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啟示錄》隱藏的公義問題 (曾瑞明)

  基斯杜化•路蘭的《星際啓示錄》看似大格局、大思考,其實仍是美國文化霸權產物,換湯不換藥。一個白人父親,為了拯救全人類,忍淚離開可愛的女兒。身上別着的美國徽章,告訴我們即使在那沙塵滿天的世界,美國仍是世界秩序的操控者。可是為什麼世界會變成那樣?是不是因為這個「世界警察」窮奢極侈的生活方式、掠奪式的金融業造成?可惜,電影沒有這種反思,反而把農業變成無夢想、沉悶和平庸的象徵。男主角Cooper的確有志難伸,但是,這不恰恰正是我們現在這個世界的單一結構每天都出現的現象嗎?男主角能奢侈地拿着啤酒、看棒球比賽,相信已是比電影「看不見」的第三世界的人過得好多了。

  可我們很容易投入男主角的視角看世界。沒辦法。筆者也幾乎就主角和女兒的生離死別、時空分隔而落淚。這大概是人之常情,父母愛子女的心有普遍性。但智勇雙全的英雄,應能洞悉究竟人類除了家庭還有其他制度,例如政府、經濟秩序和全球性組織等。可惜,《星際啓示錄》的啓示仍是美國保守派的家庭價值,最後安排是家中書房的書架藏有拯救人類的「秘密」,愛則是救人類的關鍵——這些「啓示」很令人舒服,但卻沒有啓發我們對人類的未來有深一層了解。要回答我們往哪裏去的問題,必先要處理好我們從何處來,我們為什麼要「離開地球」的問題。全球正義的問題——華爾街狼人、大美國主義都視而不見。甚至劇中隱藏的全球暖化問題,最終亦化作尋找地球以外的棲身地,只是另一種「適應」,而非嘗試去緩和、去承擔,莫論去找出問題的根源。

跨代正義問題

  不過,電影卻觸及了一個很難處理、卻與現在全球暖化高度相關的課題。戲中最重要的一句對白︰「一旦你是父母,你就是你孩子將來的鬼。」這構成了整齣電影的思想主線,這也是全劇最可觀,最可思的地方。在太空中的蟲洞,似乎有人有意為現在的人開啓。家中的書架的「異象」,原來是主角在未來奮力留低的信號,告知年少、年輕、中年的女兒。過去、現在和未來可以緊密聯繫,時空可以交錯。如果這樣的話,人的生活空間大了很多,但我們的道德責任也可能從此改寫。

  我們稱這為「跨代的正義問題」。正義的要求,除了作用於同代人外,過去的、將來的人,是否也在我們考慮之列?同代的意思,是指同一群出生的人,而不是指同年齡層的人。我可以和一八○四年的拿破崙同是三十五歲的年齡層,但就不是同代人。說回全球暖化,我們今天的所作作為,比如「維持生活素質」的奢侈生活方式,即使未釀成即時損害,但長遠來說,其實也是令下一代要過我們「今天的生活方式」變得不可能,甚至連基本生活維持都不成。更有趣的是,碳排放的影響有滯後性,二氧化碳也會在大氣累積,因此我們排出的二氧化碳,不一定影響我們同代人,反而是影響將來的人。我們今天也是受上一代人的碳排放影響的!美國政治哲學家羅爾斯在《正義論》也有觸及這問題,他的正義儲蓄原則就指出我們要留至少足夠維持正義制度的資源給下一代。但這也引起一些爭議,為什麼不是留足以和今天的人過一樣好的生活的資源?但今天的人是否是「倫理上」比將來的人的地位高?到底「他們」仍未存在嘛!我們如果今天只想着「將來的人」的生活,豈不是成為他們的奴僕?如果在同一國家的人都親疏有別,不同年代的人不也是如此嗎?

  劇中所謂的計劃A和計劃B其實正好反映這種思想。主角是因為計劃A救「現在的人」才願意離開子女,展開孤獨的太空旅程,當他和女兒知道受騙時,都感震怒,覺得被出賣。因為他們都不接受「未來的人」才是整個計劃的目的,而他們作為「現在的人」只是手段!劇中人說這是一個難以接受的任務,因為人要克服一己的自私來為整個人類犧牲,我認為並不完全準確,不能忽略的解釋是人類的倫理觀未能安置好時間。

對未來的人的責任

  我們所說只是現在的人對將來的人對我們有什麼責任。如果時間旅行變成可能,問題就更複雜了。宋朝的人對我們有什麼責任?將來的人對今天的人有什麼責任?但是,今天的人的行動,其實會影響將來的人的存在。過去的人的行動,也能決定我們是否存在。這就帶出一個十分棘手的問題,就是「身份不相同的指控」。假設在情況一,我們今天不作太空探險,但地球最後毀滅了。在情況二,我們作太空探險,在一極貧瘠、但可維持人類生命的地方延續人類,但那些人類卻活在痛苦之中。情況二是否一定比情況一好?如果有生命一定是比沒有生命好,存在不一定比不在在好的話,這也許還說得過去。

  但如果我們現在救災,只能令到人們處於僅僅生存的飢餓狀態,是否一定比令人們處於充足的情況好?抱持「身份不相同的指控」的人會指出根本無從比較呀!因為,因為這兩個情況的人根本是兩批不同的人!事態上或許有所改變,但對於為那些將來的人要付什麼責任根本無從說起,因為不同的責任和政策都會造成不同的「人」的出現。說「更好」,都要有同一群人來作比較呀。當時空穿梭真的可能,誰是「我」都難說呢。

  這都是有趣的問題。說回電影,我們不禁要問,留下蟲洞者,是只能做這麼多,是應該做這麼多,還是只願意做這麼多?即將作為過去的人的我們、你孩子將來的鬼怎樣看我們今天的責任?人們今天為了政改,「知其不可以為之」,不就是不願「將來的香港人」質疑我們今天什麼也沒努力過嗎?我們在全球暖化的問題上,又為將來的人做過什麼?

  (作者是香港大學哲學博士,通識教師,著有《參與對策與全球正義》。)

文章回應

回應


《星際啓示錄》電影海報。(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