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留紙上聲 (潘耀明)

弄文罹文網,弄文罹文網,抗世違世情。積毀可銷骨,空留紙上聲。 ──魯迅:題《吶喊》命運是乖離的,特別是對中國知識分子而言,他們在歷次的運動中,永遠承受最致命的打擊,乃至身心俱裂。自古以來,中國知識分子大都奉行「學而優則仕」老規矩,他們永遠依附在政權之末。換言之,他們都是附庸政治實體的產物,脊骨從來直不起來的。中共黨史研究專家何方,從延安開始,一生參加革命,照他的話說:「我參加革命後,就已下定決心,

更多

馬爾克斯的預言 (潘耀明)

去了一趟北歐,與當地朋友甚至導遊的話題,都離不開難民問題。北歐國家如瑞典、挪威等份屬歐盟或申根國家,所以按比例吸收了不少難民。難民的湧入,使這些國家經濟不勝負荷,老百姓怨聲載道,原因是,大量吸納難民,每年國庫平添一項巨大的開支。挪威的導遊說,每個難民政府要補貼約一萬多元(申港幣),一個四口之家難民拿了政府的補貼,足以維持溫飽生活,假如你跑去打工,政府會取消補貼。所以政府養了大批懶人。我入住奧斯陸的

更多

春色無高下,花枝自短長 (潘耀明)

如若想要改變,必須要先拋棄已生鏽的觀念。① 月前去北京,特地拜訪錢鍾書先生的得力助手欒貴明教授。他告訴我,他近期帶領研究所人員對禪宗進行全面研究與整理,創下豐碩的成果。我為之肅然起敬。欒教授窮半生之心血,遵乃師錢鍾書先生之遺囑,把錢先生生前成立的計算機研究中心,發揚光大,以現代科技設備,對中國古籍進行梳理、補訂、充實,碩果纍纍。他與他的研究人員,從事的是有益於社會、國家、人類的崇高事業,厥績至偉!

更多

香港值得擔心的事 (潘耀明)

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有海內外傳媒記者為此訪問我,其中有一位日本記者,特別關心回歸後香港傳媒是否受到影響?我表示,香港基本上還保有言論自由,最明顯的是,香港傳媒目前還有自由發展的空間。以香港報紙為例,基本保持回歸前「左中右」共存的局面。這位日本記者擔心這種局面會因商業因素或政治因素而改變。換言之,傳媒的老闆因與內地做生意,或傳媒人因政治上的顧忌而自我約束。如果說,沒有以上存在的情況是騙人的。但我

更多

我的「六七」記事 (潘耀明)

一九六七年香港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事─「六七暴動」。「六七暴動」是港英政府官方語言,在左派圈子裏稱「反英抗暴」。從這兩個命名,足見雙方各走極端,這也是這場悲劇的肇因所在。   彼其時,我是一位「無證記者」。說是「無證記者」,是因為那個年代,所有記者證均要向香港政府新聞處申領。不像今天,只需由所屬報館給予證件即可。我所屬報館是一份午報,是「中間偏左」的報章。一直以迄,面目模糊,標榜「在商言商」,意

更多

張幼儀的啟示 (潘耀明)

其人線條甚美,雅愛淡妝,沉默寡言,秀外慧中,親故多樂於親近之,然不呼其名,皆以二小姐稱之。①她是極有風度的一位少婦,樸實而幹練,給人極好的印象。她在上海靜安寺路開設雲裳公司,這是中國第一個新式的服裝公司,好像江小鶼先生在那裏幫着設計,營業狀況盛極一時……。② 今年是徐志摩誕生一百二十周年(一八九七—一九三一),文壇一片沉寂。直到那天在香港文華東方酒店咖啡廳接待徐志摩的嫡孫徐善曾,才赫然驚覺詩人已走

更多

香港的「後真相現象」 (潘耀明)

香港特首選舉,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後真相現象」。「後真相」(Post-truth)在西方是一個熱門詞彙,已收入二○一六年度的牛津字典內。「後真相」意喻民眾對真相的判斷,再不依賴理性的思考,而是憑直覺的感情用事。在這裏,真相再不是真實面貌的同義詞,真相只是從個人感覺出發,換言之,民眾把符合自己個人目的和利益視作真相。這是在網絡時代產生的社會新觀念。換言之,民眾對「真相」是否符合事實,已不再感興趣,相反

更多

鄧小平二十周年祭 (潘耀明)

相對鄧小平誕生一百一十周年、中共中央最高領導人親自主持紀念活動、並發表重要講話比較,鄧小平逝世二十周年,官方以至坊間並沒有舉辦大型紀念活動,只有零星紀念文章,令人感到納罕。鋼琴家劉詩昆倒是寫了一篇悼念文章①,談到鄧小平與葉劍英肝膽相照的關係。劉詩昆曾是葉劍英的女婿,熟悉兩人的情誼。文章特別提到葉劍英對鄧小平性格的評價:「小平這個人,被打倒了那麼長時間,一出來,一點也不畏懼和退縮,照樣大刀闊斧地幹,

