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爾維格之歌》的故事 (胡發雲)

我和曉波有許多共同的好友。我遠在外省,深居簡出,多年以來,和他只見過一面—這匆匆一面,在兩個重要事件之間。第一個事件在二○○七年。八月上旬,我收到一份郵件,是他發來的一篇文章,《〈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同樣的人權—我們對二○○八北京奧運的呼籲和建議》,徵求我的意見,並希望我參加簽名。很久之後,我才看到他發在海外的一篇文章—《有感於著名作家胡發雲支持四十人建議書》,看內容,是收到我的覆信之後當天

更多

歷史的另一張面孔(下):從白樺一本文革詩集看「七二○事件」 (胡發雲)

整個相處中,我們大家都默守一個規矩,不探問關於這次避難的由來與相關人事。所以至今我也不清楚,這次行動是新華工上層的安排,還是某個人的私下策劃。他們挑選了附中的何帆,何帆又邀約了我,而我們兩個都不是新華工的組織中人。白樺他們三個也從未說過此事的來龍去脈。數日的相處,我們發現了互相之間的許多相同相通之處,於是許多可能的隔膜—年齡、身份、經歷、聲名,以及恐怖年代常有的戒備或猜忌都很快消散了,或許根本就沒

更多

歷史的另一張面孔(上):從白樺一本文革詩集看「七二○事件」(胡發雲)

半個世紀前的那小詩冊近來,常有人談起當年的一部詩集——《迎鐵矛散發的傳單》,讓我驚異於那本薄薄的、印數只有兩三千的小冊子,在半個世紀後的今天,還有這麼多人記得。文革五十周年前夕,朱學勤來武漢講學,主題是「七二○事件」,鑑於我是本地人,大體了解那個事件的基本過程和發生背景,便邀我同台對談。開講之前,我們交換了一些各自的資訊和看法,我說,文革結束之後,官方對這一事件的敍說與結論,是政治的,不是歷史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