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夢魘槍聲的迴響──從「六四.三十」到「反送中」(陳清華)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三時 北京天安門廣場歷史博物館門外,旁邊那趟大的空地,今夜已變成了救傷站,傷者不斷從四方八面送來,先治理一下再送醫院。在橫七八躺的各種擔架上面,躺着學生、市民、媽媽、小孩,死的死、傷的傷;擔架已不敷應用到一個地步,連廣場帳篷中的生鐵摺床和醫院本身的附床也直接用來搭抬傷員。我走在傷者痛楚中的哀嚎與逝者永遠的沉默之間,在強忍着面對強權冷血打壓的憤怒,在試着專心眼前也許仍能生還的人

更多

特輯:警察作為權利實施者(羅希月)

反送中運動其中令人深感悲痛的代價是警民關係的破裂。其中一個關鍵點是在六月九日一百萬人大遊行後,特首林鄭月娥仍堅持將《逃犯條例》二讀,為了阻止爭議的「送中」條例十二日在香港立法會的「二讀闖關」,上萬香港市民與大批公民團體,自十一日深夜紛紛湧入金鐘,發動「和平包圍」,示威者持續不散,警察發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驅趕示威者。​警方有沒有以小數暴力行為作前題,意圖合理化向大部分和平示威者使用過度武力頓

更多

特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政府應如何處理制度的暴力?(王邦華)

七月一日晚上,部分示威者打破立法會的玻璃和鐵閘,衝入立法會內部。政府遣責示威者暴力。這不禁令我思考,這兩個月來,警察在警民衝突時也動用了不少武器:警棍、布袋彈、橡膠子彈等。為何警察全副武裝上陣就是是合情合理?考究本質,警察的武力和示威者的武力,似乎並無分別。莊子曰:「彼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是小賊還是霸主,端看一個人掌握的武力規模。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亦有類似看法:國家就是一個「

更多

特輯:青年世代的自殺現象(苗延琼)

本港自《逃犯條例》反修訂風波以來,據聞已有四名人士自殺,當中有三女一男,年紀由二十一至三十五歲。第一宗個案是一位三十五歲男子,在金鐘太古廣場,掛上反修例橫額,危站多個小時後墮斃。之後有兩位女士在各自的寓所墮斃,還有一個選擇到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外的天橋墮下。以上四位自殺身亡者,都表達了「反送中」的意願,及對前景的無力感等。 自殺與精神疾病的密切關係對於最近發生的自殺狀況,我嘗試從兩方面來說:精神醫學和

更多

特輯:香港局勢就在鐘擺之間(劉銳紹)

香港的政治矛盾、警民衝突愈演愈烈。金鐘、旺角、上水、沙田,衝突的激烈程度一次比一次猛,官民之間的死結一次比一次緊。更令人擔心的是,抗爭運動遍地開花,而官方對民眾的五大訴求則依然故我,連最容易的事情(例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不處理,導致民眾之間也激化情緒。「連儂牆」的貼與撕,潛伏着一個恐怖的可能性,就是民眾鬥民眾。如果情況惡化,事態就會向「六七暴動」甚至「六四」鎮壓的方向發展。可見,香港已處於危險

更多

特輯:從「反送中」看新社運模式的五大特徵(林泉忠)

香港自六月九日爆發第一場「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以來,運動已持續月餘,迄今仍未平息。如今事件已產生多方面的影響,包括導致林鄭特區政府可能陷入長期的管治危機、香港社會對中央政府的不信任日益加劇、台灣社會對北京堅持以「一國兩制」來統一台灣的呼籲更加抗拒、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對香港局勢表現出罕見的高度關切等等。與此同時,這場發生在二○一九年香港空前的抗爭運動,在過程中已呈現出許多有別於過往抗爭運動的特徵,

更多

特輯:神話的崩落與重建(陳愷祺)

二○一二年反對國民教育運動,一四年雨傘革命,乃至今年的「反送中」運動,政治議題貌似逐步把社會以年齡分成兩派:新一代人與老一輩人。雨革時有一句話:「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當時走上街頭的都自命是「生於亂世」的,「被時代選中的小孩」,為社會為公義,「我們」做「你們」上一代人不願和不敢做的,「我們」替「你們」爭取自由,「我們」承擔「你們」懦弱的後果。的確,從雨革到反送中,走上街頭的大多是青年,甚至學生。就

更多

特輯:科幻小說的黃金故事

特輯:科幻小說的黃金故事 倪 匡、劉慈欣、韓 松、鄭政恆   「科幻的繁榮需要更具世界性的舞台。」這是本刊訪問「中國科幻四大天王」之一的韓松時,他說的一句話。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從前的香港有倪匡,現在的香港沒有人比得上倪匡。 今年香港書展的主題為「從香港閱讀世界—疑真疑幻.幻夢成真」,本刊亦籌備了一個科幻小說特輯,除了韓松,亦訪問了香港科幻小說第一人倪匡,以及同是「中國科幻四大天王」之

