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魔戒》--訪《射鵰英雄傳》英譯者郝玉青 (孫繼成)

孫繼成(下稱「孫」):感謝您接受《明報月刊》的訪談,中國有句古語:「英雄莫問出處」,既然您把金庸先生的《射鵰英雄傳》譯成了英語,我們就反其道而行之,先問問英雄譯者的出處,請您先介紹一下自己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吧。郝玉青(下稱「郝」):我爸爸是英國人,媽媽是瑞典人。我在英國長大,後在牛津大學讀歷史專業。二十多歲時,我曾獨自到中國遊學,這次的遊學激發了我學習漢語的興趣,因為在這次旅行中,聽不懂中國話,

更多

古龍身後事 (薛興國)

古龍生長的那個時代,對死亡的看法和對死後如何辦理身後事,並不像現今般可以在閒談中提及,是有忌諱的。所以古龍很少談到死亡,只有在一篇應報刊編輯的專題而寫的文章中,忽然談及死亡,那篇文章叫〈另一種美──關心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們〉,在說到他長大時,「有了情,有了愛,有了顧慮,甚至還有了一點嫉妒,一點恩怨,我的日子就漸漸開始不好過了。等到我開始有了一點思想的時候,不但日子不好過,就連晚上都不好過了。」在那

更多

我的「右派」生涯 (陳 震)

我今年八十四歲,二十四歲那年被打成右派,「花樣年華,正待綻放,卻已凋零……」我要感謝親人和喜歡過我的人。也感謝那些欺侮我,折磨過我的人。前者在精神上支持我歷盡坎坷。後者用獄火焙燒錘煉了我,使我擁有極大的財富—運動員般的體魄和頑強不屈的毅力。我於一九三三年二月下旬在重慶出生,取名陳訓能。父親陳肇虞,字學池,母親王幼茗。我有個大我三歲的同父母哥哥陳訓明,還有一位大我十五歲的異母姐姐陳訓方。我出生三個月

更多

不枉此生!--說李敖 (江 青)

三月十八日李敖在台北作古,不到一個小時,知道我和李敖相熟的女友給我傳來:「小青:李敖走了!」的噩耗。這些日子我每天關注媒體上鋪天蓋地的有關李敖的報道和評論,正好與他五光十色、起伏跌宕的人生歷程一樣多面而複雜,我只能說歎為觀止罷!對這位極具爭議性「人物」我不敢妄評,也沒有資格。但作為相交斷斷續續超越半世紀的朋友,我可以談談個人和他交往的點滴片段,好留下他翩翩的、令人難忘的戲語容顏,也好告慰這位友人在

更多

「五一九」和北大整風反右 (嚴家炎)

一九五六年,彷彿是個沒有寒冬而只有暖春的年份。正是這一年,由中宣部長陸定一倡議,中共中央經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同意在文藝與學術領域實施「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給整個文藝界、學術界和廣大青年作者帶來巨大鼓舞。此年九月,中共第八次代表大會在北京舉行,大會通過的決議還宣告:「我國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基本解決,幾千年的階級剝削制度的歷史已經基本結束」。這個決議是包括毛澤東在內的全體代表一

更多

憶父親王國維和他的時代--專訪一百零六歲王東明 (陳志明)

為紀念王國維先生誕辰一百四十周年(一八七七─一九二七),趕在二○一七年最後一天即十二月三十日,「獨上高樓:王國維誕辰一百四十周年紀念展」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隆重開幕。主辦方是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校史館以及校檔案館等。臨近紀念展開展大約一周,通過多方周折,主辦方終於拿到了王東明特意為展覽親筆題字:「獨上高樓」。落款是:「王東明,二○一七,冬至。一百零六歲」。二○一八年一月十一日,在撥通遠在台灣的王東

更多

大氣候中的影視主角 (劉天賜)

很多希望從事演藝事業的年輕人,一心想成為主角。主角是全劇的焦點人物,劇本主題乃透過主角的遭遇、成敗,不露聲色地表現出來。古代戲劇都是講男性為主的故事,男主角非常重要,女角則多做襯托。時至今天,男女的故事及演出受眾同樣感興趣,女主角更佔重要位置,女性演出不再是陪襯角色了。而電視是「入屋」的媒介,劇中女性角色更為重要。這裏,先說已有五十年的老理論。一般香港家庭都處在較狹窄空間,迫於環境,進餐、休息全家

更多

孟子三辨與田家炳的三道光明 (劉再復)

今天﹙二○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我能在這裏演講,感到非常光榮。能參加田家炳基金會年會,是第一重光榮;基金會授予我「傑出學人」的稱號,是第二重光榮;在諸位香港精英面前自由講述,這是第三重光榮。我非常敬仰田家炳先生。人們只知道我從事文學,是莎士比亞、曹雪芹、托爾斯泰的粉絲,不知道我也是田家炳先生的粉絲。莎士比亞等教導我如何文學,田家炳先生教導我如何做人。在我心目中,莎士比亞、曹雪芹、托爾斯泰是文學的高

