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府賬房先生黃國棟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一九七九年我第一次回大陸去了上海,剛剛改革開放,上海龍華機場,幾乎沒有什麼燈,黑漆漆的一片。那個時候我們住錦江飯店,外賓和華僑一定要住錦江,其他旅館不接受,這是當時的規定。八十年代初,我第二次到上海,黃國棟剛剛從青海勞改回來,他和弟弟黃國樑到錦江飯店來看我,一見面就說:「哎呀,七少爺啊!沒想到我們還能再見面呀!」這話真是意味深長,說着話,兩兄弟就已經是老淚縱橫了。我在家裏排行老七,他們都叫我七少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