更多

一位奇女子的啟示(潘耀明)

香港著名歌唱家費明儀逝世,是在二○一七年伊始。我趕緊找周凡夫先生寫了一篇文章悼念她。費明儀是一位奇女子。這與她的出身沒有關係─她的父親費穆是中國著名進步電影導演,二叔費彝民是《大公報》已故社長、中共的大紅人。費明儀的人生道路卻是與父輩逆線而行的。她不顧費公─費彝民的反對,下嫁曾做過大地主、四代基督徒的許家;為追求自己的音樂事業,到歐州留學,學有所成,毅然返香港相夫教子,兼成立自己的合唱團。一九六六

更多

媒介的使命 (潘耀明)

世界形勢正進入了大分化、大改組的求變局面,英國脫歐、美國狂人特朗普上台,使世界局勢更複雜化,還有中國經濟面臨下滑趨勢、香港管治危機……。環顧眼下人類社會,文明的「情世界」已逐漸為「器世界」所取代。當下作為一個有所作為的新聞工作者,似應要以更堅定的立場、更敏銳的觸角、更恢宏的胸懷和更客觀的態度去辨識和面對。今天,人類社會正向兩極化發展,充瀰着非黑即白、非左即右的極端言論和行為,淹沒了正義和真理的聲音

更多

毛筆與中國精神 (潘耀明)

《明報月刊》五十周年與香港浸會大學合辦的「中國文化的精神出路」研討會,十一位海內外學者、專家發表了不少頗具創見的言論,令人眼界大開。首先,我們似乎應要弄清中國的精神是什麼?對此,學貫中西的辜鴻銘有一段十分生動的描繪:「實際上,中國人的毛筆或者可以被視為中國人精神的象徵。用毛筆書寫繪畫非常困難,好像也難以準確,但是一旦掌握了它,你就能夠得心應手,創造出美妙優雅的書畫來,而用西方堅硬的鋼筆是無法獲得這

更多

二度文化復興(潘耀明)

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後二度來香港,他的兩次演講,我都是座上客。在演講中,他多次提到文藝再創新的重要。換言之,中國文化源遠悠長,是一座光輝燦爛的寶庫,除了承傳外,還有一個如何予以展示、為後人所喜見樂聞的問題。所以他說,一切文化口味也要變化和再創新,以現代的手法出之,以使其長留,並成為「藝術門類的文化化石」。關於如何成功承傳中國的文化薪火,特別是繼承中國傳統優秀文化藝術並予以發展,相信是中華炎黃子孫惟茲

更多

文學的卑微 (潘耀明)

閻連科獲第六屆「紅樓夢文學獎」的授獎演講辭,題目是《因為卑微,所以寫作》。在《演講辭》中,閰連科道出作為一個中國作家的卑微的地位和處境。他慨歎道:「生命在時間面前,就像落葉在秋風和寒冬之中;而藝術,在時間和大地面前,就像一個人面對墳墓的美麗。」他指出:「若為三十多年前,你為文學、藝術,寫了『不該寫』的東西,可能會蹲監、殺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那個年代,文學的百花園紛紛枯萎,剩下一兩朵打上革命文

更多

只要真相 (潘耀明)

聶華苓的次女王曉藍,寫了一篇頗感人的文章,題目是《孩子,你不懂——與「自由中國」一起度過的童年》。這是一篇回憶文章。套錢鍾書先生的話,舉凡回憶文章,作者的「想像力常豐富離奇得驚人」。①但,作為不諳人情世故的孩子,從她幼小心靈去感受的世事人情,相信更接近真相,所以更具扣人心弦的張力。因為不懂,才有赤子之心的誠實;相反地,也因為懂,不免加上主觀色彩──懂得察顏辨色。哥倫比亞有一個電視節目,叫《只要真相

更多

隱身串門子 (潘耀明)

本年度香港國際書展,主題是:「從香港閱讀世界──閱讀江湖.亦狂亦俠亦溫文」,主要是介紹香港武俠小說及其作品。時移勢易,今天讀武俠小說是堂堂正正的事。假如時光倒流到半世紀之前,武俠小說仍被視為誨淫誨盜的書,只能在販夫走卒、尋常老百姓之間流行,就算在一般人眼中,也只是閒書而已,不被鼓勵之餘,還被粗暴地對待。記得唸小學的時候,已開始迷上古龍、梁羽生、金庸的武俠小說,往往是在課堂上置於抽屜之下偷偷閱讀,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