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四十年綴話

  楊振寧:「《明報月刊》的文章很適合我的胃口,每期都有我喜歡看的文章。」

  徐立之:「《明報月刊》——一份陪伴我們成長的雜誌,它不僅是一本文化刊物,也透過文字帶引讀者加深對社會各方面的認識,引發討論,促使我們深思,反省。港大積極建立人文港大,《明月》卻是人文香港的先鋒。」

  張信剛:「《明報月刊》筆調清新簡潔,題材意念豐富,透露人性的智慧巧思,視野開闊。作為一本泛文化雜誌,今年更榮獲美國紐約獨立媒體協會新聞獎的『最佳新聞評論獎』及『最佳特寫獎』。《明報月刊》在推動社會文化教育上不遺餘力,是啟迪後輩思維的極佳讀本。」

  張炳良:「《明月》伴隨我思想的成長過程,我既是讀者,也曾在八十年代後期及本世紀初兩度為其撰稿。它既是評論國家社會大事的開放園地,體現百家爭鳴的知識分子刊物風範,也同時是文學、藝術及歷史匯聚之文字世界,傳播人文精神。《明月》走了難得的四十年,見證中港台深刻的變化,祝願它邁步走進啟迪新思維、為華人社會發光的另一個四十年。」

  梁家傑:「《明報月刊》是我長期訂閱、每月必讀的刊物,神遊其中,除了可向智者大儒討教、以廣見聞、取得靈感外,還為其中博古通今和涉獵文化、藝術、時事、政局、文學、家事、國事、歷史、人物的豐富內容而神往。際此四十年刊慶的日子,祝願《明報月刊》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繼續為讀者開拓浩瀚的閱讀空間。《明月》時時有,好書不釋手。」

  李樂詩:「每月看到《明報月刊》在書報架上出現,就如老朋友見面一樣,既親切,又喜悅。四十年來的堅持,保存中國文化為使命,以綜合形式,成為聯繫全球華人的文化刊物,可以說是現代互聯網。讓我們全力支持它,愛護它。」

  梁文道:「我第一次看到《明報月刊》的時候,還在台灣念書。那還是台灣的戒嚴時期,而《明月》就真像鐵格窗外一輪清亮的月光。去年碰到一位大陸新進作家,他告訴我九十年代努力搜集《明月》的過程,又使我想起自己的少時經歷。可見四十年來的《明月》,多少就是四十多年來香港在中華文化圈的地位反映。」


賴恬昌《香港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