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引出洞的兩種蛇:「鳴放」的兩個群體和兩條思路 (印紅標)

一九五七年春夏,從「鳴放」到「反右」,從恭請黨外人士幫助共產黨整頓脫離群眾的官僚主義、宗派主義、主觀主義「三風」,到「引蛇出洞」,將大批有識之士打成「右派分子」,投入煉獄,如同翻雲覆雨。當年有五十五萬人被打成右派分子,四十餘萬人被定為「中右分子」、「反社會主義分子」,還有很多人被打成「地方主義」、「民族主義分子」等等。如此眾多因言獲罪者當中,多數僅僅是因為批評領導幹部的官僚主義作風,也有一些批評涉

更多

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丁酉之難倖存者的回憶 (胡顯中)

前幾年,結交了一位吉林大學校友。當年他曾經聆聽了一個重要人物的演講,經過了六十年的風風雨雨,仍然極有耐心地保存着這份講稿。不久前,他把這份講稿複印件送給我。打開一看,令我驚訝不已。這件「禮物」把我的思緒帶回到六十年前那些暴風驟雨、驚心動魄的日子,那個徹底改變我人生道路和生命軌跡的年代,那段令我刻骨銘心、終生難忘的歲月。 被收藏了六十年的舊文件他給我的「禮物」是一九五七年七月十日由東北人民大學(吉林

更多

為什麼要他做「活標本」? --不獲改正的「大右派」陳仁炳(賀越明)

一個甲子逝去,但六十年前「反右」鬥爭留下的歷史疑團並未全部解開,至今尚有許多問題值得探究。據出自中共統戰部門的資料,整個運動後期全國共劃「右派」五十五萬二千九百七十三人,到一九八一年上半年「改正」了五十五萬二千八百七十七人,不予改正的九十六人。一九七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中共中央統戰部提交《關於處理二十七名上層愛國人士右派改正問題的請示報告》,報請中共中央審議。這二十七人,習稱中央級「大右派」。這份報

更多

在歷史的重要關口:談家父與右派改正問題 (楊榮甲)

一九七六年,一個重要的年份。「老實人」華國鋒在葉劍英、汪東興等的幫助下「一舉粉碎了四人幫」,讓中國人終於長出了一口氣,歡天喜地慶祝了一番。但是,一旦平靜了下來,立即就面臨着一個天大的問題:文革之後中國向何處去? 胡耀邦入主中組部家父楊士傑,農民出身,上過初等師範學校,一九三一年投身革命,加入中國共產黨。一九四九年後一直在地方上任領導職務。直到一九六二年得病,便回到北京,成了在中組部老幹部支部的一名

更多

特輯:林鄭能否開好局?

七月份,本地政局風起雲湧。習近平訪港並主持新一屆政府就職儀式,發表講話,提到有關香港的四點意見。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大吹和風,與民主派會面,「用最大誠意改善行政立法關係」。話音甫落,法庭宣判四位議員因為宣誓不莊重而被取消議席,民主派宣稱與林鄭月娥的蜜月期結束。本期特輯,分兩個部分:前半部分從議員被取消議席的事件說起。劉銳紹指出,林鄭的友好姿態是「遠水難救近火,更未能對沖撤銷議員資格的矛盾」;張楚勇認

更多

宣誓案的理據、問題與釋法 (冼樂石)

隨着新任特首林鄭月娥指政府方暫時沒有對立法會議員的訴訟,一系列宣誓案暫告一段落。在這些案件當中,香港的法院面對前所未有的難題,要在執行自己的憲制責任與保護法治中,就宣誓案件作判決。在討論這些案件時,由於它們的法律理據繁多,涉及的範圍大,而且與香港人最害怕的釋法有關,又加上案件的結果是將六名民選議員逐出立法會,大家討論時或許會只着重結果,而忽略了案件的理據和問題。在此,筆者嘗試總結梁頌恆、游蕙禎的原

更多

取消議員資格後的一國兩制 (張楚勇)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在七月十四日就四名反對派議員違反《基本法》一○四條以及《宣誓及聲明條例》關於效忠宣誓規定的裁決,無論從法理上還是從政治上來說,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都有深遠的影響。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和姚松炎是去年十月十二日至十一月二日期間在立法會進行宣誓的。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一○四條進行解釋時,則是去年十一月七日的事。原訟法庭現在裁定梁、羅、劉、姚當日宣誓無效並馬上失去議員

