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讀書時代的心靈小分裂──《我的心靈史》第三章(劉再復)

無論是讀小學還是讀中學的時代,我的心靈都是單純的,完全生活在童話與文學中。高二即一九五七年,社會上正進行反右派鬥爭,我的一些可敬可愛的老師成了「右派分子」,我雖然感到奇怪,但因為尚未到達參與政治運動的年齡又醉心於文學,因此未深想深究,因此,一九五九年中學畢業時我覺得自己的心靈是完整的,沒有傷痕,沒有裂痕,一心只做着天真的未來夢。未來,未來的自己應當是個詩人、作家、文學家。沒想到,進入廈門大學後,我

更多

歲月棱鏡的光譜(孔捷生)

初履加拿大正值人間四月天,亞伯達省仍寒氣透骨,然而春天畢竟擋不住。北薩斯喀徹溫河開凍之景象,野性而雄渾。巨大浮冰裹挾翹向天空的斷木,轟然撞擊下游尚未解凍的河道,在頑抗冰層前疊成小丘,直至把堅冰壓碎,春潮再鼓蕩前行。北美紅頂鷲展開巨翼,在厚雲下盤旋,俯睨動物浮屍,如同歷史殘骸的掩埋者。春汛以強大摩擦力改變着河岸地貌,每年周而復始,河道不斷遷移……滄桑之河也有記憶,如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記憶,都寄存於悠

更多

我被掛在耶魯的牆上(孫康宜)

最近我一直回憶過去這三十六年以來在耶魯大學教書的許多難忘細節,尤其是那種與耶魯之間的不尋常緣分,簡直就是在為人生的奇妙遇合做注解。請容我慢慢道來。 話說,二○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是耶魯大學戴文坡特學院(Davenport College)一個重要的日子。就在那天我和該學院的前任院長Richard S. Schottenfeld、另一位教授Paul Kennedy、三位校友以及三位職員分別被展現在兩幅很

更多

知識分子應是傳薪人,不可成為縱火犯(久 野)

近些年來,不斷有人在懷念某個時代。懷念者多為當年的紅衛兵,人到暮年,無論活得成功抑或失敗,難免都會懷念自己的青春歲月。在他們共同的記憶裏,大串聯、接受檢閱、文鬥武鬥,都是當年「牛逼哄哄」的青春。他們想回到那個時代,可以理解,但其心可誅。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因為一些美好的回憶,而把一個邪惡的時代美化成民族的光榮歲月。   點點火苗足以燒毀國人心靈 除了人到暮年的紅衛兵,因親身參與而懷念,還有部分人雖未

更多

人該如何看待自然?(曾瑞明)

不知讀者是否仍記得高鐵的興建,令菜園村村民被迫遷?公共討論裏,人們大都能理解拆遷對居民的影響,問題只在於該如何補償或者是否支持不遷不拆。但在港珠澳大橋、機場建第三跑道等以填海為主的工程,似乎沒有什麼人受類似影響,只有海洋生物會被大型工程威脅。中華白海豚的數量已經一直下降。但海洋生物不懂抗議,也沒有代議士為他們發聲。我們還打着「先發展,後保育」的口號,說工程後會建海岸公園讓白海豚「回歸」。生態真的可

更多

自我意識與學以成人(黃鳳祝)

第二十四屆世界哲學大會八月在北京召開。在談及西方現代哲學走向的問題時,美國喬治城大學哲學系教授平卡德(Terry Pinkard,一九四七—)提出了一個觀點:自康德以來,「自我意識」始終是思想界最為關鍵的問題,至今沒有得到妥善的解決。在康德之後,黑格爾率先對自我意識的根源進行了探討。但是兩百多年過去了,思想界仍未走出康德和黑格爾的哲學視野。用平卡德的話說,我們還是「站在黑格爾的大傘下理解現代世界」

更多

香港科技大學新校長的願景(文灼非)

九月大學陸續開學,近年不少校園舉行開學禮,校長都會說一點訓勉的話,學生代表也有機會向新鮮人致辭,不過近年學生會與大學的關係緊張,會長發言時往往與大學唱反調,也藉機批評政府。香港科技大學沒有舉辦開學禮,九月一日是新校長履新的日子,該校首席副校長史維教授擔任署理校長多月後,正式出任校長。史維教授二○一○年加盟科大,擔任首席副校長暨機械及航空航天工程學系講座教授。之前他在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出任Clar

更多

小青年時代的人性積澱──《我的心靈史》第二章(劉再復)

