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中美大博弈

這兩個月,有兩件事影響中國的內政和外交:「十九大」和美國總統訪華。十月十八至廿四日,簡稱「十九大」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除了宣布新一屆政治局常委名單外,會議亦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確立了習近平治國理政的新思想;半個月後,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十一月八日至十日訪問中國,中美雙方企業家共簽署了二千五百三十五億美元訂單,展示出中國在國際舞台能與美國分庭抗禮的實力。今

更多

特朗普給中國崛起開綠燈? (丁 果)

本來,國際媒體還在看笑話,謂「推特狂」特朗普在中國碰到習近平的「防火牆長城」,會否就此抓狂?誰知,特朗普在北京的兩天活動,竟然發出好幾個推特,無一不是感謝東道主的盛情款待,他跟第一夫人永遠銘記,甚至用了以往罕見的表情符號。狂躁的特朗普在北京變成了溫順的「老爺爺」,這讓西方一貫反對特朗普的媒體很吃醋。《紐約時報》和《時代》周刊紛紛打出大標題,謂「中國贏了」。這也難怪特朗普,雖然是不到兩天的實質活動,

更多

特朗普訪華後的中美博弈 (馬 玲)

特朗普訪華後早已走人,但他雁過後留下的餘聲,還在中華大地迴響,有說「他開啟了中美蜜月」的,有說「美國圍堵中國的時代從此結束」的,有說「對特朗普不能存幻想」的,有說「出現了國際政治史上的一個轉折點」的,甚至還有人說「現在是中國說了算的時代了」。在中國一片議論中,特朗普回到美國也沒沉寂,他返國第二天就亢奮地在華盛頓做了「重大發布」:「我的所到之處,這些外國東道主們都用無比熱情好客和尊重的方式來歡迎。」

更多

特朗普能讀懂習近平的「新時代思想」? (曹景行)

離開中國近五十天,繞南北美洲兜了一大圈回到上海,中共「十九大」已經開過,正遇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到訪北京的時候。從電視新聞中看習近平同特朗普在故宮寶蘊樓前握手的畫面,感到這一時刻或許會同一九七一年美國總統尼克遜訪問中國的「破冰之旅」一樣,因改變世界而被記入史冊,只是具有很不一樣的含義。當年美國的實力不知比中國強大多少倍,而今天特朗普卻不得不承認中國是旗鼓相當的對手;甚至,當年以秘密外交打開北京大門的基

更多

特輯:悼念何方

九月下旬,收到杜明明微信傳來一批照片,只見三位老人家開懷地對着鏡頭,他們是何方、杜導正和李銳。當時沒有細想來龍去脈,甚至忘了回覆杜明明一個「讚」。十天之後的十月三日,驚聞何方逝世的消息,立即想到這一批照片,拿出手機細看,最精神抖摟的一個,是何方。享年九十五歲的何方,是少有的真正中共黨史研究專家。從杜明明的悼念文章,知道這是何方執意安排的「三老聚會」。「三老」席間編排了接下來的請客順序,豈料這已是唯

更多

《黨史筆記》出版的前前後後:追憶何方先生 (李昕)

國慶假期,閒暇時間較多,我找出幾本書放在枕邊,其中就有何方先生贈我的新作《歷史要真實》。這是我曾經反覆翻閱過的書,但總覺得它值得一讀再讀。誰想到,正當我重讀這部搶救珍貴的第一手史料、並提出作者真知灼見的著作時,忽然噩耗傳來,何方先生於十月三日凌晨因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九十五歲。悲痛之餘,不禁百感交集,浮想聯翩。想到先生光明磊落、一生堅持追求真理的風骨和品格,想到他秉筆直言,憑良知著書治史的膽識與睿

更多

送別何方先生 (丁東、邢小群)

十月三日上午十時,何方夫人宋以敏老師打來電話:何方今晨去世了!我們急忙趕往順義何宅,何方兒子何寧告訴我們,凌晨兩點父親突然咳嗽,狀態非同往常,剛抬上急救車,心電圖就成了一條線。輓聯悼何方中午章詒和趕來,一起商議後事辦理。「十九大」召開在際,空前緊張。下午三時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所將研究何方治喪事宜。我們向家屬建議,喪事由日本研究所主辦,生前友好,以民間方式參加。章怡和說起三十五年前張伯駒遺體告別,當