更多

李敖的棒子,你接不接? (陳學祈)

李敖走了,一個曾站在時代波濤頂端、笑傲古今的文化人,如今走入歷史,成了歷史的一部分。有人說李敖是大師,也有人說李敖是「文化頑童」,但筆者寧可用「文化梟雄」來稱呼他。說李敖是大師的人,可能不了解中國近現代學術史發展(怎樣才算大師?不妨看看胡文輝的《現代學林點將錄》)。認為李敖是文化頑童的人,大概只看到他的文章,沒注意他的言行,因為李敖早已超過「頑童」的程度了。眾人皆知李敖打官司的功力一流,不論是年輕

更多

「紅衛兵符號」站在人民一邊 (老 鬼)

驚悉小魯突然去世,有千言萬語要說,一定要為小魯寫點東西,說幾句話。文革中北京中學紅衛兵有兩個代表人物被徹底妖魔化了,一個是宋彬彬,一個是陳小魯。他兩個成了紅衛兵符號。老百姓憑自己的想像給他倆編造了無數罪惡行徑,完全顛倒了黑白。文革開始後,以幹部子弟為主的紅衛兵仗持毛澤東撐腰,橫掃一切,傷害了很多平民百姓。導致平民百姓對高官子弟有一種本能的反感。當一九六七年初,中央文革藉口反對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批

更多

戰亂中的「何老大」(下)  (伍嘉雄)

李凡夫這批刊於日佔時期的「何老大」漫畫,妙趣橫生,是他典型優秀之作。案頭的最後一篇第二七八期,沒有「完」的字樣,從故事內容看,亦似未完結,恍若有後續。然而綜觀整輯漫畫的推演,「結局」卻是可有可無。這正是那些年的報刊「連載漫畫」因應特殊條件創作的特色:它不是「一個完整」連載故事,而是一串連環互扣的小故事組成。可把它比喻為:非一襲華衣,而是一條珍珠項鏈。流暢奔放、「要言不繁」的畫風主角「何老大」是在城

更多

一代俠士小魯走好 (杜明明)

今年三月一日夜,陳小魯在這個喧囂世界的角落—海南島突然地告別了我們。一如「六四」後他告別體制時一樣地風蕭蕭兮易水寒……懷念的淚水打濕了許多熒幕,微信微博潮湧一樣撲向喧囂的京城。在這一刻,喧鬧停止了,京城靜默了。 京城山頭林立,不算那些得勢的當權的,紅二代裏因父輩的恩怨也構成了諸多山頭:三野的四野的、西北的、晉察冀的、華北野戰軍的朋友圈、政治體制改革的、中學的髮小的、企業的、認識的不認識的,幾乎都

更多

古龍知道和不知道的 (薛興國)

一個人就算知道再多的事,總有些事是他不知道的,更有一件事是他絕對不會知道的。身後事,就是人在死亡後的事。 古龍﹙圓圖﹚是一九八五年仙遊的,因此,凡塵世間在這三十三年中發生過的任何事,就算他生前的外號稱作「大頭」,但把「大頭」想破了,也不可能知道。他知道的,是他短短的四十七年活的歲月中,在香港出生後跟隨家人移居台北,在台北讀中學時因負氣而離家出走,靠寫些散文和替比他成名更早的武俠作家「代筆」賺取

更多

漂木歸根 漂木不朽—沉痛悼念洛夫先生  (陳浩泉)

溫哥華時間三月十八日傍晚,驚聞洛夫先生辭世,極感哀傷,心情沉重!在這之前,已得知洛夫先生患上肺腺癌,正延醫服藥,治療之中,但沒想到病魔竟如此凶狠,這麼快就擊倒原本看來體型魁梧、健康狀況甚佳的「詩魔」,一下子就奪去了他的生命!據知,洛夫先生於三月十日因氣喘不適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兩天後進加護病房,最後於十八日(台灣時間十九日凌晨三時許)離世。三月上旬,我打電話到台北,與洛夫太太談了一陣,她說洛夫先生

更多

我與李敖先生的書緣 (李 昕)

聽聞李敖先生去世的消息,雖早有思想準備,也還是頗感震驚。春節前兩天,我曾打電話給李敖夫人王小屯,詢問李敖病況。夫人告訴我,他已經到了「最後時刻」,放療不能再做,而靶向藥物無效果,癌腫又有擴大。這些天,我一直想抽時間去台北和他作一告別,誰想到他走得竟然這麼快!我和李敖因書結緣。作為編輯,我一共給他編過十來本書,有過很多愉快的合作,但是也常常爭爭吵吵。總的來說,我感覺和李敖合作,如果他不信任你,就很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