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眠與木心背後的潘其流 (岷澗)

讀陳丹青的《繪畫的異端》,再讀王瑞芸的《也談木心》,細細揣摩,覺得各有千秋。前者如放大鏡,注重細節,或許是畫家,或許走得最近,傾注極大熱情與激情,側重擴大亮點,讚其之異。後者長焦遠望,展示歷史畫卷,擅長人物互動,或許是藝術史學者,偏向冷峻思考與深刻剖析,更多關注潮流走向,求其之同。不管是直白,或者是婉轉,都在努力呈現木心,將其比較準確完整地呈現給世人。木心有福氣,晚年有了陳丹青,有了陳向宏,有了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