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雪時晴》解放台灣歷史情結(周凡夫)

台灣國家交響樂團(NSO)和國立國光劇團合作,邀來鍾耀光作曲的新編京劇《快雪時晴》,從二○○七年首演,到二○一七年修訂復排再搬上台灣舞台,剛相隔十個年頭;二○一八年終於帶到香港來,成為「台灣月」的重頭節目,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兩場(十一月十至十一日,但票數合共已有三千多),很湊巧地和十一年前在台北面世的月日相同(台北首演四場,十一月九至十一日)。相同的還有演出的骨幹除了仍是國光劇團,主要演員亦基本上與首演時相同,而作為此一複雜製作舵手的仍是簡文彬。這十個年頭,不僅兩岸關係反覆變化,網絡世界的世情光景亦已大不同,這番在香港重看,感受亦必然不同了。
當年首演後其中一個感受是整個製作很有現代舞台感,很能觸動人心的題旨和表演,但演出拖沓了,尤其是上半場長達一百分鐘,有些冗長:此番在香港的演出,上下半場各約七十分鐘,節奏感已變得很順暢,《快雪時晴》真的快了,但更大的不同感受卻是,現今台灣新一代已從難以揮去的歷史情結中解放出來了!

增添港台合作意義
上世紀六十年代文革時期,大陸的京劇樣板戲,如《沙家》、《紅燈記》、《海港》是交響化京劇的典型代表,高、強、硬和鮮明的音樂形象,配合當年的政治權力鬥爭大氣候,卻成為好一代人揮之不去的夢魘,京劇交響化的探索意義便幾全被掩蓋。其實,自二十世紀以來,將傳統戲曲現代化一直是好幾代人不斷在探索的一個課題,將交響樂團引進來結合戲曲演出,在中國大陸除了京劇外還有評劇、粵劇等等不同劇種,在台灣將京劇和交響樂團結合在一起的嘗試,十一年前這齣新編京劇《快雪時晴》據說還是頭一遭。
這個頭一遭如以經過修訂後,這次在香港的演出來看,首演的班子很顯然地經過十一年在藝術上、人生上的歷練,對處理手法、藝術表現亦自然有變化,一切都顯得渾厚了。同時,相信觀眾未能看到的是,十年後的簡文彬,經過在歐洲主領德國萊茵歌劇院多年,對戲劇與音樂結合的手法方式,當有更深刻的體會,而今日更已貴為台灣最新建成的綜合性大型文化中心,高雄的「衛武營」的藝術總監,行政上的歷練亦當有助於他處理《快雪時晴》此類涉及眾多方面的複雜製作。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