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看見我》譯者序 (馬悅然)

  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自傳性的文本《記憶看見我》,雖然出版於一九九三年,但是肯定完成於托馬斯一九九○年中風之前。《記憶看見我》八個篇章中,托馬斯敘述他最早的零星記憶,素描他母親與他最親愛的朋友、比他大七十一歲的外公,和小學、初中與高中同學、老師的畫像。托馬斯引領讀者進入他熱愛的博物館與圖書館,也讓讀者體會到十幾歲的他如何憎恨戰爭威脅歐洲文化的殘忍力量。這些快樂時光的記述,也伴隨着暗淡悲慘的絕望。

  托馬斯讀高中的最後兩年,開始對文學,尤其是詩歌很感興趣。那時正是瑞典現代詩的黃金時代:自由詩替代傳統的格律詩。可是托馬斯選擇了他自己的路。他閱讀羅馬詩人賀拉斯的詩時,精通了形式對詩歌的重要性。從那時起,托馬斯的詩作經常借用自古代希臘與羅馬的格律。

  托馬斯高中畢業三年之後,發表了他的第一本詩集《詩十七首》(17 dikter)。他就讀高中時所寫的詩沒有選入《詩十七首》,因此我將這些詩譯成中文,列在《記憶看見我》正文之後作為參考。

文章回應

回應