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報》面對之言文問題(容 若)

香港《晶報》一九五○年代創辦時,即力求用字淺白,副刊之重頭戲,如馮宏道之《怪論風生》,筆伐山人之《四十年目睹怪事》,筆聊生之《西遊回憶錄》,皆用「三及第」。通天曉(既是欄名又是筆名)亦然。此欄擴充為街坊服務版後,通天曉仍保持「三及第」風格,以香港大多數本地讀者喜聞樂見故也。
一九六○年代,《晶報》聘「上海作家」曹聚仁、葉靈鳳、馮鳳三為副刊撰稿①,顯然面向外省讀者。曹、馮兩位親來報館交稿、校稿,我們安排書桌、座椅、稿紙備用。葉不來,我們派人往其住所取稿。
總編輯陳霞子常對我說,「屐板階級」報紙用字要言簡意賅,批評時下「文藝青年」文句冗長洋化,舉一例曰:「她是生了兩個女兒、一個兒子的母親。」認為刪改為「她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就夠了,問我知否其病根何在。我認為他們的寫作知識,來自蘇聯翻譯作品,俄文本就冗長,譯者又忠於原著,學這一套,怎不令人看得懨懨欲睡!
陳老總告訴我,他是從《文匯報》看到這些青年習作的。我說,曾看到該報彩色版有個啟事,勸投稿的「勿超過三千字」;以前看過這些青年朋友也有寫得短而較好的,有個筆名沫如,稿投《文匯報》彩色版,又有個筆名炯煒,稿投《大公報》花邊小說欄,前者香島中學學生,後者喇沙書院學生,現在恐怕已考入大學或出洋留學了。
六十年代初,陳老總安排幾名記者在副刊寫稿,使其有機會「練筆」,亦增加其微薄之收入,要我「認真潤色」。我覺得這幾位同事,確要下一番苦功。他們最愛用的一個句式:「因為XXX,所以XXX」,屬英文複合句的句法,可見當時年輕人筆下句子冗長,也受英文影響。
一九六○年代,《晶報》多渠道接受讀者來稿,連怪論、武俠小說也選刊。凡有來稿,例修正其造句遣辭。如是徵文,必須言之有物,一經錄取,務使其文理通順。如屬徵聯,若內容可取,儘管未合平仄對仗,亦將其改到合乎聯格,以資鼓勵。
作者來稿如行文潦草,筆畫苟簡,必予改正,務使刊出時不會有字體不清,筆畫殘缺,連編排也是「無字不成行」。副刊由我把關,港聞版與體育版,由校對主任譚錦把關,電訊版,陳老總親自把關。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