更多

特輯:華文科幻小說史(鄭政恆)

若要說華文科幻小說,必先由晚清說起。 晚清科幻奇譚學術界對於晚清科幻小說的研究,以王德威的《被壓抑的現代性─晚清小說新論》(Fin-de-Siècle Splendor: Repressed Modernities of Late Qing Fiction, 1848-1911,宋偉杰譯)中「淆亂的視野─科幻奇譚」(Confused Horizons: Science Fantasy)一章,為重要

更多

特輯:「我寫的不是科幻小說!」──專訪倪匡(潘耀明 訪問、羅 旭 整理)

金庸曾讚倪匡:「無窮的宇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從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蔡瀾評價倪匡是「天下最古靈精怪的人。也許是外星人。」回顧寫作生涯,他笑談曾撰書幾千萬字,其中「衛斯理系列」就有一百四十五本。然而,這位塑造一代人對科幻小說的第一印象的開山鼻祖,卻堅稱自己所寫從來不是「科幻小說」。二○一九年六月四日,筆者跟隨《明報月刊》潘耀明總編輯前去倪匡家中拜訪,終於見到傳說中

更多

特輯:「中美之爭是科幻之爭」──專訪科幻小說家韓松(吟 光)

日 期:二○一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六月七日地 點:北京「另一顆星球」科幻大會、電話訪問人 物:韓 松、吟 光 「中美之爭歸根究底是科幻之爭!」這是韓松訪問中的驚人之語。韓松將於今年七月現身香港書展。除了是著名科幻作家、以對現實和傳統的批判著稱、被列為中國科幻「四大天王」之一,韓松還有另一重身份:現任新華社對外新聞編輯部副主任—也就是說,所有最新中美消息都要經由他手發布,處理中外關係是他的專長。如今中

更多

特輯:我感興趣是「科幻」,不是「科幻文學」──訪問《流浪地球》作者劉慈欣(吟 光)

日 期:二○一九年五月二十六日地 點:北京「另一顆星球」科幻大會人 物:劉慈欣、吟 光 「如今科幻風靡大陸,但對香港讀者還是新的領域,請問您怎麼看?」今年五月在北京「另一顆星球」科幻大會上,筆者拋出這樣的問題,沒想到打開了劉慈欣的話匣,也打開他的欷歔:「其實華語科幻在香港,不是一個新領域啊! 」 「沒辦法跟倪匡、黃易相比」人稱「大劉」的劉慈欣作品兼備科學硬核知識和人文主義色彩,承襲古典主義科幻寫法

更多

五四特輯之二:中國百年反思

中國百年反思 劉再復、李春陽、袁一丹、余世存/撰 百年過去,為什麼還要紀念五四?本期的作者,都有自己的獨特而新穎的見解。劉再復藉五四守持信念:「我的掙扎與放逐,不是倒退,而是守持,即守持五四啟蒙精神,特別是『人─個體』的獨立精神,尊重個性的自由精神,德先生賽先生取代孔先生的新文化精神。」 李春陽盼望五四能給國人省思:「回顧這一個世紀的中國歷史,民眾從國家政權那裏接受的最大教育,實際上是暴力的有效性

更多

特輯:五四:「文化」還是「武化」(袁一丹)

五四一發生就進入各色傳單、報紙、雜誌中,支持者與反對者經歷的種種突發事件,在這些印刷品層累性的記憶裏,匯聚成一個持續且完整的運動的形象。「五四運動」被數以百萬計印刷出來的語詞塑造成一個紙上的概念,並在需要的時候,上升為一種行動乃至思想的模式。五四為什麼會發生,它的精神是什麼,從中可以得出怎樣的經驗與教訓,這些都變成敵友之間以及同盟內部爭執不休的話題。五四的權威正是在反覆辯難中確立起來的。 五四的合

更多

特輯:我們處於什麼樣的困境中?──五四運動百周年感言(李春陽)

整個二十世紀的百年,由於一九四九年政權的更迭,彷彿一分為二,前五十年與後五十年似乎截然兩樣,教科書所謂「新舊社會兩重天」,但是歷史表象背後的內在脈絡沿襲卻昭昭可察。比如五四運動由北京的大學生發起,是自發的「外爭國權,內懲國賊」政治訴求的集體表達,一二九學生運動雖有所不同,共產黨的領導和組織變成真正的驅動力,但運動學生達成政治目的卻的確是在五四遺產基礎上的發揚。文革肇始,依然學生率先造反,但這回卻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