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出版家 (蕭滋)

  香港聯合出版集團名譽董事長藍真先生因病於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逝世,終年九十歲。他為香港出版事業做了許多有益的事,是我們十分景仰的前輩。謹深致哀悼!  我認識藍真先生始於一九五一年十一月間。當時我由北京國際書店調到香港新民主出版社從事港澳台和東南亞圖書報刊進口工作。抵達廣州的時候,正好香港三聯書店經理藍真先生正在廣州,於是跟隨他搭乘火車經羅湖抵達香港。想不到從此與他共事逾半個世紀。我也幾乎親歷三聯、三中商香港總管理處以及香港整個出版事業發展的全過程。  一九四五年抗日戰争勝利後,由於國共內戰,生活、讀書、新知等左翼書店在內地已無法立足和生存,紛紛遷來香港復業,左翼人士又在香港開設新民主出版社等新機構。大陸全面解放後,國民黨和其他反共黨派人士也在香港紛紛開設書店和出版社。來自海內外的民間書店:上海書局、世界出版社、南方書店、智源書局、學林書店、大公書局也先後在香港設立,於是香港逐漸成為中國大陸和台灣之外另一個出版中心。生活、讀書、新知三店為了迎接勝利,於一九四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在香港宣布合併成立三聯書店。藍真先生早在一九四七年加入生活書店工作,一九四八年隨着三店的合併轉入三聯書店。三聯成立不久,只留下以藍真先生為首的六位年輕人留守香港,其餘領導幹部、編輯人員和主要發行人員都先後奔赴北京,上海和廣州等地開展工作。藍真先生就地招收了多批知識青年加入書店,親自培訓,親自指導工作。這批青年中,後來不少成為骨幹,使三聯在香港得以不斷發展。其時藍真先生年僅二十四歲。大型出版集團的推手  三聯和新民主同屬中資書店。從此,香港的中資出版事業從這兩店起步。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全面解放後,兩店業務均轉為以出口和發行內地書刊為主。六十年代初,內地書刊的出口和發行以及香港的出版工作統歸三聯主持,新民主只管港澳台和東南亞書報進口工作。與此同時,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兩大出版企業中華書局和商務印書館的香港機構,不久也加入中資出版機構行列,終於在一九八○年成立三聯.中 華.商務香港總管理處,成功將三聯、中華、商務,以及其他機構聯合起來,成為一個擁有從出版、印刷、發行、零售和其他業務的大型出版集團。在好幾位主持其事的領導人中,藍真先生是唯一由始至終的參與者。可惜三數年後,藍真先生就退休了!不久,李祖澤先生沿襲他所創立的「總管理處」模式,正式成立「聯合出版(集團)有限公司」,成為全港最具規模的出版企業。藍真先生功不可沒!  藍真先生還十分重視中央對英國統治下的香港政策,即「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和「統一戰線」的方針政策。但是經常受到極左思潮的干擾,而以反右和文革時期尤甚。他積極減少這樣那樣的干擾,廣交朋友,或共同開設出版發行機構,或創辦刊物。他十分重視刊物的出版,據了解,《攝影畫報》、《海洋文藝》、《無綫電世界》、《季候風》(英文)、《美術家》、《飲食天地》、《工藝技術》、《七十年代》、《廣角鏡》、《抖擻》、《書譜》、《健康與生活》、《開卷》等數以十計的刊物,他都是參與策劃或支持者。  藍真先生生前十分敬仰張元濟先生和鄒韜奮先生,後來又經常提到北京三聯書店范用先生,他的一生的確是以這三位中國傑出的出版家為榜樣的。藍真先生不但是香港中資出版企業的奠基人,而且對整個香港出版事業的發展貢獻至巨。如果有人問我:香港有沒有出版家?我會首先推舉藍真先生。再問:香港出版界誰最應獲頒發香港政府的紫荊獎?我也會首先推舉藍真先生。當然,藍真先生泉下有知,只會莞爾一笑!  藍真先生,安息吧!  (作者是前香港三聯書店總經理。)

更多

周永康案雜議  ——訪問杜導正  (方劍)

  二○一四年歲末,本刊專訪杜導正,他從周永康案談起,比較了建國初期的「三反」、「五反」,認為現在習近平推行的是「半運動式反腐」雖然並不是理想的方法,但卻是一種不得已的做法。現在是過渡階段,長遠而言國家應以推行法治、建立法治社會為目標。——編者

更多

日軍侵華罪證出土  ——《山西大同萬人坑發掘記事》發行 (趙娜)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著的《山西大同萬人坑發掘記事——日軍侵華罪證》正式發行,這是一份封存了五十年的日軍侵華罪證,也是全國唯一出土的萬人坑。二○一五年是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藉此考古發現祭奠抗日戰爭時期的死難者。——編者

更多

我願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 (劉亞洲)

  解放軍上將劉亞洲的《我願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一文,說在中國即使講真話很難,也要講真話,即使頭破血流也不退縮。他表示,有人說他有親美傾向,「那是他們沒讀懂我」,美國中央情報局一份堅決反美的、不可能被和平演變的共產黨員名單中,有他的名字。——編者

更多

家國情懷 (潘耀明)

