調到香港新民主出版社從事港澳台和東南亞圖書報刊進口工作。抵達廣州的時候,正好香港三聯書店經理藍真先生正在廣州,於是跟隨他搭乘火車經羅湖抵達香港。想不到從此與他共事逾半個世紀。我也幾乎親歷三聯、三中商香港總管理處以及香港整個出版事業發展的全過程。  一九四五年抗日戰争勝利後,由於國共內戰,生活、讀書、新知等左翼書店在內地已無法立足和生存,紛紛遷來香港復業,左翼人士又在香港開設新民主出版社等新機構。大陸全面解放後,國民黨和其他反共黨派人士也在香港紛紛開設書店和出版社。來自海內外的民間書店:上海書局、世界出版社、南方書店、智源書局、學林書店、大公書局也先後在香港設立,於是香港逐漸成為中國大陸和台灣之外另一個出版中心。生活、讀書、新知三店為了迎接勝利,於一九四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在香港宣布合併成立三聯書店。藍真先生早在一九四七年加入生活書店工作,一九四八年隨着三店的合併轉入三聯書店。三聯成立不久,只留下以藍真先生為首的六位年輕人留守香港,其餘領導幹部、編輯人員和主要發行人員都先後奔赴北京,上海和廣州等地開展工作。藍真先生就地招收了多批知識青年加入書店,親自培訓,親自指導工作。這批青年中,後來不少成為骨幹,使三聯在香港得以不斷發展。其時藍真先生年僅二十四歲。大型出版集團的推手  三聯和新民主同屬中資書店。從此,香港的中資出版事業從這兩店起步。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全面解放後,兩店業務均轉為以出口和發行內地書刊為主。六十年代初,內地書刊的出口和發行以及香港的出版工作統歸三聯主持,新民主只管港澳台和東南亞書報進口工作。與此同時,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兩大出版企業中華書局和商務印書館的香港機構,不久也加入中資出版機構行列,終於在一九八○年成立三聯.中 華.商務香港總管理處,成功將三聯、中華、商務,以及其他機構聯合起來,成為一個擁有從出版、印刷、發行、零售和其他業務的大型出版集團。在好幾位主持其事的領導人中,藍真先生是唯一由始至終的參與者。可惜三數年後,藍真先生就退休了!不久,李祖澤先生沿襲他所創立的「總管理處」模式,正式成立「聯合出版(集團)有限公司」,成為全港最具規模的出版企業。藍真先生功不可沒!  藍真先生還十分重視中央對英國統治下的香港政策,即「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和「統一戰線」的方針政策。但是經常受到極左思潮的干擾,而以反右和文革時期尤甚。他積極減少這樣那樣的干擾,廣交朋友,或共同開設出版發行機構,或創辦刊物。他十分重視刊物的出版,據了解,《攝影畫報》、《海洋文藝》、《無綫電世界》、《季候風》(英文)、《美術家》、《飲食天地》、《工藝技術》、《七十年代》、《廣角鏡》、《抖擻》、《書譜》、《健康與生活》、《開卷》等數以十計的刊物,他都是參與策劃或支持者。  藍真先生生前十分敬仰張元濟先生和鄒韜奮先生,後來又經常提到北京三聯書店范用先生,他的一生的確是以這三位中國傑出的出版家為榜樣的。藍真先生不但是香港中資出版企業的奠基人,而且對整個香港出版事業的發展貢獻至巨。如果有人問我:香港有沒有出版家?我會首先推舉藍真先生。再問:香港出版界誰最應獲頒發香港政府的紫荊獎?我也會首先推舉藍真先生。當然,藍真先生泉下有知,只會莞爾一笑!  藍真先生,安息吧!  (作者是前香港三聯書店總經理。)

更多

繪畫是香港文化藝術的重災區  回應舒華《三訪梁振英談成立文化局》 (蕭 滋)

  上期《明報月刋》發表舒華《三訪梁振英談成立文化局》的文章,這篇文章首次較全面地介紹梁振英先生關於解決和發展香港文化問題的理念。我認為切中香港文化問題要害,十分贊同,現我就我所了解到的視覺藝術方面的現狀和問題談談個人的意見與建議,供將來主政者參考。  傳統的視覺藝術主要包含繪畫、雕塑和建築,而繪畫又是重中之重(東方還包含書法和篆刻),但是隨着近百年科技的發展、觀念的開放,裝置、攝影、數碼、觀念、行為等新的門類不斷湧現,而且日新月異,於是繪畫藝術日益不受重視,西方藝術圈甚至出現「繪畫已經死亡」的論調。香港大專院校的藝術院系幾乎都放棄過去數百年來行之有效的基本功訓練,強調與國際接軌,讓學生自由選擇學科,於是近年畢業生具備繪畫創作能力的少之又少。現在香港夠格稱為畫家者都已是中老年人,後繼乏人,畫家人數銳減,水準不斷下降,而又以西方繪畫尤甚。香港的視覺藝術已遠遠落後於中國大陸和台灣,如此下去恐怕連澳門也不如了。希望政府新任文化局局長重視這個問題,我並提出下列意見供參考:  一、特區政府應重新修訂香港回歸初期通過的香港文化政策,改變政府無為而治,全盤民間主導(實即文化方面的「積極不干預政策」)的做法。但是「尊重表達自由,保護知識產權」等核心價值應予保留,並嚴格執行。  二、香港不應只有演藝學院,還應設立視覺藝術學院,這所學院應以培養藝術家為主,應給予學生全面的理論和基本功訓練,四年時間不夠,甚至可以延至五年或六年,或從高中開始招生。教统局所屬各大專院校其藝術系亦應適當調整其分工和功能。  三、香港應該設立兩個藝術館,其一收藏和展覽中外藝術家作品,另一購藏和展覽香港藝術家作品。後者應有任務通過收購香港專業畫家優秀作品和舉辦包括展覽在內的各種活動支持和推動香港藝術的發展。現有的香港藝術館和即將成立的西九M+藝術館是否可以進行這樣的分工呢?  四、幫助專業畫家解決生計,使能安心創作。現在香港的所謂專業畫家幾乎全部靠教畫謀生,請問哪有時間靜心創作和研究?除第三條建議香港藝術館有責任購藏香港優秀藝術品,並建議政府撥出合適的文物舊建築供藝術團體或畫商設立專為香港藝術家銷售作品的畫廊,使一般的藝術家作品也有銷售的機會。  五、應協助民間成立文化藝術各領域的團體來組織和推動各項工作。香港的藝術團體多如牛毛,但都是藝術家和愛好者的自由組合,一般只是起到普及作用。於是有些藝術家嚮往中國內地式的全國美術家協會之類的組織。我則認為也不適合香港。我認為還是應由民間主導,但政府應在設施和經費上給予支持,並定出一些這類團體應該共同遵守的條例。光是視覺藝術應可辦成好幾個團體,我深信這類藝團辦得好,應能推動香港文化藝術的發展。  限於篇幅,不多寫了。  (作者是前香港三聯書店總經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