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 Can't create/write to file '/tmp/MYAr0lH8' (OS errno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usr/local/lsws/wwwroot/mingpaomonthly/mp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877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 Can't create/write to file '/tmp/MYm4AYUA' (OS errno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usr/local/lsws/wwwroot/mingpaomonthly/mp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877
《新京報》突遭巨變(藍天飛鳳) – 明報月刊

《新京報》突遭巨變(藍天飛鳳)

編輯記者罷工抗議

  二○○五十二月二十八日,光明日報報業集團(下稱光明日報)領導召開《新京報》編委會議,宣讀了撤除楊斌、李多鈺、孫雪冬三人職務並另外派人接替的決定。《新京報》編委遲宇宙、孫獻滔等人均表示強烈反對,並稱不接受這個決議。當日,《新京報》部分版面未按時簽片,直到晚上七點多,傳來決議並未向下傳達之後,出報流程才得以恢復。

  二十九日的《新京報》A疊第二版上,楊斌、李多鈺、孫雪冬的名字已經消失。下午,《新京報》編輯、記者開始自發罷工,表示對光明日報的抗議。下午五點多的時候,本該是熱鬧、喧囂的《新京報》辦公室卻異常冷清。負責各個部門的編委和社長戴自更著急了,開始給各部門主編打電話,要求他們召各版編輯回報社編版。此時,往日暢通無阻的命令失去了效力,主編們以各種理由推脫。最後,社委直接給各版編輯打電話,這才使少數編輯回到報社,做完了三十日的報紙。與往日的報紙不同,這一天的報紙大多沒有編輯的名字。

  由於《新京報》員工從上至下的強烈反對和抗議,光明日報不得不暫緩公布原來的決定。但是,楊斌被調離已經勢所難免。三十日,《新京報》A疊第二版的體育新聞以「大本營淪陷」為標題,一語雙關,表達了報社目前的處境和報社員工的不滿。

壓力來自最高當局

  光明日報何以會下達如此決議呢﹖據悉,主要原因是受到中宣部的壓力,甚至有傳聞稱,此次對於《新京報》的整肅,是中央政治局開會決定的。而《新京報》之所以會遭到這樣的整肅,主要原因在於「自由主義傾向」過於明顯,屢打「擦邊球」,它的一些評論和報道惹惱了中共高層以及中宣部,並非某一篇報道所致。

  眾所周知,早在江澤民執政時期,就明確提出媒體要成為「黨的喉舌」﹔相當一段時間以來,文化界風傳胡錦濤曾說,意識形態控制要向北韓和古巴學習。從二○○三年開始,新聞出版署開始整頓各地的報刊雜誌,一些運營良好的刊物被勒令停刊或合併。此後,新聞出版署藉着打擊「偽書」的名義,重擊在出版領域相當活躍的民營圖書公司。在此風氣之下,不僅各新聞媒體如履薄冰,各出版社也異常謹慎,生怕出了差錯。

  據悉,此次被撤職的李多鈺本來就要辭職加盟一家網站,突發的變故讓她頗為尷尬。另據悉,時事版主編陳鋒已經辭職,進入某著名網站。最新消息顯示,原《光明日報》的人員梁若冰等四人將進入《新京報》社委,此前從《新京報》辭職進入搜狐網的原副總編輯王躍春將回到《新京報》,任第一副總編輯,而總編輯一職則由社長戴自更兼任。

  《新京報》是南方日報報業集團(下稱南方日報)和光明日報合辦的日報,其中,光明日報佔百分之五十一股份,南方日報佔百分之四十九股份。在領導層中,僅社長戴自更和副總編輯孫獻滔等出自光明日報,絕大部分社委和中層都來自南方日報。《新京報》二○○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在北京創刊,以「負責報道一切」的口號,發表了許多尖銳的時評和包括定州血案在內的多篇重量級報道,很快在北京站穩了腳跟。但是,因為「擦邊球」打得過多,中宣部曾經數次電話批評《新京報》,戴自更更是寫過多次檢查才得以過關。

  在經營方面,由於《新京報》樹立起了良好的社會形象,不僅贏得了知識界的信任,廣告量也節節攀升。二○○四年開始,已有數月收支持平或略有盈利,二○○五年已經實現全年持平,預計二○○六年即可獲盈利。以僅僅二千萬元人民幣的投入,辦這樣一份大型綜合性日報,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是絕無僅有的。正因為如此,光明日報對《新京報》的整肅,除了執行中宣部的命令之外,在經濟上也有「摘果子」的因素在內。從此次整肅的時間來看,光明日報顯然經過了精心的選擇。其一是到十二月底,《新京報》二○○六年的徵訂工作已經全部完成﹔其次,如果員工因抗議而辭職,報社將可節省一筆數額可觀的年終獎。

「果子」並不好摘

  目前的局勢已經明朗。鑑於以前中共對報刊的整肅手法,《新京報》將難以保持以前的鋒芒和銳氣,或許將變成與大多數報紙一樣,為中共幫忙、幫閒。《新京報》的兄弟單位《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報》就是前車之鑑。其變故都是首先從報社領導層開始,對核心人員逐一拔除、更換,最後導致報紙品質的下降。《新京報》的一些員工認為,光明日報在向《新京報》動手之前,肯定已經徵得了南方日報的同意,因此,他們認為被出賣了。目前,《新京報》部分編採人員已經開始尋求新的職位,預計到春節後將有相當一批骨幹人員離開。

  由於《新京報》已經創下良好的品牌形象,並贏得了一定的社會公信力,光明日報一旦實行全面接管後,可能將在短時間內享受到這一成果。然而,集團母報《光明日報》鮮有讀者、發行量極少的事實,加上《新京報》前身《生活時報》的經歷,使人難以看好其長遠前景。一旦《新京報》真正成為「黨的喉舌」,那也意味着它必然遭到讀者尤其是知識界的唾棄,其結果也就不言而喻。然而,在黨控制一切的思維下,一份報紙的墮落和倒閉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牢牢把握手中的權力並以欺、瞞、騙的手段維持偉大光榮的形象,愚弄人民以維持其統治才是根本。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新京報》突遭巨變的消息在新聞界內部和學術界傳開後,激起了一致的譴責,甚至有人號召已經訂閱《新京報》的讀者退訂。然而,這一切都不能改變事情的進展和《新京報》的結局,可以斷言,它最輝煌的兩年已經過去。「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可以說,在沒有言論自由主義的現實條件下,《新京報》一向秉持自由信念,顯示了新聞人良好的職業操守和知識分子的責任感。這樣一份對公眾和事實負責任的報紙,在專制主義的邏輯下自然難以生存。然而,它所傳播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觀念,卻不會隨著報紙的變質而消亡。歷史的發展從來就不是遵從少數人或團體的意志,雖然,後極權主義仍然主宰著國家機器的運轉。但是,無論是從中國歷史還是從世界範圍內的先例來看,企圖以一黨專政欺壓人民,罔顧民意來維持長治久安只是癡人說夢,而那些蠻橫的手段和行為則無異於自掘墳墓。「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報紙媒體雖然被全面控制,但是,在資訊交流手段日益豐富的二十一世紀,皇帝又怎麼能阻止人們說「他什麼衣服也沒有穿」呢﹖

文章回應

回應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新京報》A疊第二版(圖)的體育新聞以「大本營淪陷」為標題,一語雙關。(藍天飛鳳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