  藍公──藍真逝世後,原美國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主任、著名作家聶華苓女士寫了以下一段輓文:  一九七八年,我和安格爾、女兒王曉薇、王曉藍,全家第一次去北京,那時中美還沒建交。我們經香港去廣州,抵達香港,我勉強接受藍真先生晚宴的邀請,以為那是共產黨拉攏海外人士的姿態。以後我去香港多次,對他比較認識,發現他是位誠懇厚道人。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我和安格爾在愛荷華大學舉辦「中國周末」,兩岸三地中文作家首次在愛荷華相聚,轟動中美。《紐約時報》專文報道,藍真先生也是嘉賓。①  聶女士身處國際文化中心,閱人無數,對藍公這位旗幟鮮明的中共出版要人,接觸下來,不僅沒有抗拒感,反而惺惺相惜,還邀請他參加自一九四九年以來,兩岸三地作家首次在美國愛荷華相聚的盛會,可見聶女士的慧眼和藍公的魅力。  藍公雖然是左派出版界的頭頭,從不擺官架子,不打官腔,他深諳在香港及海外做文化出版工作,只有對文化人和顏悅色,求同存異,才能得人心。  這就是聶華苓所指的「誠懇厚道人」。  他在文革曾迷失過,即使這樣,他也是屬於上一代、少有能反躬自省的共產黨人。  如果談到「統戰工作」,藍公是箇中的佼佼者,海內外文化人提起藍公,無不肅然起敬。  他謹記前港澳辦主任廖承志廖公的名言:「馬馬虎虎的愛國主義也是愛國主義,我們要善於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②  他還把廖公的指示,一再傳達給下屬:「在香港做出版工作,要搞大合唱」,「紅花也要綠葉扶持,三聯書店不能包打天下。」③  藍公以此為座右銘,放下身段,虛懷若谷,廣交天下有識之士,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與香港出版同道一起,把香港及海外華文出版業做得有聲有色。  與藍公交往的人,從不會令人感到「黨官」咄咄逼人的氣焰,也沒有半點時下「假大空」的虛張聲勢,而是一個腳踏實地的出版家、讀書人,對下屬和朋友無不關懷備至。  與藍公同一代人、曾任香港新華社統戰部部長、在「六四」辭職的何銘思先生,把他們那一代人的獻身精神,稱之謂「家國情懷」,他們情繫故國,把「家與國」視為一體,與時下把家置於國之上、把個人權力凌駕於國法之巔,貪天之功,撒下彌天大謊,罔顧法紀的那些大大小小黨官,如夏蟲不可以語冰──不可同日而語也!  何銘思在《家國情懷》一書中,對「真正獨立知識分子」④千家駒先生的錚錚風骨,備極讚賞。千老當年在反右批錯羅隆基,事後公開認錯,胸懷磊落。他因「六四」遠走美國,皈依佛門,仍存大是大非之心,對毛澤東的謬誤作出尖銳批評,對倒行逆施的江青恨之入骨,比喻為中國歷史上最淫亂、最殘忍、野心最大的賈后。⑤  晚年千老一腔熱血,無處寄放,最後得以告老故土,與家鄉的青山綠水永伴。  這也是家國情懷!  古人說:「日月逝矣,歲不我與」⑥,在新年鐘聲中,我們迎來二○一五年。莎士比亞說:「在時間的大鐘上,只有兩字——現在」。⑦在新一年,讓我們珍惜今天,善用「現在」。祝讀者、作者新年康樂、大展鴻圖!    注:  ①出版家藍真於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因病逝世,聶華苓為此撰寫輓文,本刊二○一五年一月號  ②③楊奇:《哀思》,本刊二○一五年一月號  ④⑤何銘思:《家國情懷.真正的知識分子──千家駒》,明報出版社,二○○五年十月  ⑥《論語.陽貨》  ⑦莎士比亞:《亨利四世》

更多

我人生中的伯樂 (顧嘉煇)

我人生中的伯樂  回憶很多年前,我在香港六國仙掌夜總會演出,一位從波士頓來香港的教授Mr. Berk聽罷,主動與我接觸,大家談起音樂,很是投契。Mr. Berk表示,他願意推薦我入波士頓Berklee Music School深造。這所學校是蜚聲海內外的音樂學校,是Mr. Berk與友人Mr.Lee創辦的。  Mr. Berk返波士頓後,立即寄來入學資料,並給予獎學金,收我為該校學生。這事令我憂喜參半,喜的是我獲獎學金可進入世界級的高等音樂學院;憂的是我當時收入不高,難以承擔高昂的路費及生活費。  還幸得方逸華女士的協助,代向邵逸夫先生說項,邵先生慨然承諾贊助我的路費及留學期間的生活費。都說「千里馬常有,伯樂難求」,可以說,Mr.Berk、邵爵士、方女士他們三人使我改變了命運,是我人生中的伯樂。

更多

知名建築學者漢寶德逝世

  台灣總統府資政、知名建築師及學者漢寶德於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在台大醫院病逝,享年八十。漢寶德是台灣現代建築思想的啟蒙者,一九三四年生於山東,一九四九年來台,畢業於成功大學建築系,美國哈佛大學建築碩士、普林斯頓大學藝術碩士。曾任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籌備主任及館長、國立台南藝術學院籌備主任及校長、文建會委員、台北市文化局顧問等。他生前曾感歎台灣自創的「文創」多是小聰明,政府應把文化從少數人欣賞的菁

更多

西西獲「華文文學星雲獎」

  第四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在台北揭曉,文學貢獻獎由香港作家西西獲得。此獎由「公益信託星雲大師教育基金會」主辦,分「傳播」與「文學」兩大類。文學類旨在鼓勵具有累積性、超越性的華文作家,由評議會主動遴選產生。經委員討論後,本屆由西西獨得貢獻獎,獎金新台幣一百萬,約合港幣二十五萬元。二○一四年十二月七日在台灣的頒獎典禮上,西西未出席,但她透過視訊感謝台灣民眾沒有忘記她,更表示雖然台灣、香港兩地近年都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