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古令與古裝劇(劉天賜)

據媒體報道,中國廣電總局去年開始禁播「宮鬥劇」後,近日又公布最新的「限古令」。消息稱,中國當局欲讓古裝劇消失,公布即日起至六月,包括武俠、玄幻、歷史、神話、穿越、傳記、宮鬥等背景在內,所有古裝題材的網劇、電視劇、網路大電影都不允許播出,估計受影響的古裝劇超過幾十部以上。有傳聞指,中國廣電總局推出此次新的「限古令」,是上次禁「宮鬥劇」成效不彰,故推出新一輪的打擊。這是全世界罕有的禁放、禁拍某種影視劇

更多

歡喜冤家──我認識的夏志清王洞伉儷(江 青)

夏志清先生於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安靜地在醫院中「永垂不朽」,紀念文章鋪天蓋地,當時感到自己和夏先生的交往和文學無關,全是「家常事」,就沒有必要湊熱鬧,雖然夏先生在平日生活中是個極喜歡熱鬧的人。夏先生的追悼會於二○一四年一月十八日在紐約富蘭克林.坎貝爾(Franklin E Campbell)隆重舉行,王洞通知我參加,並要我通知遠在拉斯維加斯住的陳幼石務必參加,並規定要在我家住,我當然照辦。那天

更多

報壇之星(韓中旋)

韓老總在《成報》主持編務廿一年,及其老也,榮休時間已到,報社特別舉行簡單而隆重的送別儀會,致送一面斤重金牌,上刻四字:報壇之星。筆者恭逢其盛,見到全部過程。金牌送出後,司儀又送上一杯溝熱水的威士忌。時此有人大呼:「有酒無詩,唔得。」眾人附和,韓老總問:「真要獻醜?」眾謂:「獻醜好過藏拙。」老總想一想,即話:「不如題四句啦,不成詩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

更多

不與壞人妥協 畢生寫好人字──回憶賈植芳先生(宋明煒)

賈先生離開我們十年了。最後一次見到先生,是他去世前三四個月,我到醫院去看他。他知道我來,已經預先準備好要交給我的一些書。我怕他累,不像往常那樣在先生家,一坐就是一個上午。那天早早退出來,先生執意送到門口,跟我說:「明煒,四海為家。」我一開始被先生稱呼「小小宋」,因為我爸爸是小宋,我也確實是最小的一個學生,當跑腿的,幫先生送稿,陪着他去看上海弄堂裏的老先生老朋友。我其實也是最受寵的,先生和老師、師兄

更多

無綫的老闆(劉天賜)

人說:「無綫乃是大家庭」,這是當年團結人心的話罷了。大家庭便要有一位「大家長」,早年,董事局主席利孝和先生,在社會上德高望重。他自身是利家的長者,其兄為利銘澤;其父是利希慎,雖然賣鴉片煙,但是當年是「公煙」,香港政府發牌的,後來在中環九如坊附近被殺手槍殺了,但仍是香港一家「望族」。依我看,利家子孫都不是靠父蔭發達的,利孝和先生本身是領牌大狀司,必定是讀書考試得來的。我見其夫人陸雁群女士,也是書香世

更多

畫框以外的故事(孔捷生)

在民國史敍事中,並無被封聖的少年英傑。「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汪精衛,他行刺滿清攝政王載灃時已二十七歲。而在紅色經典敍事中,少年豪傑太多了。「生的偉大,死的光榮」之劉胡蘭、把日本鬼子引入伏擊圈的王二小放牛郎、小英雄雨來、小兵張嘎、《閃閃的紅星》之潘冬子……這組浮雕群像僅十五歲的劉胡蘭為真實存在的人物,她是死後才得到追謚。而人還活着就立生祠,更從垂髫之年就顯現真龍氣象,實為古今奇譚。油畫《重返梁

更多

悲歡離合不由人──記我的父母親(沈向陽)

中國歷史源遠流長五千年,青史留名的都是帝王將相、英雄好漢、草莽綠林、才子佳人等凡此成大事者,平頭百姓普通勞工人民群眾芸芸眾生都湮滅在浩瀚的歷史洪流中。的確,一個家庭的歷史僅是中國浩瀚五千年歷史中的一粒塵埃,不足為奇不足說道。但是一個國家正是由無數家庭組成,無數家庭的悲歡離合正反映了一個時代的盛衰榮枯,歷史也正是這樣代代相傳承先啟後。有家才有國,才有歷史那些事兒。悠悠歲月,欲說當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難

更多

《晶報》面對之言文問題(容 若)

香港《晶報》一九五○年代創辦時,即力求用字淺白,副刊之重頭戲,如馮宏道之《怪論風生》,筆伐山人之《四十年目睹怪事》,筆聊生之《西遊回憶錄》,皆用「三及第」。通天曉(既是欄名又是筆名)亦然。此欄擴充為街坊服務版後,通天曉仍保持「三及第」風格,以香港大多數本地讀者喜聞樂見故也。一九六○年代,《晶報》聘「上海作家」曹聚仁、葉靈鳳、馮鳳三為副刊撰稿①,顯然面向外省讀者。曹、馮兩位親來報館交稿、校稿,我們安

