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再戰!  香港政局與立法會選舉前瞻 (張楚勇)

  在討論二○○八年香港政局的可能發展前,我們有必要重溫二○○七年在香港舉行的三場重要的選舉結果:

  第一場是二○○七年三月舉行的第三屆特首選舉。儘管代表泛民主派的梁家傑最後以一百二十三票對六百四十一票敗給競選連任的曾蔭權,但這是一次首次有民主派人士獲得足夠的提名票,正式成為特首候選人的選舉。

  第二場是十一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區選中,建制派的民建聯是最大贏家,派出一百七十七名候選人參選,一百一十五人勝出;反觀民主派的主力民主黨的一百零八名參選者之中,只有五十九人當選,大幅低於二○○三年時的九十五個議席。

  第三場是十二月初舉行的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獲泛民支持的陳方安生在選舉前數星期一度選情告急,不過最終還是以百分之五十四對百分之四十二擊敗獲建制派支持的葉劉淑儀。

支持民主不同支持泛民

  三場選舉的結果說明兩點:第一,大多數香港市民是支持民主的。泛民主派能夠在選舉委員會選舉中大獲全勝,令梁家傑取得一百三十二位選委的提名,清楚表明香港市民(至少是中產專業人士)支持有競爭的民主選舉制度。

  第二,市民認識到,支持民主不等於支持泛民,尤其是後者在政治表現上欠佳、如有非民主派而具有領導能力的人可供選擇時,選民是懂得選擇的。像特首選舉期間的民調顯示,有六成市民支持曾蔭權連任,因為他們較信任曾蔭權的執政能力。而在區選中民主派慘敗,也正好證明支持民主的香港人在民主派表現不濟時,也會把他們拉下台。至於陳方安生選情告急時,也有不少中產人士認為,民主派在補選中落敗,才可以迫使民主派痛定思痛改革。

  以上一切,對二○○八年九月香港立法會選舉有甚麼啟示呢?

好好利用陳太

  立法會補選令立法會多了一位「舊面孔」。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泛民的全力支持下,在立法會補選中獲勝。未來半年,陳太可以憑藉他豐富的管治經驗,強化泛民在論政和制訂另類政策的能力,更好地監督特區政府的施政。

  另一方面,陳太不論在社會上以及國際上,都享有很高的地位,她能夠或有可能接觸到的人事脈絡關係,如果運用得好的話,應該是有助泛民擴展其與社會上層(例如部分商界)對話的機會。我當然明白中央和本地左派對陳太還是有很多顧慮,但我覺得北京不妨對陳太聽其言,觀其行,看看她如何扮演他們宣稱的建設性的角色。說到底,陳太和泛民至今還是兩碼子事,要管治好香港,我們也不可能對泛民所代表的意見和力量視若無睹。正確的做法,是應該看著陳太能否發揮橋樑的作用,把泛民、特區政府、甚至是中央的距離拉近,這樣才是香港之福。

  當然,陳太並非泛民的共主。她目前也不會有能力成為泛民的領袖。

主、公民暫難合併

  對泛民而言,區選慘敗後,頗有些意見認為,民主黨和公民黨應該合併,以鞏固泛民的主力。不過,我相信這種想法比較一廂情願,在可見的將來大概不會出現。我估計,兩個政黨的第二梯隊人物會反對合併,因為一旦合併,將會嚴重影響他們二○○八年出選立法會的機會。

  其次,如果公民黨人願意和民主黨合併的話,他們大概也不會在二○○六年選擇另起爐灶,成立新的政黨。不過,我估計如果二○○八年在立法會選舉再遭嚴重挫敗,兩黨合併的議題才會被各方嚴肅對待。

第二梯隊何去何從?

  去年的區選和立法會選舉,已經反映出中產者對泛民表現不滿的情緒。市民對泛民的政治表現並不滿意,空喊「民主」比不上實事實幹的民建聯,導致有區選的慘敗。因此,在未來九個月,如果泛民依然故我的話,我擔心他們要保住現有的議席,也會有一定的難度。因此,我忠告泛民的朋友,要馬上開始爭取市民的支持,在政治上不能只有民主告急這張牌,否則在公平公開的選舉制度之下,支持民主的香港人,也會選擇放棄民主派轉而支持其他賢能之士。

  泛民之中,民協已身先士卒改革,馮檢基在區選後請辭主席,這令人關注另一個問題,就是民主黨一班在立法會打滾十多年的議員何時退下的問題。自去年立法會補選一役,市民開始意識到,如李柱銘、楊森等人不退下,第二梯隊如甘乃威、范國威、張賢登如何接班?公民黨的崛起,在市民心中漸漸取代民主黨地位,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市民渴求新面孔。現在連公民黨也出現了如陳淑莊這樣的接班人,據說她還能在今年立法會選舉公民黨名單中排在余若薇之後,民主黨不是更應該認真處理接班問題嗎?

