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的背後風雲 (馬 玲)

五月十四、十五日,北京熱鬧非凡。在首都的後花園懷柔,正上演「亞歐非拉」的「大合唱」,一百三十多個國家的代表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其中有二十九個國家首腦。這陣勢,引得一些西方國家酸溜溜,說「一帶一路」是個「雄心勃勃」和「野心滿滿」的計劃,意在通過空前宏大的運輸和通訊等基礎設施建設整合歐洲、亞洲、非洲的經濟,從而重新定義二十一世紀的世界經濟。「一帶一路」構想,源於古代的「絲綢之路」,經過現

更多

錢其琛的「魔術外交」手腕 (劉銳紹)

先後出任外交部長和副總理的錢其琛逝世。我的第一個感覺是,外界無論對中國的政治有多大不滿,也不能貶低錢其琛在外交和國際政治上的貢獻。先談他的一些外交工作。一九八八年,他升任外長,馬上要處理中國與朝鮮半島關係;一方面,中國要維持與朝鮮的關係,但一方面又要跟韓國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怎麼辦呢?他採取虛實結合的方法,安排青島一家公司到韓國設立分公司,實際就是起着地下大使館的作用。一九八六年,中國派代表團參加

更多

中國正在構築現代版「朝貢體系」? (林泉忠)

一個在經濟與軍事領域快速崛起的中國,不僅改變了自己,也正在透過其不斷膨脹的國力影響周邊地區乃至世界。究竟重新「崛起」後的中國,將如何構築與周邊乃至世界的關係、型塑一個全新的國際秩序?一直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國際關係研究的一個熱門話題,尤其是在二○○八年金融海嘯爆發,人們開始普遍意識到「西方走向衰弱」之後。 馬蒂斯的「朝貢體系」批判近期引發相關討論的,「意外的」並不是來自於一般意義上的學者,而是美

更多

歐盟和全球化運動大反撲:馬克龍當選法國總統的意義 (丁 果)

五月十四號,春暖花開的日子,法國現代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宣誓就職,三十九歲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寫下了法蘭西第五共和國近六十年歷史中最輝煌的一頁。站在他身邊的是六十二歲的第一夫人、也是他中學語文老師布麗吉特。最奇特的是,布麗吉特的前夫和他們的三個孩子,也就是馬克龍的繼子和七位孫輩,也都站立在見證這一歷史時刻的嘉賓隊伍中。這就是法蘭西的浪漫。但是,切切不要把這場法國政治的盛宴,縮小

更多

真的是條條大路通北京? (曹景行)

為了法國大選,到巴黎前後待了一個多星期;前後兩輪投票之間,又到里昂、圖盧茲和波爾多等地轉了十來天。除了同上海外國語大學二十位學生一起採訪報道,也有機會再次觀察法國各地的一些角落、一些細節。同兩年前那次法國行所見所聞比較,更加感覺到新總統馬克龍面對重重困境,要為國家找到新的方向和出路談何容易。 法國大選的啟示連續多年百分之十高失業率,近於停滯的經濟低增長,高福利帶來的國家債務持續膨脹──前任總統奧朗

更多

朝鮮危局,中國有何謀算? (馬 玲)

必要舉動習近平主席赴美與總統特朗普會晤當天晚上,接待晚宴進行中,特朗普臨時離席外出,回來後告訴習近平,他已下令打擊敍利亞。事後,從白宮公布的美中會談達成的協議簡報中看到,最後一條是「中國對美國打擊敍利亞阿薩德政權表示理解」。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特朗普已要求幕僚提供剷除朝鮮核武威脅的各種可能,中國方面也認為化解朝鮮核武是必要的舉動。「習特會」後,特朗普當天就給韓國代總統黃教安電話告知

更多

「習特會」開創新型互動 (丁 果)

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會晤,對未來三年的中美關係和世界都是如此。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海湖莊園,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待旋風般來訪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到二十四小時,卻達成影響深遠的成就,其結果將改變美國,改變中國,也改變世界格局。 開創中美高峰會的歷史速度特朗普時代,是一個難以預料的時代。誰也沒有料到,在美國總統大選中被視為特朗普第一號攻擊目標的中國,竟然成為特朗普最為重視的外交對象。特朗普與習近平雙邊領袖

更多

橫空出世千年大計雄安新區 (曹景行)

雄安新區的正式出生日期為今年四月一日。中國官方不理會西方人的什麼節,似要顯示出一種不信邪的威武自信,橫空出世、千年大計嘛!說它橫空出世,也因為在此之前,十三億國人萬中未必有一人聽到過這個名字。網上馬上就有人議論:「(人大、政協)『兩會』閉幕也就半個月,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就出台了,這麼大的事,共商國事的幾千個代表知道嗎?」中南海保密工作到家當然不知道,否則「兩會」還沒有開完,那兒的房價早就被炒到天上

更多

中國握有朝鮮半島和平鑰匙 (丁 果)

當國際輿論都在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之際,朝鮮領袖金正恩突然成為新的焦點。起因是金正恩同父異母的長兄金正男,在隻身旅行馬來西亞之際,竟然在吉隆坡國際機場慘遭毒殺,過程宛如荷李活大片情節,讓國際社會目瞪口呆,也將「緝兇」的矛頭指向朝鮮獨裁者金正恩。叫人更加詫異的是,平壤在矢口否認介入暗殺行動的同時,竟然在沒有見到金正男屍體的情況下,隔空發出金正男死於心臟病的「屍檢報告」,其邏輯令人匪夷所思,「自說自話」

更多

中國與中國夢:專訪歷史學家章立凡 (陳 芳、葉國威 訪問、梁世杰 整理)

去年十一月,章立凡來香港出席本刊五十周年誌慶酒會與座談會,之後我們相約在香港中文大學做了一個詳盡專訪。章先生對中國問題、香港問題、國際形勢侃侃而談,觀點獨到、清晰,現整理成文。--編者 問:最近六中全會談「習核心」(「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您在一個訪問中說,習總的任期會超過十年,何出此言?章:因為已經沒有退路,所以才走至這一步。大家時常將習先生與毛澤東作比較,認為二人很相似,我則覺得習先

更多

兩會觀察:對外對內都求穩 (曹景行)

整個三月上半個月都在北京,為幾家媒體採訪報道人大、政協「兩會」。與往年相比,今年北京還是有些變化。天氣暖和,沒遇上一點雨雪,春天好像來得特別早,我們這些清晨就要去人民大會堂外排隊的記者感覺真不錯。中南海紅牆外的玉蘭花已經早早綻放,街頭的空氣也比以往「兩會」期間好許多,差不多每天都是可愛的藍天白雲,從長安街東頭可以直看西山夕陽。還有,街上多了許多橙色、黃色的共用單車,年輕人騎得虎虎生風。只是「兩會」

更多

另一隻眼看今年兩會 (馬 玲)

 「兩會」的大幕在總理李克強記者會結束後正式拉上,北京的政治沸騰告一段落。今年的「兩會」,雖然CCTV等主流媒體報道的氣氛熱烈,但直接參與採訪的不少記者認為,此次會議比以前安靜,甚至沉悶,剛開始還有些個性聲音出現;但隨着時日,數千與會者的嗓音也幾乎變成了單聲道大合唱。這種嚴肅會風,自有其原因。一方面,相傳參加「兩會」的人員被事先打招呼,不得擅自接受記者採訪去談一些敏感話題;另一方面,中宣部約束新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