更多

林鄭月娥能否開好局? (劉銳紹)

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剛一個月,正在創造施政的有利條件,包括努力推動民生工程,搞好經濟,創造較寬鬆的政治氣氛。按目前的氣氛而言,她是有條件開一個好局的,一來民眾有所期望;二來泛民也在觀察她的言行,某程度上願意配合;三來北京在這個階段不會對她太多掣肘。然而,當中也有不少炸彈和未知之數,關鍵還要看她的應變技巧,更重要的還是看北京的操控力度。 三年政治空檔期先談有利的條件。第一,從務實的角度看,在未來三年裏,

更多

香港教育的懸崖 (曾瑞明)

習近平主席在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紀念活動上致詞,特別提到教育跟落實「一國兩制」的關係。他指出「要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這些都是『一國兩制』實踐的必然要求,也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和維護香港法治的應有之義。」這段話和早前的一些事件放在一起,當然引起教育工作者的疑慮︰教育局就《中學教育課程指引》作出更新,其諮詢稿提及中史科及生活與社會科,分別需以二十四小時及十五小時教授

更多

看習近平對香港經濟的意見 (曾淵滄)

七月一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香港主持香港特區第五屆政府就職禮,並用半小時發表了一篇演說。與過去所有的中央領導的公開演說比較,這一篇演說可說是歷來最嚴厲的「訓話」。過去,中央領導人來到香港,在公開場合總是客客氣氣的講好話,多讚揚、少訓話,就算對香港特區政府的表現不滿,也只會用一些模糊的詞句表達。比方說對首任特首董建華,說要「查找不足」,但是卻沒有清楚說明「不足」之處;對第二位特首曾蔭權,說要處理「

更多

同學劉曉波 (王東成)

劉曉波在獄中得了重病,舉世震驚。我和他相識已經快四十年了。他是我在吉林大學中文系的同學,雖然小我六歲,但我還當稱他為「師兄」,因為他是七七級,我是七八級。在學校時,我和曉波並沒有私交。因為我們不同屆不同班,當年的劉曉波並沒有展現出「奇光異彩」,沒有做出什麼值得關注的事情。大家只知道他是「赤子心」詩社成員,詩社的靈魂人物不是他,而是徐敬亞、王小妮、呂貴品等人。當年文科各系學生中有點名聲的是雷頤、韓志

更多

特輯:悼念劉曉波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主要起草人之一、中國異見人士劉曉波,於二○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因為肝癌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病逝,享年六十一歲。半生奉獻中國民主,換來半生牢獄之災。本期特輯,悼念劉曉波。丁東和邢小群細述劉曉波的生平,特別談到劉曉波得諾獎時,劉霞發出一個過百人名單,希望名單中的人可以出席典禮,名單中有丁東的名字,丁東的兒子竟然因此而不能出國;同學王東成則回憶跟劉曉波一家相處的點滴

更多

附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劉曉波)

在我已過半百的人生道路上,一九八九年六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轉折時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後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大學生(七七級),從學士到碩士再到博士,我的讀書生涯是一帆風順,畢業後留在北京師範大學任教。在講台上,我是一名頗受學生歡迎的教師。同時,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識分子,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發表過引起轟動的文章與著作,經常受邀去各地演講,還應歐美國家之邀出國做訪問學者。我給自己提出的要求是:無論做人還是為文,都要活

更多

詩文不朽 精神不死 (丁東、邢小群)

二○一七年七月十三日十八時四十分,劉曉波博士在警方監控下與世長辭,年僅六十二歲。六月二十六日,劉曉波身患晚期肝癌的消息傳出以來,一直是全球關注的焦點。從大陸到香港、台灣,從歐盟到美國國會,到全球一百五十四位諾貝爾獲獎者,各界人士紛紛發出強烈呼籲:讓劉曉波按照自己的意願選擇治病的地點,還他以自由。德國和美國的醫學專家也爭取到中國會診的機會,願意安排劉曉波前往德國或美國醫治。然而,這些人道主義的努力都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