葉劉將會捲土重來

  區選之後,泛民在地方上的力量被削弱,加上建制派財雄勢大,地方工作又很戮力去做。我估計,九月立法會選舉前,民建聯和工聯會的地方動員機器,將有可能進一步侵蝕民主派的支持。

  民建聯方面,也存在著接班人的問題,但因為該黨地方工作做得好,動員力強,接班的難度相對較低。去年傳出曾鈺成、譚耀宗等人將會全數退下來,該黨似乎也有準備接班的趨勢,但馬力離世也許打亂了部署,暫時作不得準。

  此外,預期葉劉淑儀明年會捲土重來,加上在區選中一些中產背景、高學歷,傾向建制派的當選者(如梁美芬、龐愛蘭等)如果也有意問津立法會選舉的話,相信也會對民主派的候選人構成威脅。

二○一二年應邁一大步

  特區政府去年年底忽然向中央政府提交政改諮詢的總結報告。報告中,政府一方面指民調反映有過半數市民期望在二○一二年落實普選特首,因而應受到重視和予以考慮,但同時直言二○一七年普選特首有較大機會獲大多數人接納,而社會卻未能就立法會普選時間表和取消功能界別等問題達成主流意見。

  我覺得這次政府的做法是避重就輕,把重點放在民意上大致達至共識的二○一二年和二○一七年普選特首,而普選立法會上則強調仍有爭議。不過,報告雖然說二○一二普選「應受重視」,但相信較容易為中央把普選鎖在二○一七年鋪路。除非中央對香港政策「忽然寬鬆」,否則我認為二○一二普選之門應已關上。

  如果二○一二年無普選,我認為該次選舉邁向普選的一步,應該至少要較二○○五年被否決的方案大。一方面,香港市民已多次通過公平選舉的方式表達了對民主的訴求,另一方面,建制派與泛民在選舉中已出現互有勝負的局面,顯示市民並非逢中必反,所以,如果在二○一二年時,我們不能在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中,起碼向雙普選邁出一大步的話,那將把香港的民心置於何地?

  北京和特區政府要取信於香港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香港落實公平公開的民主制度,香港人不認為預知結果的選舉(不管是民主派必贏或建制派必贏)是真民主,只有公平公開競爭的制度,才是令人心服口服、反映民眾意願的選舉。

  只要香港人看到我們的政制是真正朝向全面民主的方向邁進,我估計務實的市民並不會斤斤計較究竟是二○一二還是二○一七年實行雙普選。但假若我們的政制還是不民主,不能如實反映市民大眾的意志,特區政府要強政勵治,我想也是困難重重的。

問責官不應只用公務員

  二○○八年初,特區政府還會進一步推行政治官員任命的制度,在各問責司局長(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除外)之下,增設副局長和局長助理。這是特區政府發展政治問責制和吸納政治人才的重要一步, 做得對頭的話,可以更好地確保公務員的政治中立,強化行政機關的管治能力,以及讓政府以外的政治人才發揮領導才能。

  我是支持發展香港的政治問責制的。但曾蔭權特首和特區政府在作出政治任命時,不能只看親疏有別,必須廣納社會不同界別(甚至在政見上有一定距離,但可以和特區領導班子合作)的人才出任局長助理和副局長的職位,加強和擴大特區政府的社會基礎,這樣才可以讓特區政府的政治工作做得更好。

  曾蔭權二○○七年在組織新一屆特區領導班子時,起用了很多現職或前公務員當局長。我明白富有政府管治經驗的公務員是香港政治人才的一個重要來源。但太多現職或剛離職的公務員當政治問責官員,不利於公務員政治中立這一原則的。政府在任命副局長和局長助理時,應盡量吸納公務員以外的人才,否則公務員政治中立這一價值很容易變得名存實亡。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

文章回應

回應


二○○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曾蔭權發表有關政改的電視錄影講話。(明報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