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的自由丰姿(金耀基)

  《明報月刊》創刊於一九六六年的香港,今年是創刊四十周年,一本中文月刊,一本香港的中文雜誌,充滿生命力地存在了四十個年頭。在二○○三與○四年,連續獲亞洲出版協會頒發「亞洲最佳中文雜誌榮譽獎」。不誇大地說,《明月》的存在是香港中西間雜的文化景觀中的一個亮點。

  《明月》之有今天,歷任月刊的主持人是花了心血的,他們一以貫之的執着使《明月》成功地成為以中文展現自由心靈的文化平台。一直以來,《明月》善用並發揮了香港自由的特性,努力擺脫意識形態(不論政治或商業)的羈絆,擺脫黨派言說的框框,讓文學、文化有一個獨立存在的天地,此所以《明月》能夠在兩岸三地,乃至整個華人世界的同類中文刊物中,具有難得的自由丰姿。

  《明報月刊》於二○○六年一月踏入第四十一個年頭。作為一份月刊、一份中文雜誌,《明月》的前景是充滿挑戰、也充滿機會的。我記不得雜誌作為一種文字載體是始於何時,但雜誌確曾有過風光的日子。在今天,電子媒體與互聯網已成為報章與雜誌的極大威脅,而報章的「雜誌化」更在壓縮雜誌的生存空間,這是《明月》必須面對的新挑戰。我個人相信,《明月》所走的書寫深刻化、精緻化的道路仍然會走出一片藍天。

  說到《明月》的書寫媒介——中文,很值得一提的是,《明月》成立時的香港,英文是官方正式語文,也是職業場上的優勢語文。《明月》之出版,自然在突顯和保護中國人的身份語文,也必抱持傳承和發揚中國文化的志趣。這一點,《明月》四十年來做了不少,成績有目共睹,它一直是香港泛文化性質的中文雜誌的旗艦。而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文的意義與地位又有變化。在資訊革命和經濟全球一體化的趨勢下,英文已是不爭的國際語文,亦是文化產業的強勢語文,現代知識分子已愈來愈多以英文閱讀和書寫了。但我們看到,文化全球化卻不是文化的一體同質化,而是文化的多元異質化。二十一世紀必然是一個多元文明並立共存的格局。

  有一點是肯定的,在中國新文明的樹立與發展中,中文是最基本的文化載體。中文在,中國文化在﹔中文是世界上最有生命力的語文之一。事實上,中文因中國的升起已愈來愈有機會成為國際語文。在這個全球文化情景下,《明月》這本中文雜誌的存在意義更大了,而在歷史新的機運下,《明月》將成為華文世界中廣受歡迎的中文雜誌。我謹此祝賀《明月》創立四十周年。


方召?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