更多

淚別又一個時代的猛士:杜導正憶何方 (杜明明)

九月二十三日深夜,何方在家中突然咳嗽氣急。呼吸十分困難喘不上氣,等到救護車來了,家人護送他到最近的地壇醫院後,就再也沒有醒來。 遺體告別,天都哭了十月八日,北京知識界約五百餘人在協和醫院告別這位可敬可愛的黨內改革派的大知識分子。人們自發來了,出乎意料的多,像潮水一樣,從外科樓的一層、電梯間、醫院走廊,一直到了協和醫院大樓外的馬路上。凜冽的寒風舞動着蒼蒼白髮和黑衣,樓下幾十平方米的告別室更是擠得水泄

更多

特輯:走在世界文學最前沿的石黑一雄

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奪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記者問他:「你是英國作家還是日本作家?」如果讀過石黑一雄的作品,應該會不屑這樣的提問。他的七部長篇小說,除了早期的兩部作品保留了日本元素和以日本人為主角,後來的小說都是建構在遠離自己的地方,甚至哪兒都不存在的地方(即使他筆下的日本,都是一個想像的日本)。正如東京大學教授沼野充義說:「與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上爭奪金牌不同,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以國籍分類已經變得沒

更多

二十一世紀世界文學的代表:日本學者高度評價石黑作品 (韓應飛)

十月五日晚八時許,石黑一雄獲獎的消息傳來,日本列島沸騰。一小時後,《讀賣新聞》等各大報紙發行號外,NHK電視台則在新聞節目中頭條報道,長達十五分鐘。石黑出生地長崎市的兩位女性接受採訪表示:「非常興奮!」在東京街頭,一位公司職員模樣的男性說:「感到自豪!」大書店連夜緊急增設石黑專櫃並大量增訂其作品,而獨家出版石黑作品的早川書房則是電話鈴聲不斷,訂單接踵而來。儘管《讀賣新聞》和《朝日新聞》分別在副標題

更多

房間裏的大象:讀石黑一雄《長日將盡》 (徐晞文)

諾貝爾文學獎,授獎詞形容他的小說「情感強烈,揭露我們與世界相連的幻象之下的深淵」(who, in novels of great emotional force, has uncovered the abyss beneath our illusory sense of connection with the world)。驟眼看來,情感「內斂」或「壓抑」可能比「強烈」更符合讀者對石黑一雄小說的印

更多

石黑一雄與國際文化大環境 (王敏)

二○一七年十月六日代表世界文學最高獎項、最高榮譽的諾貝爾文學獎花落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先生身上,這在東亞是繼一九六八年的川端康成、一九九四年的大江健三郎、二○○○年的華裔法國籍作家高行建、二○一二年的中國作家莫言後,摘取世界文學界的高嶺之花。在諾貝爾文學獎公布的當天,日本的各大電視台、各大媒體進行了整天、整版頭條的追蹤報道。報道的態勢明顯反映出日本對這位日裔作家獲獎的重視程度,以及由此而本能地延伸

更多

被引出洞的兩種蛇:「鳴放」的兩個群體和兩條思路 (印紅標)

一九五七年春夏,從「鳴放」到「反右」,從恭請黨外人士幫助共產黨整頓脫離群眾的官僚主義、宗派主義、主觀主義「三風」,到「引蛇出洞」,將大批有識之士打成「右派分子」,投入煉獄,如同翻雲覆雨。當年有五十五萬人被打成右派分子,四十餘萬人被定為「中右分子」、「反社會主義分子」,還有很多人被打成「地方主義」、「民族主義分子」等等。如此眾多因言獲罪者當中,多數僅僅是因為批評領導幹部的官僚主義作風,也有一些批評涉

更多

當年的罪證,今日的文物:丁酉之難倖存者的回憶 (胡顯中)

前幾年,結交了一位吉林大學校友。當年他曾經聆聽了一個重要人物的演講,經過了六十年的風風雨雨,仍然極有耐心地保存着這份講稿。不久前,他把這份講稿複印件送給我。打開一看,令我驚訝不已。這件「禮物」把我的思緒帶回到六十年前那些暴風驟雨、驚心動魄的日子,那個徹底改變我人生道路和生命軌跡的年代,那段令我刻骨銘心、終生難忘的歲月。 被收藏了六十年的舊文件他給我的「禮物」是一九五七年七月十日由東北人民大學(吉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