十五歲那年(一九五六年)的夏秋,我從成功中學(初中)畢業,到了國光中學(高中)。這是我人生的一大樞紐點。國光中學,是華僑中學。它是著名華僑領袖陳嘉庚先生的女婿李光前先生所創辦。它成為我的母校後,我寫了〈國光頌〉如此描述這所學校。〈國光頌〉全文如下: 國光中學,我熱愛的母校。坐落梅山,以臨八閩。母校如同母親,亦慈亦慧,且嚴且明,她給我知識,又給我溫暖;既教我讀書,又教我做人;既賦予我身體健康,又賦予

更多

「全球公共倫理」與中國(王 敏)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二戰」結束四十年之際,發動那場戰爭的德、日兩國時任首相福田赳夫與赫爾穆特.施密特共同主持、創建了由各國前政要構成的國際行動理事會(InterAction Council,簡稱為OB首腦峰會)。自創立以來,該組織每年定期在某一城市召開會議,各國前政要共同探討地緣政治學、經濟與金融、環境與開發等具有全球共性的諸種課題。一九八七年,在羅馬舉辦了首屆政治領袖與宗教領袖的對話。與會者立志

更多

少小時代的心靈泉水──《我的心靈史》第一章(劉再復)

人應是「身」、「心」、「靈」三者合一的有機體。心性處於身與心之間;心靈則在心與靈之間。身的部分具有更多的生物性,「靈」的部分具有更多的神性。心靈,擁有人性,也擁有神性。我說,文學的事業乃是心靈的事業,便是說,它是人性與神性交匯的事業。人性是文學的基本點,神性是人性的昇華點。為了贏得人性的真實,作家的身、心、靈必須全部投入,然而,真正呈現文學價值的,乃是心對身的提升和靈對心的提升。我的人生是從事文學

更多

非自由主義還是民粹主義?(陳 彥)

洲近年來民粹主義後浪推前浪,或蓄勢待發,或驚濤拍岸,有時甚至呈現壓倒主流之勢。二○一七年,歐盟國家大選中,民粹主義政黨在法國、德國、荷蘭、奧地利、捷克等都有不錯的記錄。今年三月,民粹政黨在意大利大選中取得勝利並組閣成功,成為民粹主義泛起的新高潮。不過,從歐洲看,民粹主義的猖獗雖然可怕,但卻是輿論熟知的一種政治力量。歐洲如今空前的難民壓力和長期經濟不振給民粹主義提供了充分的土壤和空間。從相當程度上講

更多

「金大班」在獅城(何 華)

白先勇的小說有七八篇改編成了影視作品,改編電影最成功的當屬《玉卿嫂》和《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前者近歐洲文藝片,後者似荷李活商業片,種類不同,但皆大好。楊惠姍和姚煒分別演活了玉卿嫂和金大班,成為電影史上的經典人物。一個好演員,一定要給觀眾留下至少一個讓人記得牢的角色,實際上,很多大明星演了一輩子戲,沒有遇到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好角色。譬如:電影皇后胡蝶,我們一時還想不起她哪個角色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更多

香港大學新校長的挑戰(文灼非)

香港大學新任校長張翔教授於七月中履新,正當暑假期間,讓他有時間熟悉大學行政和接觸方方面面的港大持份者,包括學生、教師、校友及社會各界人士。筆者一直關注港大的校長變動,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中王賡武教授接替黃麗松校長,到前任校長馬斐森的遴選,歷任校長都有機會接觸,對張翔教授的到任,份外關心。香港大學經歷過前幾年的折騰,頗傷元氣,馬斐森校長未完成首個任期便離去,各界都關注港大的新舵手如何可以穩住局面,繼往開

更多

讓香港自資高等院校服務大灣區(文灼非)

本文執筆之時,正好在今年中學文憑試放榜前夕,由於今年投考人數創新低,不到六萬人,按過去約百分之四十考生符合大學聯招的最低要求計算,今年約有二萬四千人合資格升讀大學,而目前經本地評審的全日制學士及副學士專上課程學額有五萬多個,近期多家自資院校需要各出奇謀爭取生源,面對嚴峻的挑戰。根據教育局的資料顯示,政府早在二○○○年的《施政報告》提出在十年內把中學畢業生接受專上教育的比率增至六成後,自資專上教育界

更多

雙喜──祝賀吾友宇文所安(孫康宜)

二○一八年確實是宇文所安(圖)的「雙喜年」。四月間(四月二十六至二十七日)我們才在哈佛大學慶祝他榮休,恭賀他四十年來不遺餘力地培養弟子無數,在中國文學研究方面貢獻傑出,參加該大會的學者紛從世界各處趕來,共有上百人之多,場面之大,不愧為學界盛事。 才兩個月後的今天(二○一八年六月二十日),又從台灣傳來宇文所安榮獲唐獎.漢學獎的大好消息,真令人欣喜萬分。在此,我想獻上一首祝賀詩,與讀者分享。那是我兩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