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逆日記」首披露與「十一姑」 (姚榮銓口述、 姚姚筆錄)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上海《新民晚報》文化版發了一則本報訊,主題是「汪精衛投敵日記今日上午露面」,引題為「歷史檔案中的一個謎終於大白天下」,副題是「上午對捐獻人進行表彰,日記將在有關刊物連載」。想當年,我是文化新聞版記者,別位同事都有專業分工,跑的範圍相對面窄些,而我除了跑滑稽、評彈之外,補缺拾遺,沒人跑的盡收囊中,因而文化版編輯李堅兄戲稱在下是「清道夫」。寫這條引人注目、後來還評為上海好新聞一

更多

靈芝伯伯嘴裏的哈同花園風波 (姚榮銓口述、姚姚筆錄)

寫《大班》的沈寂,是我的過房姐夫(他的夫人是家母顧蘭珍之過房囡)。因為愛儷園(即上海人叫慣的哈同花園)裏的靈芝伯伯與我家常來常往,所以沈家姐夫寫書前專門去尋伊採訪過的。可是那本書中沈寂惜墨如金,在那「三十六.愛儷園風波」,似乎只提了一句閒話:「她(哈同夫人羅迦陵)又另外雇傭一個寸步不離的貼身丫頭來服侍自己,還要這個丫頭改姓羅,又取了個吉利的芳名叫靈芝。」我小辰光見到伊時,梳個橫S頭,身穿質地相當考

更多

香江有本《自傳》是「講故事天才」寫的 (姚榮銓口述、姚姚筆錄)

誰人不知,哪個不曉,香江有個赫赫之功的「復康之父」方心讓。內地一般叫「康復」,方博士說國際上習慣稱之謂「復康」。我相識方老,是由他大嫂方召麐熱心介紹我去看足疾。到他的聖保祿醫院的院長辦公室,進門抬頭望見牆上掛的不是什麼醫學博士證書,而是一份社會學博士證書,在鏡框裏閃閃發光。他很機靈,見我在瞧他背面的那鏡框,就開口講了個他行醫哪成想會拿社會學博士的故事。他是外科醫生,不時會醫治和接觸到因工受傷的勞苦

更多

為人師表的漫畫大師——華君武 (姚榮銓)

  精彩摘錄:華老以切身創作漫畫的漫長經歷,來承認自家不是百分之百的先覺先知的完人先哲,坦白說既有成功的經驗,又有失敗的教訓。對於五十年代政治運動中畫過傷害丁玲等同志的錯誤批評漫畫,又畫過歌頌大躍進的浮誇不實漫畫,一概認賬,再三道歉,不推客觀,自我解剖,他樂於做「反面教師」。

更多

聆聽「講故事的天才」的故事  「復康之父」方心讓 (姚榮銓)

