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志清夏濟安書信集》的「世說新語」—以情感史為視角 (季 進)

劉紹銘先生出的這個題目,實在切合夏氏書信,兄弟兩人毫無保留地交流各種對人、對事的看法,有的時候幾乎是陟罰臧否,率性而談,的確充滿了當代學界的「世說新語」。如果按照《世說新語》的劃分,無論是「德行」、「言語」、「政事」、「文學」、「雅量」,還是「品藻」、「賞譽」、「任誕」、「自新」、「企羨」、「術解」、「巧藝」等等,《書信集》中在在都有。因為篇幅關係,只想就「夏濟安的情感史」來簡單梳理一下,從夏濟安與七八位女友的交往中,或許也能一窺「世說」的精彩面相。
說到夏濟安的情感史,大家一定會首先想到《夏濟安日記》,那也許可算是「前史」。一個浪漫多情,卻總是以悲劇結局的夏濟安形象,在夏氏兄弟留下來的六百多封書信中,不斷地得到印證,也不斷地得到延展,完全而透澈地展現了夏濟安敏感而怯懦、多情又自尊、悲觀卻執的性格特徵。我們可以看到夏濟安如何在顛沛流離中,不斷汲取情感的力量,又如何用力過猛地在情感的漩渦中深陷不出、難於自拔,上演了一段又一段的情感糾葛。從一九四七年北平時期的李珩和董華奇,到一九四八年七月遇到的劉璐,從一九四九年流落香港期間的秦佩瑾,到一九五二年初的台大女生董同璉,從印第安納大學的殷小姐、Kathie Neff、Ruth,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時期的Bonnie Walters和舞女Anna,一直到生命最後與Roxane的情感糾葛,一段段看似大同小異又令人無比欷歔的情感故事,拼湊出夏濟安一生的「愛情傳奇」。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