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侵華罪證出土  ——《山西大同萬人坑發掘記事》發行 (趙娜)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著的《山西大同萬人坑發掘記事——日軍侵華罪證》正式發行,這是一份封存了五十年的日軍侵華罪證,也是全國唯一出土的萬人坑。二○一五年是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藉此考古發現祭奠抗日戰爭時期的死難者。——編者

更多

我願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 (劉亞洲)

  解放軍上將劉亞洲的《我願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一文,說在中國即使講真話很難,也要講真話,即使頭破血流也不退縮。他表示,有人說他有親美傾向,「那是他們沒讀懂我」,美國中央情報局一份堅決反美的、不可能被和平演變的共產黨員名單中,有他的名字。——編者

更多

鄧比毛是個進步  ——我眼中的鄧小平 (楊榮甲)

  作者曾在外交部工作,對鄧小平時代的領導人都有高度認知,並有足夠的學術水平作評價。前兩回談過鄧小平罷黜華國鋒、胡耀邦和趙紫陽,也分析過八九民運。這期主要探討鄧小平的理論以及其外交策略,箇中不乏獨到見解,如鄧小平對東海和南海問題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說法,就是外交策略上過早亮底牌的反面示範。——編者

更多

一個民族的征服和征服一個民族 (劉亞洲)

  「文化是社會的鏡子,而未來則是文化的鏡子。」這是劉亞洲的結論。從甲申年的君主,談到把握機會的領袖,劉亞洲在末篇直指中國的核心問題,包括儒教的問題、專制的弊端、中國人的奴性、「愛國」的口號化、鬥人的機心等等。讀通全篇,我們或許對作為中國人感到無奈,但既然病灶已揭示,也好對症下藥。——編者

更多

我眼中的鄧小平 (楊榮甲)

  作者曾在外交部工作,因為負責翻譯電影而與中共領導層有「親密接觸」的機會,對領導人有深入的了解。文章名為《我眼中的鄧小平》,其實是「我眼中的鄧小平時代」,不但對鄧小平有透徹而客觀的評點,還對同時代的領導人如華國鋒、胡耀邦等的歷史地位有獨到見解。——編者

更多

中共歷次權力鬥爭的關鍵人物  ——李先念本紀 (愛舍)

  今年六月是曾擔任共和國主席李先念誕生一百零五周年紀念。作者深諳李先念的一生,對李先念的戎馬生涯,「二月逆流」事件,解決四人幫,對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朱鎔基的看法等多所記敍,特別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所發生的重大政治巨變所起的關鍵作用,其中涉及中共內部波譎雲詭的權力鬥爭,觸目驚心,特予披載,以饗讀者。——編者

更多

文學因緣  ——感念夏志清先生  (白先勇)

  夏先生本人從不講究虛套,快人快語,是個百分之百的「真人」,因此我在他面前,也沒有什麼顧忌,說的都是心裏話。打從頭起,我與夏先生之間,便建立了一份亦師亦友、忘年之交的關係,這份情誼,一直維持了半個世紀,彌足珍惜,令人懷念。  ——白先勇

更多

周作人手稿拍賣風波 (郭 威)

  二○一二年五月,嘉德在北京拍賣周作人一九一八年所寫《日本近三十年小說之發達》手稿,周作人的孫子周吉宜得悉此事,即聯繫嘉德公司法務部,申明自己身份,指出該手稿為文革抄家失物,按國家政策應予退還,要求嘉德停拍,並告知是誰人委託拍賣,擬依法索回,嘉德卻以「周家不能提供該手稿的所有權證明」為由,拒絕停拍。周吉宜就此事先後聯絡警方、商務部、工商局、法院等機構,卻屢遭拒絕,本刊訪問周吉宜道出事情始末。——編者

更多

人的自由  ——史鐵生的寫作精神 (王克明)

  史鐵生以他的「寫作之夜」,告訴我們常識性的文藝屬性的客觀存在。「為藝術的藝術」,是自由地表達和探索的藝術;「超階級的藝術」,是拋棄了政治控制的藝術;「和政治並行」的藝術,是在人的精神解放過程中表現自由嚮往的藝術;和政治「互相獨立的藝術」,是人性的藝術。

更多

聽艾麗絲.門羅一席話 (奧斯貝格訪問、義哲譯)

  二○一三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麗絲.門羅(Alice Munro)年事已高並且患有癌病,沒有親臨斯德哥爾摩領獎,她的女兒燕 妮.門羅為她代領獎項。原定的諾貝爾獲獎演說也改為瑞典學院委託瑞典教育廣播公司和瑞典電視台駐北美記者奧斯貝格(Stefan Asberg)十一月十二日和十三日在加拿大訪談,並於十二月七日在瑞典學院諾貝爾演講廳內播放。下文根據諾貝爾獎官方網站的英文稿翻譯,並參考錄像修訂。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