  香江「復康之父」方心讓於今年八月二十四日仙逝,享年八十七歲。他是實幹家,做的比說的又多又好,他在二〇〇〇年十二月頭一回中風前後撰寫了名曰《復康——畢生的事業》的「自傳」。據悉,此書英文版Rehabilitation: A Life’s Work(香港大學出版社,二〇〇二年)已出版,中文版不久也將面世。這部用手寫兼用口述的書,言簡意賅,如給他作序的楊鐵樑所說:「這是一部舉足輕重的書。它不僅是作者本人生命里程的紀錄,同時更是香港社會成長的真實寫照。」筆者與方老是忘年交,淡如水。有機會先睹其中文版底稿,擷取一般人鮮見的故事於後,讓人們見識見識這位「講故事的天才」!合作推進殘疾人事案   方心讓上天,鄧樸方第一時間發來唁電,尊其為:良師益友。在《復康》第七章《回歸祖國》第一節中,講到他與鄧小平長子鄧樸方首次見面於一九八三年,在北京一個四合院內,談了足足三個小時。樸方文革遭殃致殘,十年後到渥太華就醫椎骨固定過直,坐着總是昂首挺胸,左耳又完全失聰,「鑑於兩個殘缺,他看上去傲慢、高不可攀。但事實並非如此,我認為,鄧樸方十分彬彬有禮,而且平易近人。」方氏一九八〇年當選國際復康總會會長,任期是一九八一至一九八四年。在方、鄧合作下中國進入國際復康總會成為正式會員,方老又幫助中國組隊參加一九八四年荷蘭舉行的「殘奥會」,還幫助鄧赴港籌得五千八百萬港元建設亞洲一流的復康中心,更為民政部出主意以發行彩票方式籌集慈善資金廣做善事。鄧會了方老後,回家告訴父親,自己開始跟方振武兒子合作推進中國殘疾人事業。鄧小平曾在馮玉祥、方振武、吉鴻昌的抗日同盟軍中,擔當過新聞發布官,故而說對方心讓的尊父是「記憶猶新」。原來他們竟是世交。為父親重建舊居   說到方振武確實有來歷。在《復康》第一章中,方心讓稱其父為「大時代所孕育的熱血男兒」。方振武二十餘歲即因參與徐錫麟、秋瑾刺恩銘案而被清廷通緝。繼後跟隨孫中山奮鬥不息,辛亥時任上海光復軍營長,民國元年任北伐第一軍前哨司令,一九一八年任廣東護法政府海軍陸戰隊大隊長,一九二〇年參加廣東政府北伐,失敗後在滬、寧閒居。方心讓是一九二三年八月二日出生於南京方宅,排行第四,毛髮濃密,小名「四毛」。母親高玉崑,出於名門。高家富裕,做紙頭、絲綢生意。他們在滬房產地契往往以高氏為名。方振武一九二九年任代理安徽省主席,「九一八事變」後見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借家喪之機先逃出南京。一九三三年馮玉祥組織抗日同盟軍,方振武加盟任察北抗日同盟軍總司令,與吉鴻昌各領一軍、並肩抗戰。後來,馮下野,吉被捕,方振武脫險由津轉移至港。一九三六年,方母帶領兒女遷居香港,早前一度居住上海,心讓就讀的寄宿學校遭遇火災,其受驚嚇後啞口無言了六周,還是方振武想方設法才使他蘇醒過來。在香港淪陷前夕,方振武為保名節,隻身潛回內地,不幸在一九四一年年底被蔣派密探暗殺於中山縣境內。當時只知失蹤,至今屍骨未見。一九九三年,方心讓與大嫂方召麐帶了升了高官的侄女陳方安生及其他兒孫回皖祭祖,方振武墳如西子湖畔岳墳一樣是衣冠塚。方心讓說,政府同意重建父親舊居的請求,「因為,我父親已被確認為民族英雄。」筆者補一筆,方心讓在此前帶頭去皖賑災,巧的是同往的新華社負責人朱育誠與他也是世交,朱父當年以《大公報》記者身份駐抗日同盟軍,與方將軍稔熟,故而育誠向皖的領導反映了其父的抗日事迹,才會有修墓樹碑之後話。此外,據說孫中山病故於北平,靈柩暫存碧雲寺。中山陵築成,從碧雲寺移靈到火車站,築這條路的不是別人,就是方振武。當時方豎了一根立柱記其事,現在移至碧雲寺中山紀念堂前。扶養一家十六個孩子   方召麐所以能成為心讓大嫂,是因為方振武到海外籌款支持革命,召麐是當其秘書的,因此才有機會與留學曼徹斯特的大哥心誥認識,並結成夫婦。還有一個版本,是召麐先生告訴我的。無錫一大戶人家辦喜事,男女嬪相正好是方心誥和方召麐,由此說來二人早已相識了。  心誥英年早逝,二哥心謙也早亡,所以方心讓成了十六個小孩的扶養人,大哥八個、二哥二個,自己六個,照單全收,一視同仁。大嫂方召麐曾說,若沒有四叔,她不可能繼錢松岩啟蒙之後,再跟趙少昂、張大千深造。也不可能四十歲了再上港大補讀因二戰輟學的大學專業,終於獲得文憑學位。上海交通大學在校董汪道涵的建議下,同時對他的大嫂方召麐、侄女陳方安生授予顧問教授頭銜,方心讓得知後高興異常,說方家也在上海安過家,一定要家人多去點地方看看。他在書中告訴大家,他的醫學基礎是在上海醫學院打的,他的愛人畢業於上海復旦,一九四八年七月十日結婚也是在上海國際飯店,妹妹心淑也同時同地完婚!交大校史博物館裏有老兄心誥的成績單,以及他們在香港回歸前夕捐獻的方心誥國語比賽第一名的銀質獎盃,方心讓看得出了神,笑開顏!  在這本「自傳」中有他的一段肺腑之言:「就我本人而言,我生命的每一時每一刻,就更是不曾真正地離開祖國。我們在大陸的祖屋、家屬,等等,所有這些都提示着我們的根在哪裏,它使我們永遠情繫祖國。儘管有時,不同政見一度使我們分開,但這是我們自己家裏的內部的事,這種家族的緊密聯繫將使我們永遠懷着同一願望,那就是——中國統一、安定、繁榮和富強!」方心讓在這裏提到長兄的一對雙胞胎安生和寧生。召麐博士曾講過兩個女兒生於上海金神父路,因為當時日寇正對中國虎視眈眈,他們夫婦便把兩個寶寶取姐為安、名妹為寧,希望能帶來中國百姓的安寧生活!  (作者是滬港文化交流協會會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