更多

不說違心話 不做違心事──新作《對話陳小魯》(米鶴都)

還是在二○○九年,幾位發起人動議編輯出版《回憶與反思》口述歷史之初,作為主編的我就將陳小魯列為了最重要的訪談對象之一。這是因為,他是這代人中非常具有傳奇色彩和反思精神的人物,所以恰好與我們所做的《回憶與反思》口述史宗旨完全契合。一方面,他的個人經歷豐富,跌宕起伏,其身影始終閃現在半個世紀以來中國歷史進程的波峰浪谷,況且他還有個出名的元帥爸爸,可謂身世「顯赫」,這更令他備受矚目。陳小魯的經歷中,有三

更多

告別李銳──中共民主派的謝幕(章立凡)

二○一九年的初春二月,中共黨史學界痛失兩座重鎮,一位是哈佛大學教授、《文化大革命的起源》作者麥克法夸爾(馬若德)先生;另一位就是中共黨內著名的異議者、《廬山會議實錄》作者李銳先生。隨着李銳的逝世,以《炎黃春秋》雜誌為代表的中共民主派,已日漸凋零,進入謝幕時段(我認為此文中還是用「民主派」比較切題,下同)。 老成凋謝:民主派後繼乏人李銳先生逝世的次日,有關部門來電話,指責我接受外媒的訪問,要求我不出

更多

是真實日記還是創意小說?──《陳克文日記》中有關汪精衛家族事的真與偽(何重嘉、梁基永)

《陳克文日記》(下稱《日記》)是近年來較為引起學者關注的民國人物日記之一,被廣泛徵引,據為信史。惟我獲陳方正博士贈讀書籍與原稿後,卻甚為擔憂,只因其記載汪精衛(一八八三—一九四四)家族事與我認識的大相逕庭,《日記》多處牽涉我外祖父汪精衛,內容建基於陳克文與汪家的「親密關係」上,其中每每述先父先慈和其他家人對陳克文傾訴私密家事,可是我走訪了與汪家有親密來往的目擊者,一再仔細查閱我外祖父母的中英文傳

更多

異哉所謂《陳克文日記》有關汪氏家族事之真偽問題者(陳方正)

大約兩年前,我間接得知,汪精衛的外孫女亦即汪文惺(美美姑)之女何重嘉女士來港。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曾經一度到香港島衛城道,即她從前的家中為她的大姊(名字已經忘卻)補習,想知道其近況,所以相約見面,並且贈送她一套我所編輯的先父日記,即《陳克文日記一九三七─一九五二》(上下冊,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二○一二年出版),並且說明,這套日記提及她外祖父汪精衛和家人的地方很多,包括很直率的個人觀感和批評,

更多

歷史機遇中的人生傳奇──《一個清華學子的荊棘人生》序(李 昕)

高魯冀先生的回憶錄終於出版了。這是我曾抱着極大熱情參與策劃和編輯的書。那還是七八年前,我在北京三聯書店任職,經人介紹,魯冀先生約我面談。就在三聯樓下的雕刻時光咖啡館,我初次見到這位風度儒雅、帶着一股濃濃知識分子氣息的作者。他泡了一壺伯爵紅茶,與我侃侃而談,講述自己平凡但又頗為傳奇的一生。我好奇地傾聽,時時被他的故事吸引、感動和震撼。大約兩個小時,我被他迷住了。我說:「你的人生這麼精彩,為什麼不寫回

更多

伍尚鈞走過的漫畫之旅(上)(伍嘉雄)

伍尚鈞,上世紀五十至八十年代從事漫畫創作,曾在《工商日報》任職美術編輯,以及自資出版漫畫報及漫畫書,他的堂弟伍寄萍及伍乃庸(東方庸)都是連環圖從業者,其太太李惠珍亦是著名漫畫《13点》的作者,他走過的漫畫生涯頗能反映當年漫畫壇的氛圍及本港漫畫家的普遍狀況。伍嘉雄(下稱「雄」):是什麼引起你對漫畫的興趣?伍尚鈞(下稱「鈞」):我很喜歡《三毛流浪記》,三毛的內容政治性不明顯,它出版成公仔書模樣,但不是

更多

「百厭星」杜琪峯(劉天賜)

王天林旗下兩大聞名的徒弟,已談了剛過世的林嶺東。今說杜琪峯。杜琪峯給我第一個印象不太好。當年,我在《歡樂今宵》工作,首席編導汪歧房在四樓,鄰近節目經理鍾景輝戲劇組的「大房」,這裏有十多人。放工後,我還須工作,通常都聽到「大房」中傳來轟耳的鬧笑聲,最響亮的,我認得是來自杜琪峯的。那時,杜琪峯該約二十歲,進來無電視做「後生」。無綫很多「後生」後來都成了導演、監製,如楊健恩、錢國偉等。杜琪峯「百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